0

    <!–章节内容开始–>知道他肯定要说那个吻,纪念只是努力地说着,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还有哟,师父你睫毛好黑好长……”

    冷小邪伸手,捏过一个包子,直起身子,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将包子塞到她嘴里。

    “在我允许你动之前,如果你让包子掉下来,那么……”一臂撑在桌面上,他抬起右手动动手指,“老规矩,打屁股!”

    咬着包子,纪念一动不敢动。

    冷小邪轻吁口气,好吧……终于让她闭嘴了!

    “眼珠子给我回来,不许从我眼睛上移开!”

    他只是抬抬右手,纪念立刻就将眼珠子移过来,盯着他的。

    “很好。”冷小邪双手手肘撑着桌面,隔着桌子将脸凑到她眼前,“现在,给我把耳朵竖起来,仔细听好。”

    看她又有要动的趋势,他又晃晃右手,她立刻变老实。

    “恭喜你……你成功爬上了珠峰!”

    纪念瞪着大眼睛,一脸茫然。

    “笨蛋,想来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艺点的都不行!”

    冷小邪瞪她一眼,轻吸口气,凑过来,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计。

    两只大手捧住她的小脸,他轻轻地在她脸颊上拍了拍,然后用两指轻轻拧住她的小脸。

    “我喜欢你,要和你交往,这回你明白了吗?”

    纪念两齿一合,包子直接被她咬到一口,剩下的包子直接掉下来,落在桌面上。

    她张口说话,因为嘴里含着包子,声音模糊不清。

    “布蒙拜(不明白)……”

    虽然她说得并不清楚,冷小邪却依旧听懂了,“不明白什么?”

    “呜……”

    “先把包子咽了再说。”

    纪念迅速地嚼了嚼嘴里的包子,用力咽下。

    冷小邪已经伸手向她送过杯子,接过杯子来,用力地喝了一大口,纪念这才将噎在喉咙处的包子咽下去。

    放下杯子,她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他喜欢她,要和她交往?

    他喜欢她,要和她交往?!

    纪念短路的脑子,终于恢复思考能力。

    然后,心中就升起一抹说不出来的感觉。

    胸口深处,被一种异样的喜悦填满,她想大叫,想欢呼,想抱着他重重地吻……

    但是,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再次确认。

    “我……们……交……往?!”

    “不行吗?”

    “不是……只是……”

    幸福来得太快,她实在有点承受不来。

    “我还可是、但是、还是呢?”冷小邪截住她的话头,“别给我装,一个字,行……还是行!”

    “那个……不能说两字吗?”

    冷小邪晃晃右手,“你说呢?”

    “师父……”纪念撇撇嘴,“您这是……强迫!”

    他还强迫?

    他要是强迫,这会儿早把友谊发展到下半身了。

    “行了,矜持一下就得了,再装就过了啊!”

    纪念垂下长睫毛,“谁……谁装了呀?”

    “心里乐得屁颠屁颠的,掩饰什么呀?”冷小邪轻轻捏一把她的小脸,“好了,吃饭!”

    这……这就完了?!

    纪念抬脸,看着重新坐到她对面的冷小邪。

    这表白,和她想象中的情侣表白一点也不一样!

    “师父,你……你是认真的吗?”

    ……

    ……

    写到邪爷总是很欢乐,瞬间切换到逗b模式。

    另,关于重复收费,这个朕真得不知道啊,建议询问客服~

    大家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45章 行……还是行(1)    <!–章节内容开始–>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提着拖鞋,纪念如小贼一样掂着伤脚的脚尖,穿着袜子蹑手蹑脚地地下楼。

    一阶、一阶、又一阶……

    她的脚尖终于踩到一层的地板,转脸看一眼楼上没有发现冷小邪的身影,她得意地扬扬唇角,加快速度走向门口。

    厨房里,冷小邪端着两只碗走出来。

    一眼就看到如小耗子一样偷摸前行的纪念,他怔了怔,然后就扬唇无声地笑起来。

    小丫头片子,就知道你会跑。

    幸好回来得及时,再晚点还真被她跑掉。

    不过,话说回来,她又能跑到哪儿去,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不是!

    笑眯眯地看着她走到门边,将拖鞋放上鞋架,拿过架子上自己的平底鞋,冷小邪这才开口。

    “小念念童鞋?!”

    嘭!

    纪念鞋子脱手,直接砸在自己的脚上。

    撇嘴咬牙双手握紧,纪念深吸口气,再转过脸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灿烂笑意。

    “师父……早!”

    “不早了,八点多了。”冷小邪将碗放到桌上,明知故问,“你这是干吗,逃跑?”

    纪念差点被口水呛到,她咳嗽一声,嘿嘿一笑,“我还以为您没起床呢,怕影响您休息,那个我还得回家,师父回头见啊!”

    “吃了饭再走。”

    “不用了,我赶时间。”

    “这里距离公交车站步行要二十分钟,公交车开到市里要一个多小时,你吃饭最多用半个小时,完了……我开车送你,一个小时也用不了。”冷小邪慢条斯理地摆好筷子,道出总结语,“如果你想节省时间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留下来吃饭。”

    事实证明,在一个智商太高的家伙面前撒谎是绝对需要技巧的,此时的纪念深深地领会到这一点。

    “那多麻烦呀,我自己打车……打车就行了!”

    “不麻烦,我刚好进城,顺路。”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理由,再次被他封杀。

    纪念一边穿鞋,一边想借口,两只鞋子穿完,也没想好。

    “别浪费时间,快过来。”

    无奈,她只好系上鞋带,掂着伤脚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好香啊!”纪念夸张地弯下身,吸了吸面前的粥,“闻着就好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手扶碗,她盛了一勺粥就往嘴里送。

    “小心烫……”

    冷小邪的烫字还没有说完,她已经在那里吐着舌头,丝丝地吹气。

    伸手扯一张纸巾递给她,冷小邪隔着桌子注视着她的脸。

    “纪念,我们……”

    “我们?”纪念接过纸巾,“我们……吃饭,嘿嘿!”

    “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纪念从自己的勺子上抬起视线,抬手拍拍脑门,“我怎么记不起来呢,昨天晚上……有什么事吗,真是的,我肯定又喝多断片了……”

    “是吗?”冷小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既然你忘了,我就提醒你一下,昨天晚上我们结吻,还差点上|床!”

    “咳!”

    纪念一口粥全呛到气管,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要不要这么直接啊?!<!–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