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提着拖鞋,纪念如小贼一样掂着伤脚的脚尖,穿着袜子蹑手蹑脚地地下楼。

    一阶、一阶、又一阶……

    她的脚尖终于踩到一层的地板,转脸看一眼楼上没有发现冷小邪的身影,她得意地扬扬唇角,加快速度走向门口。

    厨房里,冷小邪端着两只碗走出来。

    一眼就看到如小耗子一样偷摸前行的纪念,他怔了怔,然后就扬唇无声地笑起来。

    小丫头片子,就知道你会跑。

    幸好回来得及时,再晚点还真被她跑掉。

    不过,话说回来,她又能跑到哪儿去,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不是!

    笑眯眯地看着她走到门边,将拖鞋放上鞋架,拿过架子上自己的平底鞋,冷小邪这才开口。

    “小念念童鞋?!”

    嘭!

    纪念鞋子脱手,直接砸在自己的脚上。

    撇嘴咬牙双手握紧,纪念深吸口气,再转过脸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灿烂笑意。

    “师父……早!”

    “不早了,八点多了。”冷小邪将碗放到桌上,明知故问,“你这是干吗,逃跑?”

    纪念差点被口水呛到,她咳嗽一声,嘿嘿一笑,“我还以为您没起床呢,怕影响您休息,那个我还得回家,师父回头见啊!”

    “吃了饭再走。”

    “不用了,我赶时间。”

    “这里距离公交车站步行要二十分钟,公交车开到市里要一个多小时,你吃饭最多用半个小时,完了……我开车送你,一个小时也用不了。”冷小邪慢条斯理地摆好筷子,道出总结语,“如果你想节省时间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留下来吃饭。”

    事实证明,在一个智商太高的家伙面前撒谎是绝对需要技巧的,此时的纪念深深地领会到这一点。

    “那多麻烦呀,我自己打车……打车就行了!”

    “不麻烦,我刚好进城,顺路。”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理由,再次被他封杀。

    纪念一边穿鞋,一边想借口,两只鞋子穿完,也没想好。

    “别浪费时间,快过来。”

    无奈,她只好系上鞋带,掂着伤脚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好香啊!”纪念夸张地弯下身,吸了吸面前的粥,“闻着就好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手扶碗,她盛了一勺粥就往嘴里送。

    “小心烫……”

    冷小邪的烫字还没有说完,她已经在那里吐着舌头,丝丝地吹气。

    伸手扯一张纸巾递给她,冷小邪隔着桌子注视着她的脸。

    “纪念,我们……”

    “我们?”纪念接过纸巾,“我们……吃饭,嘿嘿!”

    “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纪念从自己的勺子上抬起视线,抬手拍拍脑门,“我怎么记不起来呢,昨天晚上……有什么事吗,真是的,我肯定又喝多断片了……”

    “是吗?”冷小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既然你忘了,我就提醒你一下,昨天晚上我们结吻,还差点上|床!”

    “咳!”

    纪念一口粥全呛到气管,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要不要这么直接啊?!<!–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44章 好人VS坏人(3)    <!–章节内容开始–>你不是很喜欢孩子吗,你也应该知道,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是在30岁之前,除非你像我一样闪婚闪育,要不然,你至少要留出恋爱的时间给自己,所以……是该考虑一下你个人问题的时候了。”

    “我早就考虑过了。”沈宁一只撑着身子,靠到床背上,“我准备回去之后就开始冷冻卵子,万一我以后老了还找不到合适的男人的话,至少我可以找一颗合适的种子自己生一个!”

    冷小野坏笑,“那你总要找一个提供种子的人吧?”

    沈宁皱了皱眉,“实在不行,就让你们国王大家做点公益事业,贡献点种子出来呗!”

    冷小野笑着推她一把,“想得美!”

    二人笑闹一阵,沈宁就坐直身子。

    “如果遇到好男人,我是不会错过的。我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宠儿,万一我真得遇不到合适的话,你帮我生一个可爱的小公主!”

    “不会的,小宁。”冷小野双手扶住好朋友的手掌,“你非常优秀,我相信,上天一定在为你精心细选,所以才送来得有点慢。”

    沈宁略一思考,“照你这么说,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呢?那我不是要再等上二十几年?”

    冷小野瞪了她一眼,然后又叹了口气,“哎,真是为我将来的姐夫担心啊,遇到你这么一个牙尖嘴利高智商的主儿……人家是倒了几辈子霉啊?哎……对了,小宁,我一直有一个很重要的学术问题想要向您请教。”

    “说!”

    “小宁。”冷小野凑到她脸前,“你现在,不会儿还是处子之身吧?我可告诉你,提取卵子的话,会把膜捅破的哟,你最好先找个男人运动下,省得浪费!”

    沈宁抬手向门一指,“王后陛下,您可以圆润地离开了。”

    “好,那我不就打扰您休息。”走到门边,她还不忘转过脸,“刚才我说的事情,你可要仔细思考,纯天然原装的不要浪费哟!”

    沈宁抬眸,回她一个大大白眼。

    ……

    ……

    a国还是凌晨的时候,北京已经迎来了又一个新的清晨。

    因为昨天晚上辗转反侧,纪念前半夜一直没睡到,直到凌晨才终于入睡。

    等到她第二天猛地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

    扫一眼腕表,她迅速揭被起身。

    伤脚踩到地面刺刺地疼,她才想起来,自己脚上还有伤,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差点演变成二人运动的吻。

    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清楚,纪念抬手揉揉眼睛,迅速做了一个决定。

    迅速将衣服穿好,她小心地套上鞋子,将床被整理干净,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将耳朵贴上门上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那家伙肯定还在睡觉,衬着现在快点离开。

    要不要,写个字条呢?

    她转脸扫了一圈,没有发现纸和笔。

    算了,字条上写什么呀,一会儿等她回家之后再给他打电话,就说看他没睡醒就先走了,就当是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

    这么想着,她就悄悄地拉开门,小偷一样溜出房间,掂着脚摸到楼梯上,一步一步如小猫一样下楼。

    ……

    ……

    小念念能逃出小邪邪的魔爪吗?答应,凌晨见<!–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