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只见远处,灯光下,菲比一手插在衣袋里,背影中透着几分寂寥。

    “可惜,你晚来一步。”

    轻叹口气,沈宁继续向前,走进大门。

    一上楼,就见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一起走出来,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看到沈宁,她立刻就急步迎过来。

    “小宁,你怎么出院了,我们正准备去看你呢?”

    “只是软组织挫伤,没有大碍。”沈宁向她安慰一笑,“两个孩子呢?!”

    “在睡觉。”冷小野扶住她的肩膀,“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小玦小琦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人手,我已经为你安排好飞机,明天一早,耀阳会安排人手送你和孩子们回北京。”

    幸好这次有惊无险,要不然冷小野真是难以心安。

    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发生,冷小野已经为沈宁和两个孩子做好安排。

    “什么时候?”沈宁问。

    “明早九点。”皇甫耀阳走过来,在冷小野身侧停下,“我们已经联系好小邪去接机。”

    沈宁点点头,“好。”

    她只是一个医生,这个时候留下来对冷小野也没有什么帮助,反倒有可能会给她添乱。

    现在皇甫耀阳已经回归,她也不用为冷小野的心理状态担心。

    “小野!”沈宁轻耸肩膀,“来帮我喷一下药好吗?”

    “好!”冷小野向皇甫耀阳做个手势,跟着沈宁一起走进她住的客房。

    沈宁将药递给她,走进洗手间,从盒子里取出那条菲比给她的手链,走过来,送到冷小野眼前。

    “那……给你的!”

    “给我?”冷小野抬手接过手链,“为什么?”

    “不想要?”沈宁做出要拿回来的手势,“那还给我?”

    “谁说我不想要的。”冷小野合手将手链抓住,对着灯光看了看,“很漂亮,很……特别。”

    从她手中拿过那条手链,沈宁小心地将手链系到她的手腕,手链粗细刚好,映着她白皙的肌肤,很漂亮。

    “这个是幸运手链,戴上这个,我保证你可以平平安安,逢凶化吉。”沈宁双手握住她的手掌,“小野……答应我,在摩根的事情解决之前,一直戴着它……好吗?”

    冷小野轻笑出声,“小宁,你这个无神论者,什么时候也开始信这些了?”

    “拜托,我是很认真的。”

    冷小野抬眸,与她对视,伸过手臂来拥住她的肩膀。

    “小宁……谢谢。”

    伸过没有受伤的手臂拥住她,沈宁抬手摸摸她的头发,“不用这么客气,等我结婚的时候,包个大红包给我就行了!”

    冷小野抬起脸,坏笑,“听这意思,有目的了?”

    沈宁挑眉,“我妈那给我准备了一个加强连呢,怎么也能挑出一个来吧?”

    冷小野轻笑出声,将她按到床边,帮她喷药膏。

    “像你这种宁缺勿滥的人,我才不会相信你会凑合,不过……”她伸过手指,小心地帮沈宁按摩着肌肤上药膏,“小宁,作为好兄弟,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虽然说,年龄这种事情,不是决定恋爱的关键,可是……<!–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42章 好人VS坏人(1)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只说了两个字,“北京。”

    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一旦战争爆发的话,整个a国都不会安全。

    这个时候,送两个孩子去北京,交给冷家或者皇甫傲照顾,才是最安全的。

    沈宁点点头,“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菲比将手伸进口袋,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送到她手里。

    “把这个,想办法放在小野身上。”

    “这是什么?”沈宁问。

    菲比翻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纤细的手链,他伸手从盒子里取出那条手链,轻轻地捏起上面挂着的一只红色宝石吊坠,“这里面有一个追踪器,可以定位她的位置,让我随时可以找到她,我想让你把它送给小野。”

    摩根宣布独立,这样的国家大事不是他的力量可以扭转。

    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这个时候,冷小野应该会登上首相之位,以确定皇甫耀阳不会后院起火。

    两个孩子只要送到北京就可无忧,最危险的人就变成冷小野,他要保证她的安全。

    沈宁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项链,“这个有开关吗?”

    “因为电池太过微小,所以电量差不多可以维持十天左右,一周之后,电池电池耗完,这个功能就会废掉。”菲比解释道。

    将手中的手链放到盒子,沈宁轻轻点头。

    “我会送给她,不过十天之后,我会告诉她真相。”

    菲比点点头,“谢谢!”

    沈宁摇头,“我只是在帮小野,不是帮你。”

    菲比轻轻挑眉,转脸过来,粉眸审视地迎上她的眼睛,“你就不怕……我另有企图吗?”

    “你会吗?”沈宁反问。

    菲比耸耸肩膀,“说不定,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你也不是坏人。”沈宁如是说。

    没错,她信任菲比。

    一个可以为了冷小野不顾生死的男人,会伤害冷小野吗?

    答案是否定了。

    她相信菲比,是为了帮冷小野。

    菲比也扬起唇角,露出微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如果你是坏人,你会在木楼里杀死皇甫耀阳,做出他意外死亡的样子。这样你就彻底失去了情敌,接下来的漫漫人生之中,你有足够的时间缠着冷小野,让他的孩子喜欢你,利用她对你的感激和内疚之情,一点点地让她接受你,最后……彻底得到她。”沈宁耸耸肩膀,“但是你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菲比轻笑出声,“谢谢你的信任。”

    沈宁也露出微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说完,她就向他伸过手掌,“有机会去上海和中国的话,欢迎致电,我会尽地主之谊。”

    伸过手掌,菲比礼貌而绅士地轻握她的手指,“一定!”

    车子驶入王宫,在台阶下停住。

    保镖拉开车门,二人一先一后地下了车。

    菲比将药送到保镖手里,“我就不上去了,明天一早,我再来看你。”

    沈宁轻轻点头,“再见。”

    “再见。”

    二个人,一个转身上台阶,一个转身往王宫门外走。

    走到台阶尽头的平静,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过去。<!–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