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只说了两个字,“北京。”

    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一旦战争爆发的话,整个a国都不会安全。

    这个时候,送两个孩子去北京,交给冷家或者皇甫傲照顾,才是最安全的。

    沈宁点点头,“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菲比将手伸进口袋,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送到她手里。

    “把这个,想办法放在小野身上。”

    “这是什么?”沈宁问。

    菲比翻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纤细的手链,他伸手从盒子里取出那条手链,轻轻地捏起上面挂着的一只红色宝石吊坠,“这里面有一个追踪器,可以定位她的位置,让我随时可以找到她,我想让你把它送给小野。”

    摩根宣布独立,这样的国家大事不是他的力量可以扭转。

    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这个时候,冷小野应该会登上首相之位,以确定皇甫耀阳不会后院起火。

    两个孩子只要送到北京就可无忧,最危险的人就变成冷小野,他要保证她的安全。

    沈宁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项链,“这个有开关吗?”

    “因为电池太过微小,所以电量差不多可以维持十天左右,一周之后,电池电池耗完,这个功能就会废掉。”菲比解释道。

    将手中的手链放到盒子,沈宁轻轻点头。

    “我会送给她,不过十天之后,我会告诉她真相。”

    菲比点点头,“谢谢!”

    沈宁摇头,“我只是在帮小野,不是帮你。”

    菲比轻轻挑眉,转脸过来,粉眸审视地迎上她的眼睛,“你就不怕……我另有企图吗?”

    “你会吗?”沈宁反问。

    菲比耸耸肩膀,“说不定,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你也不是坏人。”沈宁如是说。

    没错,她信任菲比。

    一个可以为了冷小野不顾生死的男人,会伤害冷小野吗?

    答案是否定了。

    她相信菲比,是为了帮冷小野。

    菲比也扬起唇角,露出微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如果你是坏人,你会在木楼里杀死皇甫耀阳,做出他意外死亡的样子。这样你就彻底失去了情敌,接下来的漫漫人生之中,你有足够的时间缠着冷小野,让他的孩子喜欢你,利用她对你的感激和内疚之情,一点点地让她接受你,最后……彻底得到她。”沈宁耸耸肩膀,“但是你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菲比轻笑出声,“谢谢你的信任。”

    沈宁也露出微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说完,她就向他伸过手掌,“有机会去上海和中国的话,欢迎致电,我会尽地主之谊。”

    伸过手掌,菲比礼貌而绅士地轻握她的手指,“一定!”

    车子驶入王宫,在台阶下停住。

    保镖拉开车门,二人一先一后地下了车。

    菲比将药送到保镖手里,“我就不上去了,明天一早,我再来看你。”

    沈宁轻轻点头,“再见。”

    “再见。”

    二个人,一个转身上台阶,一个转身往王宫门外走。

    走到台阶尽头的平静,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过去。<!–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40章 难不成你喜欢我?(2)    <!–章节内容开始–>“好!”皇甫耀阳轻轻点头,“我去找小野!”

    离开会议室,他再一次回到卧室。

    冷小野已经哄完两个孩子入睡,正轻轻地关上房门。

    听到门开的时候,她转过脸,看到去而复返的皇甫耀阳,她立刻就迎上前来。

    “耀阳?”

    “摩根政变,你需要尽快组建出你的内阁成员。”

    “我?!”

    “没错。”皇甫耀阳抬手扶住她的肩膀,“小野,别忘了……你现在是首相,我需要一个全力支持我的国会内阁。”

    冷小野点点头,“我明白了。”

    如果不是出现这样的特殊情况,因为摩根的事情,大选可以重新进行。

    但是现在摩根判国,宣布三省独立,皇甫耀阳需要一个绝对支持他的国会内阁,以便应付极有可能会出现的内战。

    这一点,冷小野不难理解,不过,她不明白的是。

    “难道……有人向他走露了消息?”

    摩根是激进派,他狗急跳墙,为了自保做出这样的举动并不奇怪,可是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他得到消息的时间肯定很早。

    “我有一种直觉,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应该不是摩根。”皇甫耀阳扶紧她的肩膀,“所以……我才要你来组建国会。”

    因为对于其他人,他一点也不信任。

    在现在这个关键时期,他绝不能将首相这么重要的位子,交给他不信任的人。

    冷小野郑重点头,“投票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我去换套衣服。”

    她转身要走,皇甫耀阳却收紧手掌,将她扶正,抬手捧住她的脸,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抚过她的面颊。

    “小野……我真得很报歉,一直没能给你安稳的生活。”

    冷小野轻扬唇角,语气平常。

    “夫妻不就是这样吗,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他们有过最热情的爱,也有过波折,有五年的相守……

    人生的路程哪里平平坦坦的,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互相关爱,互相帮助,就没有走不过去的难关。

    寻常人家,谁家又没两本难念的经,更何况他们呢?

    伸过手掌,她伸臂拥住他的腰身。

    只要有他的温暖,别的就都不是问题。

    皇甫耀阳没有出声,只是像她一样,伸过手来拥住她。

    ……

    ……

    医院。

    外科急救病房。

    医生仔细地翻看着沈宁的x光线片,确定骨骼没有问题,才垂下手掌。

    “骨头没有损失,只是软肌织和肌肉拉伤造成水肿,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为您开一点消炎的药剂,然后再配合外部喷剂使用,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

    “谢谢。”

    结果在沈宁的意料之中,她本来就是医生,当然最清楚自己的情况。

    医生带了护士离开,帮她去开药。

    站在一旁的菲比就将手中的冰袋送过来,沈宁抬手接住,将冰袋敷上手臂。

    门外,有护士的讨论声传过来。

    “天啊,怎么会这样?”

    “难道摩根省长是准备要发动战争吗?”

    “天知道!”

    ……

    菲比挑眉转脸,走过去,拉开门。

    “请问一下,出了什么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