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一名护士转过脸,“您没有看电视吗,摩根宣布三省独立。”

    菲比色变,忙着退回房间,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

    电视上,果然在播报摩根宣布独立的新闻。

    沈宁抬眸注视着电视屏幕,也是皱起眉来,“三省独立,这个家伙真是疯子!”

    “他不是疯子……”菲比轻耸肩膀,“他只是想要将这三省的民众,都当成他的人质。”

    摩根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肯定是抓捕出现了什么问题。

    走投无路,又不想放弃自己三省帝国的摩根,正是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和自己创立起来的帝国。

    三个省的民众加起来有数千万,在这样的和平年代,皇甫耀阳肯定不会轻易发动战争。

    他就要绑架这三个省的所有民众,好威迫皇甫耀阳在各种压力之下,答应他独立出来,成立新国家。

    “……我绝不会妥协的,我要带你们所有人走向自由!”

    电视上,摩根挥舞着手掌,一脸地狂热。

    病房里,沈宁和菲比都是眉头皱起。

    二个人都明白,这件事情,远比救回两个孩子要难处理的多。

    房门推开,医生拿着开好的药走进来,菲比收回目光,主动迎过来,接住医生手中的药。

    “给我吧!”

    “手续都已经处理好了,二位可以直接离开。”医生笑着点点头,“如果有任何情况,随时过来复查。”

    “好的。”菲比将药剂提在手中,转脸看向沈宁,“走吧,我送你回王宫。”

    沈宁揭被起身,“不用这么麻烦,外面有保镖在。”

    她将两只脚伸进高跟鞋,站起身来,一抬脸,就迎上如一堵墙一样站在她面前的菲比。

    沈宁一怔,他的双手已经伸过来,拉住她身上他的西装外套,帮她拢了拢衣襟。

    “他们送你,我不放心。”菲比道。

    沈宁抬眸,迎上他的粉眸,轻扬唇角,“菲比先生,你的戏演得有点过。”

    菲比微愕,“我不是演戏。”

    沈宁抬唇,“那是什么……难不成你喜欢我?”

    以为她看不透他的心思?

    不过就是因为冷小野出现新的危机,他想找个借口留下来,才主动对她示好罢了。

    菲比轻吸口气,诚实开口,“我知道这样做有些自私,不过你是她的朋友,相信你也希望她能快些度过难关。”

    沈宁收起笑意,正色点头。

    “好吧,算是还你的人情,我可以让你利用一下。不过……”她抬起眸子,正色注视着菲比的眼睛,“我要确定一件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菲比轻吸口气,“帮她度过难关,然后离开,再不回来。”

    “舍得?”

    “舍得!”

    沈宁抬起右手,“击掌为誓!”

    菲比伸过自己的手掌,与她轻轻一击。

    收回手掌,沈宁伸手掩紧身上他的西装。

    “走吧!”

    她先行一步,菲比提着药走在后面。

    门外,王宫保镖早已经准备好车子,拉开车门,沈宁先一步上车,菲比急行两步,扶住她的伤臂。

    车子启动,行向王宫,沈宁侧眸,目光落上菲比的侧脸。

    “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小野没有时间照看两个孩子。如果让你选,你认为哪里对两个孩子最安全?”

    ?<!–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38章 第一个表白也不算什么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

    他刚刚唤出她的名字,门内已经响起纪念急切的声音。

    “教官,我……我有点肚子疼,你……你不用管我,我上完厕所就睡觉,我困了……对,我困了……很困很困,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你也去睡觉吧……明天见!”

    “我有话对你说。”

    反正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这种躲猫猫的游戏玩下去也没意思,再不抓紧小丫头片子直接飞国外,他想抓都抓不到。

    索性和盘托出,迅速将她搞定,他是男人,第一个表白也不算什么。

    “有事明天说吧,我现在没空!”

    “我是认真的……”

    “啊——”纪念吼起来,“冷小邪,你让我上个厕所行不行?”

    “好吧,那明天早上再说,我把你的拖鞋放在门口了……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快去睡觉……晚安。”

    “晚安!”

    将手中提着的拖鞋放到洗手间门外,冷小邪侧脸将耳朵贴到门板上,隔着门,他隐约听到有人粗得的呼吸。

    果然,她就在门内。

    什么肚子疼……都是骗人的,大概是害羞吧!

    冷小邪抬手摸摸短发,“纪念……”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和你绝交!”

    “好好好,那明天早上我再和你说。”

    女孩子吗,肯定要矜持一点,他也理解,干脆明天早上再向她摊牌。

    没有再难为纪念,冷小邪转身走出房门,再次将主卧让给她睡。

    纪念耳朵贴着门,听着他走远关门,又听了一会儿,确定他真得不在门外,她才小心翼翼地将门拉开一条小缝。

    小偷一样悄悄看了好几眼,确定冷小邪真得不在房门,她大松口气。

    伸脚踩上他放在门口的脱鞋,纪念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将门上锁,回到床边坐下。

    按照之前冷小邪教过的办法,她缓缓深呼吸,狂跳的心脏终于一点点地平静下来。

    抬手摸摸脸,两颊如火烤过,烫得要命,纪念戳戳脸,仔细回忆刚才的事情。

    是他先吻她的,不是她主动……

    那么,他……喜欢她?

    心中升起喜悦,片刻之后,又化为愁云。

    他真得喜欢她吗?

    不会是她自作多情吧!

    现在的年轻人多开放啊,万一他就是想要和她那个……跟本与爱情无关呢?

    像他这样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围着,怎么会喜欢她呢?

    可是,万一呢……万一他真得喜欢你呢?

    纪念,别傻了,你觉得可能吗?

    不过就是冲动而已。

    如果他真得喜欢,早就对你说了,还用等到现在?

    辩证法、排除法……各种方法用了一个遍,纪念还是没能证明冷小邪是喜欢她。

    最后,她颓废地躺到枕头上,拉过被子盖住脸。

    被子压下来,t恤擦过胸口。

    脑海里,却再一次闪过他的手掌覆在她胸口上的温度……

    “啊……”纪念猛地掀开被子,“冷小邪,你这个流|氓,你以为谁都你一样随便吗?”

    骂完了,她再次颓废地躺回枕头。

    能怪谁呢,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给他打电话。

    你这明明就是主动送上门,内|衣都不穿在人家面前晃来晃去,你这不是勾|引是什么啊,还怪人家……

    ……

    ……

    么么哒进展到上半身友谊,你们满意吗?<!–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