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枕上,纪念翻来覆去烙大饼的时候,一屋之隔的冷小邪,却带着笑意躺在枕上。

    小丫头片子,是不是成年人啊,只是摸了一下就炸毛。

    想起指间那柔软与坚硬的触感,冷小邪下意识地动动手指,心中不自觉地又生出一些旖旎的念头。

    扫一眼自己开始支帐篷的某处,他轻吁口气。

    “拜托,冷小邪,别跟个真流|氓似的行不行?”

    可惜,那个地方并不听话。

    冷小邪撑身坐起,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随后懊恼皱眉,只摸一下就炸成这样,想要拆分入肚估计还要假以时日。

    “哎!”他轻叹一声,自嘲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扬扬唇角,“冷小邪啊冷小邪,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

    ……

    a国。

    王宫,寝室。

    皇甫耀阳弯下身,温柔地吻了吻两个小家伙的额头。

    “现在,乖乖睡觉,晚一点,爹地会来陪你们,好不好?”

    “恩!”

    两个小家伙同时答应。

    “乖!”

    帮二人身上拉拉薄被,他直起身,拥住床侧的冷小野,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先去看看。”

    “去忙你的吧!”冷小野直起身,帮他拿掉衣服上沾着的一根头发,“我来照看他们!”

    抬脸,轻轻吻吻她的嘴唇,向两个小家伙道一声晚安,皇甫耀阳迈步走出卧室,来到二楼的书房。

    助理见到他,立刻就起身迎过来。

    “先生?”

    “怎么样?”

    “摩根……跑了!”助理微皱着眉,“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省长府里已经人去楼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线索。”

    “先生!”门嘭得被推开,另一个助理迅速冲进来,“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

    那名助理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拿过遥控器,按下电视开关,拨了一个台。

    电视屏幕上,立刻就现出一个身影,高大、面目深邃如刀雕斧凿——是摩根。

    “……没错,从今天开始,西北三个行省将揭开新纪元,我们正式从a国分离,成立摩根共和国……”

    桌上,电话响起。

    助理接过电话,听了一句,立刻就送到皇甫耀阳手中。

    “安德鲁将军的电话。”

    皇甫耀阳接过听筒,异色双瞳依旧注视着屏幕,“安德鲁?”

    “国王先生,摩根判国了,西北军团现在已经占领西北三个行省。”

    “我知道。”皇甫耀阳微抿着唇,“你马上离开那里,返回蔷薇军团第二驻地,调及蔷薇军团所有军力,在t市西北三公里的戈壁上集合。”

    “是!”

    安德鲁答应一声,挂断电话。

    “先生?!”

    两个助理都是担心地向皇甫耀阳看过来。

    “马上召开记者发布会,我要向公众说明情况。”

    “是!”

    一个助理飞奔而去。

    “那么……国会那边呢?”另一个助理问。

    “投票结果出来没有?”皇甫耀阳反问。

    助理看了看时间,“还要十多分钟八点,现在应该快要统计出最后数据了。五分钟之前,我打过电话过去,夫人的票数是最高的,现在应该也不会有太大改变。”<!–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36章 你可以爬一下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僵硬数秒,然后就意识到那是什么。

    身体深处,仿佛突然燃起一束火焰,那火焰瞬间传遍四肢五骇。

    他只觉自己,仿佛被突然扔到一个火架上,心脏狂跳,唇舌发干。

    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将她推开,深呼吸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他的手臂在做什么?

    他竟然收紧胳膊,将她抱紧。

    等到冷小邪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他已经这么做了,怀里娇软的身体一下子就贴上他的胸口,但是这没有缓解他的不适,他反而越发燥热起来。

    纪念原本微撑着他肩膀的身体,在冷小邪突然发力的作用下,直接贴到他身上。

    脸直接贴到他的脸上,唇正好挨上他的耳朵。

    眼前的耳朵很好看,耳廊被灯光映得有些透明,头发微微有些凉,还没有干透。

    他的面颊光滑而微凉,贴在她燥热的脸上,麻酥酥的感觉一下从脸上传开,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汗毛以脸为中心,根根竖起。

    她的心越发跳得急切,心跳急而乱,完全没有节奏,这让她的呼吸都显得凌乱起来。

    “……”

    纪念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喉咙太过干涩,她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虽然手臂已经发软,全身仿佛都没有力气,她还是拼尽力量从他肩膀上撑起身。

    “师……师父……那个……”

    二人之间距离有限,她说话的时候,呼出来的空气都打在他的脸上,染着淡淡的酒味。

    冷小邪深吸口气。

    “你可以爬一下。”

    他这一句是回应她之前说过的,他像珠穆朗玛峰一样高不可攀的那句。

    “啊?!”

    纪念心中慌乱,跟本没有明白过来,眼前男人的脸却已经在眸中放大,然后唇已经被他覆住。

    他在吻她?!

    她只剩下这一个意识。

    她很想思考一下,他为什么吻她,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可是她无力思考。

    男人的吻来得急切而霸道,毫不犹豫地就闯过她的唇齿和牙关,直接攻入腹地。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纪念的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她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木讷而僵硬。

    全身都是麻木的,没有知觉的,唯独唇舌,似乎全身的所有神经都集中到那一片方寸之地。

    他的每一次吮啜,唇舌的摩擦……都足以在她的心湖上翻起滔天巨浪。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着了火,全身都带着火焰,又仿佛是罩身于冷风中,全身都在颤抖发抖,完全没有意识到,身体正被对方越抱越紧。

    冷小邪已经迷失在自己的本能之中。

    有些东西,越是压抑,反弹出来的时候也就越发强烈。

    这两天,他一直忍着没给她打电话,就是在等她主动与他联系。

    纪念绝对不会想到,当他看到她的号码在屏幕上亮起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有多少明艳。

    而在此时,当他真得吻她的时候,那些什么狗屁的欲擒故纵、什么骄傲、什么该死的计划……都早已经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