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僵硬数秒,然后就意识到那是什么。

    身体深处,仿佛突然燃起一束火焰,那火焰瞬间传遍四肢五骇。

    他只觉自己,仿佛被突然扔到一个火架上,心脏狂跳,唇舌发干。

    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将她推开,深呼吸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他的手臂在做什么?

    他竟然收紧胳膊,将她抱紧。

    等到冷小邪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他已经这么做了,怀里娇软的身体一下子就贴上他的胸口,但是这没有缓解他的不适,他反而越发燥热起来。

    纪念原本微撑着他肩膀的身体,在冷小邪突然发力的作用下,直接贴到他身上。

    脸直接贴到他的脸上,唇正好挨上他的耳朵。

    眼前的耳朵很好看,耳廊被灯光映得有些透明,头发微微有些凉,还没有干透。

    他的面颊光滑而微凉,贴在她燥热的脸上,麻酥酥的感觉一下从脸上传开,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汗毛以脸为中心,根根竖起。

    她的心越发跳得急切,心跳急而乱,完全没有节奏,这让她的呼吸都显得凌乱起来。

    “……”

    纪念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喉咙太过干涩,她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虽然手臂已经发软,全身仿佛都没有力气,她还是拼尽力量从他肩膀上撑起身。

    “师……师父……那个……”

    二人之间距离有限,她说话的时候,呼出来的空气都打在他的脸上,染着淡淡的酒味。

    冷小邪深吸口气。

    “你可以爬一下。”

    他这一句是回应她之前说过的,他像珠穆朗玛峰一样高不可攀的那句。

    “啊?!”

    纪念心中慌乱,跟本没有明白过来,眼前男人的脸却已经在眸中放大,然后唇已经被他覆住。

    他在吻她?!

    她只剩下这一个意识。

    她很想思考一下,他为什么吻她,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可是她无力思考。

    男人的吻来得急切而霸道,毫不犹豫地就闯过她的唇齿和牙关,直接攻入腹地。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纪念的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她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木讷而僵硬。

    全身都是麻木的,没有知觉的,唯独唇舌,似乎全身的所有神经都集中到那一片方寸之地。

    他的每一次吮啜,唇舌的摩擦……都足以在她的心湖上翻起滔天巨浪。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着了火,全身都带着火焰,又仿佛是罩身于冷风中,全身都在颤抖发抖,完全没有意识到,身体正被对方越抱越紧。

    冷小邪已经迷失在自己的本能之中。

    有些东西,越是压抑,反弹出来的时候也就越发强烈。

    这两天,他一直忍着没给她打电话,就是在等她主动与他联系。

    纪念绝对不会想到,当他看到她的号码在屏幕上亮起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有多少明艳。

    而在此时,当他真得吻她的时候,那些什么狗屁的欲擒故纵、什么骄傲、什么该死的计划……都早已经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35章 疼?!【月票加更】    <!–章节内容开始–>隔着纤薄t恤,肌肤与肌肤相撞。

    男人的手臂很结实,女人的身体却是柔软无比。

    纪念慌乱退开,高脚杯一下子倾斜,酒水洒出来,桌上地毯上她的身上冷小邪的手臂上……到处都溅上酒水。

    “对不起!”

    她越发慌乱,急急起身,抓过纸巾,弯下身子去迭地毯上的酒。

    慌乱之中,一脚踩上高跟杯,脚下大拖鞋与杯壁接触打滑,她身子前倾,失去平衡扑向沙发。

    抬臂挡住脸,纪念的两臂一边搭上沙发臂,一边搭上扶手。

    幸好,没有摔到!

    她暗松口气。

    可是,胸口处为什么热热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下。

    纪念缓缓撑起身,看向自己身下,只见冷小邪正目光怪异地看着她。

    唇角,似笑非笑地扬着,一对眼睛里却有异样的光芒在闪动。

    她这才意识到,刚才扑过来,直接扑到他身上。

    “师……师父……对……对不起!”

    双手撑着沙发,她想要起身,脚一落下,却被一样尖物刺中。

    “啊……咝……”

    她尖叫着跳起来,重新扑到冷小邪身上,头就转过脸去看向自己的脚,脚心一侧,亮晶晶的隐有血迹。

    “怎么了?”

    胸口处传来冷小邪的声音。

    “脚扎了!”

    纪念欲哭无泪,她有这么倒霉吗?!

    “笨蛋!”

    他气骂一声,双手一扶就掐住她的腰,撑身而起,手一伸就抓住她的右脚。

    果然,右脚脚心一侧,斜扎着两小块玻璃碎片。

    “别动!”

    一手拥住她的腰身,他伸手从茶几底层拿过药箱来,取出镊子,帮她小心地拨出那几块小碎片。

    对着灯光,仔细察看是否还有玻璃渣残留,确定里面已经没有残留物,他这才松了口气,取出药棉来清洁一下伤口,简单包扎。

    因为她是扑过来趴到他身上,此时,两个人的身体完全是正面相对,她双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胸口正贴着他的。

    冷小邪专注于她的脚,并没有注意到,可是纪念却分别地感觉着男人坚实的胸口,挤压在她的胸上。

    隔着两层薄薄衣料,她分别感觉到他身体的温暖,他的头就在她的颈侧,下巴轻轻地压在她的肩膀上。

    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胸口轻轻地蹭过她的,纪念全身肌肤绷紧。

    心,猛跳。

    胸口顶端,两个小小的突起,瞬间收缩坚硬。

    她忙着弓起腰身,用力向后缩着,好与他不再那么接近。

    二人的距离稍稍拉开,胸前被挤扁的部分重新撑起,恰好填充这一点的距离。

    她的尖端正好碰到他,布料轻轻擦过,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冷小邪停下手中的动作。

    “疼?!”

    “不……不疼!”

    纪念的声音又干又涩,抬起手臂,她轻轻将身体又向后撑了些。

    “别动!”冷小邪抬手,将她按回原处,“这样我看不到你的脚!”

    继续帮她包扎好,他扯过胶带将纱布粘好,怀中的女孩却再一次颤抖。

    冷小邪将剪子放回箱子,然后就感觉到胸口处两团柔软,在这两团柔软之中,却有两处格外坚硬。

    ……

    ……

    也是醉了,邪恶地停不下来了.

    加更送到,凌晨见~<!–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