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看着他的侧影,只是在心中感叹。

    长着一张女人都要嫉妒的脸,身材也是无懈可击,还有这样的家世……

    投胎投得好也就罢了,偏偏还拥有不凡的身手,心智远胜常人。

    这家伙,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

    将面腕放到桌上,冷小邪转过脸,看向纪念。

    “看来,我比面有吸引力?”

    “那是!”纪念笑着掩饰,“师父这么养眼,我怎么也得多看两眼啊!”

    被人夸帅夸好看……冷小邪都要听吐了,不过,从她嘴里说出来还是挺受用的。

    “那……”他转过身来,“你别吃面了,吃我?”

    已经习惯他的不正经,纪念并不在意。

    “算了,还得放盐阉,吃起来废劲。”笑着走过来,纪念夸张地吸吸鼻子,“哇,好香……师父您真是居高旅行的必备啊!”

    “行了,别给我扣高帽子了。”冷小邪笑着送过筷子,“没什么食材,你凑和吃吧。”

    接过筷子入坐,纪念抱住其中一碗面条,不客气地吃起来,又冷又饿,她现在已经是前心贴后背。

    在她对面坐下,冷小邪随意地夹起一根青菜,送到嘴边。

    纪念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正和帮他买车的一位老爸的朋友吃饭,虽然还没有吃完,多少已经垫了底,并不太饿。

    看着她很快就吃下去大半碗,他看看面前的碗,伸手推到她面前。

    “不够地话把这碗也吃了吧!”

    他很少回来这里住,这些还是上一次带他们一起过来玩的时候,剩下的一包方便面,还有一些其他的食材。

    纪念将嘴里的油菜叶咽下肚去,抬着大眼睛看着他。

    “那你呢?”

    “我吃过了。”

    “真的?”

    冷小邪撇撇嘴,“要不然,我会让给你?”

    “说得也是!”纪念嘿嘿一笑,“浪费食物不是好习惯,那徒儿就替您消灭了吧?”

    端过他碗里的面,她不客气地全倒进自己碗里。

    没良心的小东西!

    冷小邪看着她脸上笑意,撇撇嘴,旋即又扬起唇。

    站起身,他迈步走到酒架上,取下酒瓶,倒了一杯红酒。

    淋雨受凉,面条又全让给他吃,他也要想办法驱驱寒气。

    “阿嚏!”

    桌子对面,纪念又打了一个喷嚏,鼻子酸涩,她抬手揉揉鼻子。

    侧脸看她一眼,冷小邪又取过一个杯子,帮她也倒了半杯红酒。

    这丫头后天就要考核,现在感冒肯定会影响她发挥的。

    端起两杯酒,他伸手将那半杯送到她手边。

    “喝点酒暖暖身子,一会儿好好睡一觉,别感冒了。”

    纪念抬手揉揉酸涩的鼻子,感激地向他一笑,端起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我先把碗洗了吧!”

    “得了吧,这可是我家母上大人最喜欢的一套骨瓷,你再给摔了母上非灭了我不可。”冷小邪收过碗,“去沙发边等我。”

    纪念耸耸肩膀,端起二人的杯走到沙发上边坐下。

    将两只发凉的脚缩起来,拉过沙发上的一个靠垫抱到怀里。

    看看杯子里的酒,她抬头又喝了一口。<!–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34章 如珠峰一样的存在……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很快收拾完厨房回来,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他懒洋洋地将脚放上脚塌,端过自己的杯子。

    “你怎么会在那儿?”

    “别提了!”纪念撇撇嘴,“原本想回家的,结果路上遇到一小偷,我把他遇到警|局,结果错过末班车。我爸还在香港没回来,那家我回去也没意思。”

    说到郁闷事,她伸手拿过杯子,又喝了一大口。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想找个顺风车吧,结果对方还以为我是站街的,问我多少钱包夜。”纪念撇撇嘴,语气忿忿,“二千……我就值两千吗?当时真想揍他!”

    冷小邪轻笑出声,“揍了吗?”

    “没有啊,师父不是说吗,遇事不能冲动,我当时想了想,还是忍了。我是警|察,随便打人会受处分的。”纪念抬脸向他吐吐舌头,“我直接回他,三千,我干你!”

    冷小邪轻笑出声,“车号是多少?”

    “什么车号?”纪念笑着放下杯子。

    “那个人的车号啊?”

    “没记。”

    “他走了,你就打电话给我的?”

    “没有,我先给苏苏打,然后又给我爸打……然后没办法才给你打的?”

    冷小邪微微眯眸。

    苏苏?

    她爸!

    这么说,他才排到第三。

    “师父我就这么没地位啊?”

    “不是……怕您忙没时间吗,我哪敢轻易打扰您啊……”纪念双手拢着杯子,“您在我心中,那可是如珠穆朗玛峰一样的存在……”

    冷小邪挑眉,“我有那么高冷吗?”

    纪念摇头,“我不是说您高冷,我是说您……高不可攀!”

    冷小邪撇嘴,“少来,珠峰都有多少人上过了。”

    可是,她不是登山运动员啊!

    万一上不去,掉下来,会摔得很惨的。

    “那是……”纪念又灌了一口酒,“来,说说吗,都有哪位登山运动员爬上了您的高峰,先从咱们师娘说起呗?”

    冷小邪懒洋洋地晃着杯子,“本峰现在还是处|女地。”

    噗!

    纪念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您怎么不说您还是处|男呢?!”说完了,她又意识到自己失口,“这酒不错啊,我……我再倒点。”

    “帮我也倒一杯!”冷小邪将自己的空杯子也送过来。

    “好!”

    纪念伸手抓向茶几上冷小邪拿来的酒,胳膊一抬就觉胸口一松,她缩回手掌想要补救,毛巾已经胸口滑落,从t恤里划出来,落到腰部。

    纪念心脏急急一跳,忙着缩回挺着的胸,拿过酒上的酒瓶。

    一边倒酒,一边就悄悄去看冷小邪。

    他一定不会注意到,一定不会……

    可是,他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洒了!”

    冷小邪轻声提醒。

    “啊!”纪念忙着直起手中的酒瓶,伸手去抓纸巾。

    结果,正抓住他的手掌。

    她又忙着放开,冷小邪就抽出纸巾,拭掉茶几上倒出来的酒水。

    看自己的杯子满得还在向外流酒,纪念忙着凑过唇去,想要喝掉一点酒水。

    冷小邪正捏着湿纸巾要扔,手臂一抬,她的胸口正好撞上他的胳膊。<!–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