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很快收拾完厨房回来,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他懒洋洋地将脚放上脚塌,端过自己的杯子。

    “你怎么会在那儿?”

    “别提了!”纪念撇撇嘴,“原本想回家的,结果路上遇到一小偷,我把他遇到警|局,结果错过末班车。我爸还在香港没回来,那家我回去也没意思。”

    说到郁闷事,她伸手拿过杯子,又喝了一大口。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想找个顺风车吧,结果对方还以为我是站街的,问我多少钱包夜。”纪念撇撇嘴,语气忿忿,“二千……我就值两千吗?当时真想揍他!”

    冷小邪轻笑出声,“揍了吗?”

    “没有啊,师父不是说吗,遇事不能冲动,我当时想了想,还是忍了。我是警|察,随便打人会受处分的。”纪念抬脸向他吐吐舌头,“我直接回他,三千,我干你!”

    冷小邪轻笑出声,“车号是多少?”

    “什么车号?”纪念笑着放下杯子。

    “那个人的车号啊?”

    “没记。”

    “他走了,你就打电话给我的?”

    “没有,我先给苏苏打,然后又给我爸打……然后没办法才给你打的?”

    冷小邪微微眯眸。

    苏苏?

    她爸!

    这么说,他才排到第三。

    “师父我就这么没地位啊?”

    “不是……怕您忙没时间吗,我哪敢轻易打扰您啊……”纪念双手拢着杯子,“您在我心中,那可是如珠穆朗玛峰一样的存在……”

    冷小邪挑眉,“我有那么高冷吗?”

    纪念摇头,“我不是说您高冷,我是说您……高不可攀!”

    冷小邪撇嘴,“少来,珠峰都有多少人上过了。”

    可是,她不是登山运动员啊!

    万一上不去,掉下来,会摔得很惨的。

    “那是……”纪念又灌了一口酒,“来,说说吗,都有哪位登山运动员爬上了您的高峰,先从咱们师娘说起呗?”

    冷小邪懒洋洋地晃着杯子,“本峰现在还是处|女地。”

    噗!

    纪念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您怎么不说您还是处|男呢?!”说完了,她又意识到自己失口,“这酒不错啊,我……我再倒点。”

    “帮我也倒一杯!”冷小邪将自己的空杯子也送过来。

    “好!”

    纪念伸手抓向茶几上冷小邪拿来的酒,胳膊一抬就觉胸口一松,她缩回手掌想要补救,毛巾已经胸口滑落,从t恤里划出来,落到腰部。

    纪念心脏急急一跳,忙着缩回挺着的胸,拿过酒上的酒瓶。

    一边倒酒,一边就悄悄去看冷小邪。

    他一定不会注意到,一定不会……

    可是,他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洒了!”

    冷小邪轻声提醒。

    “啊!”纪念忙着直起手中的酒瓶,伸手去抓纸巾。

    结果,正抓住他的手掌。

    她又忙着放开,冷小邪就抽出纸巾,拭掉茶几上倒出来的酒水。

    看自己的杯子满得还在向外流酒,纪念忙着凑过唇去,想要喝掉一点酒水。

    冷小邪正捏着湿纸巾要扔,手臂一抬,她的胸口正好撞上他的胳膊。<!–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32章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章节内容开始–>家不想回,培训中心回不去,世界这么大,她竟然连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

    那个瞬间,纪念突然有些茫然。

    “我也不知道。”

    冷小邪眯了眯眼睛,然后就轻笑出声。

    “哎——瞧这小可怜儿劲的,本将军就行行好,把你捡回家吧!”

    伸手打开车上的空调暖风,他启动车子,离开车站。

    跑车很快就驶下主路,拐上一条小路,然后转了一个弯,驶入别墅区,冷小邪直接将车子驶入一处自动车库。

    “跟我来!”

    纪念乖乖地跟着他下车,跟着他走出车库,走进客厅,一路上楼。

    冷小邪拉开衣柜,翻了翻,从里面取出一件自己的t恤和运动裤,转身递给她。

    “洗个热水澡,把衣服换换。”

    纪念接过衣服,扬唇向他一笑。

    “谢谢师……阿嚏!”

    伸手,扶一把她有些发酸的小凉鼻子,冷小邪手一伸,就将她拉过来。

    纪念一惊,抬眸看向他,只见他正向她凑过脸。

    他要吻她……

    她呼吸收紧,冷小邪却只是将额与她的额贴了贴,感觉着她额头冰冷,才将脸抬起来。

    “去吧,水用热一点。”

    转身,他大步走向房门,手就抬起来,拍拍额头。

    该死!

    一见她就失控,冷小邪,别忘了你的泡妞大计,现在可是“纵”的阶段,还没到“擒”呢!

    所有一切冷小邪极是自然,慌乱中的纪念跟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心中只是为自己的龌龊有些内疚。

    纪念啊纪念,人家就是试试你的温度,你想什么呢?

    结吻结吻,你是有多色啊!

    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她甩甩头,开始洗澡。

    热水澡洗得很是舒服,但是很快问题也随之而来。

    内裤她用吹风机吹干了,可是胸衣太厚,跟本不好吹,而且让人郁闷的是,海绵实在太吸水,吹了许久,手指一压依旧是湿湿的。

    当当当!

    门被人敲响。

    “别告诉我……你掉进马桶了!”

    “你才掉进马桶呢!”纪念懊恼地回他一句。

    “那就赶紧下来,要不然,一会儿面条汤成面糊汤了!”

    “马上。”

    纪念隔着门答了一句,看看手中湿漉漉的内衣,她试着向身上贴了贴,实在不舒服,只好挂到衣架上。

    套上t恤,挺起胸口照照镜子,看看柔软布料上的两个突起,她抬手抓抓头发。

    目光扫过毛巾,她眼中一亮。

    没有内衣,她不会自制内衣吗?

    拿过一个毛巾,卷起t恤,裹到胸口上,一端塞进去。

    纪念对着镜子,满意地照照自己的毛巾裹胸,满意地点点头。

    “纪念童鞋,你真是太有才了!”

    拉下卷上去的t恤,纪念垂脸看看自己,汲着大拖鞋下楼。

    楼下,冷小邪明显已经冲过澡,身上套着黑色工字背心和一件黑色家居短裤,正将煮好的面条从厨房里端出来。

    遗传自父亲与母亲的高挑身材,再加上多年的锻炼,他的身上没有半点多余的赘肉,肌肉也是恰到好处。

    所谓“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不外乎也就是如此。<!–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