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我了?”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依旧轻佻。

    “那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嘿嘿……”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您现在忙不,要不……我请您吃个饭?”

    “你不是在培训中心吗,还有空请我吃饭?”

    “我们已经结课了,我现在在外面呢……”纪念看看空旷无人的车站,终于还是说出实话,“其实我是想让您帮我一个忙,我在车站,错过了末班车,还打不着车……”

    不等她说完,冷小邪已经在那边询问起来。

    “哪个车站?”

    纪念报出车站名。

    “等我。”

    冷小邪只说了两个字就挂断电话,收起手机,纪念转身跑到车站的遮雨棚下站定。

    天空中,雨点渐渐密集,因为风大,头顶的遮雨棚跟本就不起作用。

    很快她的裤腿就被雨打湿,身上也是满是雨水,露在t恤外的胳膊升起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

    抱着胳膊,缩在遮雨棚下,纪念侧脸看着路上的车道,看着一辆辆车子驶过,想着很快就要见到他,心中竟有莫名的欢喜。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不由地有些怀疑。

    训练场距离这里最多就是二十分钟的车程,这么久了冷小邪还没来,不会是摆了她一道吧?!

    不会的,不可能的!

    他不是那种人,或者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宝蓝色跑车驶出主路,在公交站外停下。

    看着那辆风骚的不得了的跑车,纪念疑惑地看过来。

    车子停下,一个人冲下雨雾。

    纪念还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一件西装已经披上她的肩膀。

    “笨死你,不知道到附近的商店里避会儿雨吗?”

    看着眼前快要全身湿透的纪念,冷小邪避脸就骂。

    纪念从他的西装下抬起脸,看着灯光下衬衫已经被雨打湿的高大男子。

    “我……我哪知道你来这么慢啊!”

    灯光下,她的小脸略有些苍白,头发上都在滴雨。

    看着她那个样子,冷小邪哪里还发得出脾气。

    “好,我错了……快上车!”

    拉住她的胳膊,护着她走到车边,冷小邪拉开驾驶座的门,将她塞进车座,关上车门,绕过车头跑进来,坐进驾驶座。

    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脚,纪念不好意思地向他转过脸。

    “对不起啊,师父,回头我给你报销洗车费。”

    “洗车费?我今天刚提的新车,皮椅损失费,还有阿玛尼西装、衬衫……”冷小邪侧脸,将一包纸巾塞到她手里,“还有价值连城的本人淋雨的损失,加起来你赔得起吗?”

    身上衣服尽湿,冷得直哆嗦,纪念的心情却很明快。

    “赔不起……我还不赔了呢!”

    灯光映着她沾了雨水的脸,小脸晶莹的越发明艳,注意到她眉毛上沾着的水珠,冷小邪伸过手指,用指背帮她拂掉那颗她没有擦掉的水珠。

    “去哪儿?”

    “呃……”纪念愣住。

    父亲不在家,她回家也没有意义,看样子,只能回培训中心。

    可是……

    她抬腕看了一眼表,时间已经是九点半钟,这个时候,培训中心都关大门了。

    …

第1730章 那包夜呢(2)    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车子赶过来,她疑惑地走到车站边一看,顿时傻掉。

    郊区的班车停得早,7点半就是末班车,刚才那一辆明显就是末班车,而她恰好错过。

    纪念之前很少来郊区,完全没有意识到会有这种事情,无奈,只好走到一旁等出租车,等了许久却没有车子过来。

    这里就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小村子,这个时候,出租车自然也难找。

    纪念摸摸已经开始抗议的肚子,一脸无奈。

    这里,正是路程正中,无论她是想进城还是想回培训中心都有很远的路,难不成要用11路?!

    看着路上行过的车子,她心中一动,没有出租车,她不如搭一个顺风车。

    走到主路边,她伸出右手,竖起一根拇指。

    车子一辆辆擦身而过,过了近二十分钟,才有一辆车子停下。

    “师傅!”纪念心中一喜,立刻就迎过去,“您好!”

    车窗滑下,开车的男子笑着向她转过脸。

    “多少钱?!”

    “你把我带到四环边就行,我给你您两百。”纪念笑着说道。

    “两百一次?”男子色眯眯地打量她一眼,“那包夜呢?”

    包夜?!

    纪念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只是想搭顺风车。”

    “行了。”男子撇撇嘴,“二千,包夜,干不干,干就上车!”

    纪念抬手送了他一根中指,“三千,我干你!”

    男子骂了一句脏话,一踩油门,驶远。

    对着男子远去的车子,虚踢一脚,纪念摸出手机,翻了翻,找到苏苏的电话。

    “苏苏,你在哪儿呢?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说吧,咱们姐们客气什么。”

    “我在郊区,打不着车,你能不能打个车过来接我一趟,我请你吃饭。”

    “亲爱的,不是我想去,只是我离你太远了,我今天刚回家,现在在上海呢!”

    “是啊,那替我问叔叔阿姨好。”

    “你那怎么样,要不……我帮你看看,我哥有没有空让他过去接你一趟?”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自己想办法吧,你就别管了。”

    纪念挂断手机,将电话薄翻了一遍,注意到冷小邪的名字,她停下手指。

    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将手指向下滑开,拨通父亲的电话。

    “小念,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情,今天回不了家,过两天吧……对了,你喜欢什么,爸爸让秘书买回去给你,衣服、化妆品,要不给你买个包吧?……好的,我马上来,小念,先这样啊,爸爸这还有应酬……”

    纪念无力地垂下手机,挂断电话。

    燥热的天气突然起了风,纪念按住被风吹起的长发,抬脸看向天空,天空阴沉,有冰冷的雨点打下来,落在她的脸上。

    风来雨顺,按照之前冷小邪教过她们的观测方式判断的话,这雨肯定小不了。

    想到那个人,纪念重新将手机移到冷小邪的名字上,咬了咬牙,按下拨出键。

    “喂?”

    听到听筒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的心不自觉地又跳了急了几分。

    “师父,是我。”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