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看到露台上的皇甫耀阳,皇甫玦整张小脸仿佛都染上光一般,瞬间明媚起来,如大海一般湛蓝的眸子也是一片明亮。

    身侧,他的双胞胎兄弟皇甫琦也同样如此。

    在两个孩子眼里,父母就是他们最安全的依靠,只要有他们在,所有的危险就不会再是危险。

    尤其是皇甫耀阳,这个男人能给他们的安全感,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

    露台里,皇甫耀阳注视着两个平安无事的儿子,也是大松口气。

    他轻轻挥手,示意二人放低身体,闭上眼睛。

    两个小家伙会意,同时向后一仰,直接躺到床上,闭上眼睛。

    对父亲,他们有着绝对的信任。

    此时,两个负责看守他们的手下听到二人的声音,同时转过脸来。

    露台上,皇甫耀阳猛地推开露台门,抬起扣下扳机。

    子弹射出,分别射入两个手下的身体,二人还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已经被子弹击中,摔倒在地。

    冲到床头,确定二人已经完全死亡,皇甫耀阳这才转过身,将地上的两个小家伙拉起来,用刀割开二人身上的床单。

    “爹地!”

    两个小家伙一齐扑过来,跳到他怀里。

    接住二人小小的身体,皇甫耀阳用力将二人抱紧,“不要看他们。”

    两个孩子还小,他并不想他们的眼睛看到这些鲜血和死亡。

    “爹地,快去救干妈!”

    “干妈被那个坏蛋带走了。”

    两个小家伙心中还惦记着沈宁,几乎是不分先后地说道。

    皇甫耀阳将二人抱到门边,戒备地听着外面传来的枪声。

    “她在哪儿?”

    “不知道!”

    两个人同时回答。

    话音刚落,外面又是数声枪响,接着门就被人踢开。

    皇甫耀阳挺身挡住两个孩子,抬起手枪,门外冲进来的人亦同时向他伸过枪来,不是别人,正是菲比。

    二人互看一眼,同时松了口气,收回各自的枪。

    “小琦、小玦?”

    沈宁随后跑过来,冲进门,看到皇甫耀阳和平安无事的两个小家伙,心中提着的一块大石这才落地。

    楼梯上,脚步声响。

    “菲比先生!”

    “国王先生!”

    格雷和皇甫耀阳的几个手下已经解决楼下的几个杀手,冲上楼来。

    “怎么样?”皇甫耀阳问。

    “楼下的人已经全部解决,已经安全了。”一个手下答道。

    抱起两个小家伙,皇甫耀阳柔声下令。

    “将脸埋到爹地怀里,不要看!”

    两个小家伙依言而行,他就抱着他们迅速地迈进走廊,从木楼里走下来。

    来到楼上,命令手下打电话叫直升机过来,皇甫耀阳将两个孩子放到地上,自己就取出拨通一个号码。

    “马上抓捕摩根!”

    两个孩子出事,他不顾一切地追赶过来,这一次已经暴露行踪,摩根如果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会有所行动。

    现在,他已经不能再等摩根主动到帝都。

    半空中,响起螺旋桨的声音,直升机已经从远处飞进。

    皇甫耀阳挂断手机,拨出第二个号码。

    …

第1727章 安全感(2)    这一次,是冷小野的号码。

    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他直接了当地开口。

    “孩子没事,沈宁没事……”视线扫过菲比,他又加了一句,“菲比也在这里,没有受伤。”

    “你呢?”冷小野追问。

    “我没事,现在正准备上飞机。”

    电话那头,冷小野轻吁口气,心中的大石在这个瞬间也是轰然落下。

    “那就好。”

    半空中,直升机已经飞过来,螺旋桨带起飓风,皇甫耀阳将手机塞回手袋,将两个小家伙拢到怀里。

    “你们留下来将这里处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向一个助理嗡嗡一声,他迈步走向直升,“沈宁、菲比……跟我上飞机!”

    沈宁抬手掩了掩身上菲比的西装,跟着他走到舱门,一只手扭伤不能吃力,她只能用一只胳膊拉住舱门。

    站在身后,注意到她垂在身侧的右手,菲比轻轻挑了挑眉,伸过手掌,轻轻扶了她一把。

    “谢谢!”

    沈宁钻进直升机,在座椅上坐下。

    菲比就转身向格雷挥挥手掌,“你留下来帮帮忙,处理完之后再回去与我汇合。”

    “是的,先生。”格雷点点头,留在原地。

    舱门闭紧,直升机起飞。

    坐到沈宁身侧,菲比伸手扶住她的左臂。

    沈宁疼得皱了皱眉,“骨头错位,别动!”

    “忍着点!”

    菲比提醒她一声,抬手撸起她身上的西装袖子,一手捏住她的手臂,另一手抓住她的手掌,突然发力。

    一声轻响,骨头复位。

    手指很轻地在她关节处捏了捏,菲比将她的手臂小心放开,然后就坐正身子。

    她的医生,能够清楚地判断出骨头错位的话,如此处理应该不用他提醒。

    “谢谢。”沈宁又向他道了声谢,看看前面座上,拥着两个小家伙的皇甫耀阳,她侧过身,小心地凑到他耳边,“那件事,不要告诉小野。”

    菲比进来的时候,她那个状态,以他的聪明不难想到是发生什么事。

    如果这件事情被冷小野知道,又要因为连累她这个朋友而内疚,反正只是虚惊一场,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菲比侧眸与她对视一眼。

    眼前的墨眸里一片宁静,如夜海波澜不惊,他的眼中闪过欣赏之色。

    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中,沉着应对,将一个拿着枪的暴|徒击伤,在看到他之后没有哭没有闹,还能第一时间告诉他去救孩子……这个女孩子远比他想象的睿智坚强。

    他点头。

    “好。”

    “谢谢!”

    沈宁又道了声谢,重新靠到自己的椅背上,拉拉身上的西装,托起左臂。

    骨头已经复位,不过软组织损伤肯定会多少有一点,疼痛在所难免。

    她却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

    ……

    首相府。

    比尔伸过手掌,抓住助理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

    “有人看到国王出现,他亲自带队去救两个孩子了。”助理重复道。

    “确定?”

    “确定无比!”

    比尔一把将他推开,眼中露出愤恨之色。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