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次,是冷小野的号码。

    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他直接了当地开口。

    “孩子没事,沈宁没事……”视线扫过菲比,他又加了一句,“菲比也在这里,没有受伤。”

    “你呢?”冷小野追问。

    “我没事,现在正准备上飞机。”

    电话那头,冷小野轻吁口气,心中的大石在这个瞬间也是轰然落下。

    “那就好。”

    半空中,直升机已经飞过来,螺旋桨带起飓风,皇甫耀阳将手机塞回手袋,将两个小家伙拢到怀里。

    “你们留下来将这里处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向一个助理嗡嗡一声,他迈步走向直升,“沈宁、菲比……跟我上飞机!”

    沈宁抬手掩了掩身上菲比的西装,跟着他走到舱门,一只手扭伤不能吃力,她只能用一只胳膊拉住舱门。

    站在身后,注意到她垂在身侧的右手,菲比轻轻挑了挑眉,伸过手掌,轻轻扶了她一把。

    “谢谢!”

    沈宁钻进直升机,在座椅上坐下。

    菲比就转身向格雷挥挥手掌,“你留下来帮帮忙,处理完之后再回去与我汇合。”

    “是的,先生。”格雷点点头,留在原地。

    舱门闭紧,直升机起飞。

    坐到沈宁身侧,菲比伸手扶住她的左臂。

    沈宁疼得皱了皱眉,“骨头错位,别动!”

    “忍着点!”

    菲比提醒她一声,抬手撸起她身上的西装袖子,一手捏住她的手臂,另一手抓住她的手掌,突然发力。

    一声轻响,骨头复位。

    手指很轻地在她关节处捏了捏,菲比将她的手臂小心放开,然后就坐正身子。

    她的医生,能够清楚地判断出骨头错位的话,如此处理应该不用他提醒。

    “谢谢。”沈宁又向他道了声谢,看看前面座上,拥着两个小家伙的皇甫耀阳,她侧过身,小心地凑到他耳边,“那件事,不要告诉小野。”

    菲比进来的时候,她那个状态,以他的聪明不难想到是发生什么事。

    如果这件事情被冷小野知道,又要因为连累她这个朋友而内疚,反正只是虚惊一场,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菲比侧眸与她对视一眼。

    眼前的墨眸里一片宁静,如夜海波澜不惊,他的眼中闪过欣赏之色。

    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中,沉着应对,将一个拿着枪的暴|徒击伤,在看到他之后没有哭没有闹,还能第一时间告诉他去救孩子……这个女孩子远比他想象的睿智坚强。

    他点头。

    “好。”

    “谢谢!”

    沈宁又道了声谢,重新靠到自己的椅背上,拉拉身上的西装,托起左臂。

    骨头已经复位,不过软组织损伤肯定会多少有一点,疼痛在所难免。

    她却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

    ……

    首相府。

    比尔伸过手掌,抓住助理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

    “有人看到国王出现,他亲自带队去救两个孩子了。”助理重复道。

    “确定?”

    “确定无比!”

    比尔一把将他推开,眼中露出愤恨之色。

    …

第1725章 你没事吧?(3)    <!–章节内容开始–>抽屉里的东西散落出来,砸成数片,却并没有阻止男人前进的脚步,约瑟夫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扬起匕首。

    沈宁随手抓起一块木片,不客气地砸向男人的脸。

    男人吃疼,动作迟疑,借着这个机会,她再次逃开,拼力地爬上床,准备逃走。

    约瑟夫大手一伸,直接抓住她的脚腕。

    人就扑过来,将刀刺入她的后心。

    沈宁摔在床上,脚被抓着,无力挣脱。

    完了!

    她想。

    噗!

    匕首刺穿布料,穿过皮肉,从身后刺入内脏。

    沈宁只觉得身上一沉,约瑟夫的身体已经重重地压在她身上,但是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疼痛。

    她疑惑转脸。

    身上的约瑟夫已经被人拉开,丢到一边,进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高挑的身影。

    菲比手中握着一把滴血的匕首,目光扫过地上一只眼睛里血肉模糊的约瑟夫,粉眸落回她的脸上。

    “你没事吧?”

    看清是他,沈宁松了口气,双手撑直手臂,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右手刚一吃力,顿时一阵抽疼。

    刚才用力过稳,她的右臂似乎扭伤了。

    她再次跌回床上。

    手臂一紧,已经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下一瞬,她已经从床|上被拉起来。

    菲比一把将沈宁从床|上拉起来,迅速退开。

    嘭!

    门,已经被人踢开。

    走廊里的手下听到这边的动静,已经冲过来查看。

    门扇被踢开的时候,菲比已经将沈宁拉到门侧的墙壁边。

    一手扶着她,他的另一只手握着沾血的匕首,整个人的肌肉都紧绷着。

    “约瑟夫?!”

    手下抓着枪走进来,看到地上的尸体,他本能地转过脸。

    不等他转过身,菲比已经松开沈宁,一手捂住他的口鼻,另一手沾血的匕首就抹过对方的脖颈。

    血喷出来,那人软软地倒在菲比的倒边。

    弯身捡起那人的枪,菲比顺手脱下身上的西装,丢给沈宁。

    沈宁下意识地接住他丢过来的西装,并没有立刻往身上穿,而是急急开口,“孩子在对面房间,里面有二个人,走廊里应该还有人。”

    菲比转过脸,扫了一眼她衬衣散开,只裹着黑色胸衣的胸口。

    “躲到洗手间去,锁上门,我一会儿回来接你!”

    说完,他转身冲出房门。

    与此同时,对面的房间里,皇甫耀阳已经利落地翻上露台。

    看守着两个小家伙的保镖此时,亦已经听到走廊里的动静,正紧张地抓着枪看向门的方向。

    两个小家伙当然也听到声音,一直在担心沈宁的两个人,刚才一直在试图冲破两个保镖的阻止,无奈人太小,紧后直接被用床单绑了起来。

    看一眼四周,注意到露台上熟悉的身影,皇甫琦差点惊呼出声。

    皇甫耀阳竖起手指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小家伙立刻闭紧小嘴,转头看看两个抓着枪的看守,他轻轻地碰碰哥哥,皇甫玦转过脸,就看皇甫琦正在向他努嘴。

    顺着皇甫琦示意的方向,皇甫玦转过脸看向露台,立刻就看到父亲露出来的半张脸。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