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于是,众人分成三路,格雷与皇甫耀阳的手下一起摸向一楼,菲比与皇甫耀阳则从楼后的两翼靠近。

    ……

    ……

    楼上。

    沈宁还没有站起身子,约瑟夫的枪已经抵在她的眉心,拉开裤子拉链,他的脸上露出龌龊的笑意。

    “吃它!”

    沈宁单手撑着地,站起身来。

    “休想!”

    “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把它塞到嘴里,然后打爆你的头!”

    “头部受创之后,人的牙关会自然咬紧,到时候,你要用撬棍才能将我的牙齿撬开。”沈宁的脸上依旧平静,“到时候,你就会变成废人。”

    约瑟夫挑了挑眉尖,不以为然地笑起来,“你以为你这样胡说八道,我就会信?”

    “我是医生,这是知识,不是胡说八道。”沈宁的双手藏在身后,悄悄地解开腕上的手表,“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试试。”

    “哈……”男人大笑,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猛地将她推倒在床上,“那就让我看看,你们亚洲女人是不是像传说中那么爽……”

    用枪抵住她的眉心,将沈宁压倒在床单上,男人伸过大手,捏住她的衣襟,一把扯开。

    黑色衬衫散开,露出里面的黑色胸衣。

    沈宁没有反抗,男人看到她的胸口,眼中闪过贪婪的神情,大手一伸就向她胸口抓过来。

    抓紧手表,沈宁看准机会,猛地抬出右手,用尽平生的力量将手表卡扣握在手里,砸向他的右眼。

    手表正中约瑟夫的右眼,表带卡扣上的金属尖刺破纤薄的眼球。

    约瑟夫的右眼里流出血来,吃疼之下,他一边大骂一边抬起枪向她瞄准。

    沈宁飞扑过来,用两手抓住他的枪,用力抓住枪,两手拼尽全力向上反向拧压。

    她是医生,了解人体构造,知道哪里最脆弱。

    如果是力量相比较,沈宁绝对不如约瑟夫,但是她的两只手与他的一只手指的对抗,沈宁自然就占了上风。

    约瑟夫的手指被她反拧着,疼得整条胳膊都抽搐着,跟本就不可能再扣下扳机。

    他猛地抬起左手,一把抓住沈宁的胳膊,将她扔了出去。

    沈宁摔出去,落在床上。

    “臭婊|子,我要杀了你!”

    约瑟夫抬起枪向她瞄准,颤抖着手指扣下扳机,沈宁拼力向地上一滚,子弹射出来,击入床被。

    一只眼睛已经血肉模糊的约瑟夫,忍着疼从地上站起来,一向走向床的方向,一边继续射出子弹。

    沈宁缩着身子,躲闪着呼啸而出的子弹,迅速观察着四周,寻找着应付的方法。

    床边,只有一个小小的柜子。

    她伸手拉住一个抽屉,用力扯出来的时候。

    约瑟夫已经绕过床,向她瞄准手中的枪。

    不客气地向着沈宁扣下扳机,但是,手中的枪发现一声空弹音,刚才的一通射击,已经用完了他手中所有的子弹。

    “该死!”

    约瑟夫骂怒着将手枪砸过来,伸手抓出一只匕首,迈步走过来,抓住沈宁。

    沈宁扬起右手,奋力将抽屉砸向他的身体。<!–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23章 你没事吧?(1)    <!–章节内容开始–>庄园附近的山坡上。

    菲比小心地分开面前的灌木,用望远镜扫了一眼山谷,立刻就在不远处的那幛二层木屋上定下目光。

    “一定在那里!”

    之前,利用冷小野给他的坐标,他很快就发现了那架直升机。

    因为对方在直升机上不方便动手,所以一路悄悄地跟到附近,远远地看着对方的直升机降落,为免打草惊蛇,他就命令格雷将直升机降落在附近。

    用望远镜将不远处的小木屋观察片刻,菲比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记住,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

    “先生!”格雷突然惊呼出声,“您看那边!”

    菲比转过脸,顺着格雷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木屋另一侧的森林里,有人影闪动。

    他拿过望远镜,仔细看过去。

    只见一个套着深色西装的身影利落地闪出灌木丛,躲到一处草垛的后面。

    他看得真切,那是皇甫耀阳。

    “不用担心,是自己人!”

    菲比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喜色。

    只是他们两个,想要同时救护两个孩子和沈宁,并且保证三个人完全毫发无伤,还是有点困难。

    毕竟,杀人容易,救人才难。

    对方都是些亡命徒,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伤到沈宁和孩子。

    “过去与他们会合。”

    菲比站起身,二个人利落地钻过树林,向着皇甫耀阳的方向靠近。

    木屋对面。

    皇甫耀阳藏在草垛后,取出定位仪来再次确定,定位仪显示,两个孩子就在这里。

    他抬起手掌,向随行而来的保镖做个兵分两路的手势。

    转脸看向木屋,耳朵却捕捉到林中靠近的脚步声。

    抬起一手,示意几个保镖暂停,皇甫耀阳侧身缩起身子,右手已经抓起手枪。

    “不要开枪,是我!”

    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皇甫耀阳小心地探出脸,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熟悉的脸正从树后探出来。

    银发粉眸,正是菲比。

    “联手吧?”菲比在树后轻语。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向他勾勾手指,菲比立刻就奔过来,躲到他身侧。

    “他们在楼上,两个孩子在右手边的房间,沈宁暂时还不确定是否与他们在一起。”皇甫耀阳拿过手中的定位仪,指了指上面的两个红点。

    “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他们一共有五个人,当然,房间里是否还有其他人暂时还不确定。”菲比探眸看一眼不远处的木屋,“我们兵分三路,让格雷他们从楼下进入,我们两个直接去二楼。”

    “我走东边,你走西边。”皇甫耀阳道。

    菲比点点头,“好。”

    看他起身要走,皇甫耀阳抬手拉住他,将一把枪递过来。

    转脸,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枪,菲比耸耸肩膀。

    “谢了,我有枪!”

    “小心。”皇甫耀阳将枪收起,“你们从楼下正门进入,我们两个上楼,大家一起行动,记住……一定要保证两个孩子和沈宁的安全!”

    “格雷,你也和他们一起。”菲比也跟着下令。<!–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