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爱你。”

    纪念正专注于手中的戒指,听到这三个字,轻抚戒指的手指立刻就停住动作,抬起一对黑亮的眸子看向他。

    “看什么看?”冷小邪抬手按住她的额头将她推开,“说完了,可以睡觉了吧?”

    拉开被子,他侧身睡到她身侧。

    纪念侧着身子,抬着一对眼睛看着他,然后就轻笑出声。

    “我还以为,你这种厚脸皮的家伙,不知道什么叫害羞呢,原来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伸过胳膊将她拉到怀里,冷小邪抬手抚开她脸上的几丝乱发,“切,不就是三个字吗,说一万遍也照说!”

    “那你说呀!”

    “不想说。”

    纪念扬起唇角,“害羞就是害羞,还不敢承认!”

    抬手捏住她的小脸,他轻扬着唇角,“看你这么精神,是不想睡觉?”

    纪念一脸得意,“反正明天我又不用早起。”

    他撑起身子,将她半压在身下,脸就凑到她的脸前,“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的唇已经再次覆过来,捉住她的。

    ……

    ……

    一语成谶。

    第二天早上,纪念不可避免地赖床了。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她才懒洋洋地从睡觉中清醒过来。

    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手掌却碰到一个温暖的身体,她心中一惊猛地张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笑脸。

    “你……你怎么还在?”

    “难道我要玩完就走?”冷小邪笑着反问。

    纪念瞪他一眼,“我是说,你怎么没回队里?”

    “今天老婆大人最后一天在北京,我当然要陪着你了。”垂脸在她额上吻了吻,他伸手拿过桌上的手表扫了一眼,“你已经睡得够久了,起床洗个澡换换衣服,我们出去。”

    “去哪儿?”纪念问。

    他笑着在她鼻尖上轻刮一计,“约会!”

    二个人虽然说已经确定恋爱关系,甚至连定婚戒指都已经戴好,却从来还没有真真正正地约会过。

    明天她就要离开北京,赴南非工作,冷小邪早就已经安排好工作。

    “你……不用去队里?”纪念还是有些不确定,来了新兵他应该很忙才对,担心他是害怕她不高兴,她坐起身子,正色开口,“没关系的,你忙你的,记得晚上回来,我们一起回你家吃饭就行……昨天,阿姨打过电话,说是让我们回去吃螃蟹。”

    “看来,我妈对你比对我还上心啊!”冷小邪耸耸肩膀,“这事儿她都没告诉我。”

    说曹操曹操到!

    他这边话音刚落,桌上手机已经响起来,屏幕上,赫然是许夏的号码。

    冷小邪拿过手机向纪念晃了晃,“我妈是不是有顺风耳啊?”

    纪念低笑,他就将电话接通。

    “喂,亲爱的女王大人,您有何吩咐?”

    “今晚上吃螃蟹,带纪念回来吃饭,别给我找借口啊,必须回来,要不然,有你没我!”

    “是,遵旨!”

    “这才差不多。”许夏的语气缓和下来,“别太晚了,螃蟹凉了不好吃。”<<!–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64章 醉没醉(9)    <!–章节内容开始–>“那当然了,要不然怎么以假乱真啊!”

    他笑出声来,合齿在她鼻尖上轻咬一口,“死丫头片子,就喜欢和我做对。”

    嘴里这么说,他的手臂却已经伸过去将她拥紧。

    胸口挤上他的胸口,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用双手挡住自己,他的大手却已经伸过来,将她的手臂拉开,好让二人可以无间相拥。

    纪念手没地方放,又害怕碰到不该碰到,只好伸过来拥住他的腰身。

    手指触到他背上的一处旧疤痕,她轻轻地用指尖抚着,触到某处发粘,她心中一惊,忙着撑起身子看向他的后背。

    果然,背上的伤口下面有几处结的痂已经裂开,正向外溢出血来。

    她心疼地皱眉,“你不疼啊……怎么不知道注意点,我去帮你拿药棉……”

    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怀里,冷小邪不以为然地用手臂圈住她的身子。

    “轻伤不下火线,这点小伤算什么。小念念主动,老公就是死也不能辜负你呀!”

    “我什么时候主动了!”

    “就穿件小衬衫在我面前,又是露大|腿,又是露胸的,不是你主动还是我主动?”

    她气得瞪眼。

    “你怎么不说我强暴你呢?!”

    他坏笑。

    “所以啊……你要对我负责。”

    “无耻!”

    她翻了一个身,不理他。

    男人凑过来,在她耳侧呻吟。

    “小念念,我好疼。”

    “活该!”

    “我出血了。”

    “流死才好呢!”

    她嘴里发狠,人却已经揭被起身。

    身后,无赖某人撑臂看着她的样子。

    “都说美人出浴好看,我觉得美人出被窝更好看,老婆你走得了路吗,要不要我帮你……”

    回应他的是纪念砸过来的一个枕头。

    迅速跑到衣柜边,扯出一件他的t恤套到身上,纪念迅速下楼,很快就把药棉之类的东西取了回来。

    “趴着!”

    冷小邪乖乖地翻了一个身,纪念帮他拉开身上的被子,不小心揭多了,她忙着又伸手将被子向上扯了扯,只露出背。

    刚捏了药棉,要帮他处理裂开的伤口,冷小邪已经向她笑眯眯地开口。

    “要不,我先帮你处理伤口吧?”

    “闭嘴!”

    纪念招手将药棉落上他的伤口。

    “啊……恩……疼……念念,慢点慢点……”

    他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喘息着叫疼。

    纪念脸如红布,只恨不得用棉被闷死他算了,咬牙切齿地抓着药棉丢开,她抬手指住他的脸。

    “冷小邪,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翻脸。”

    冷小邪敛起笑意,点头。

    她这才拿过新药棉来,覆住他开裂的伤口。

    感觉着他肌肉抽搐,她忙着放松力道。

    “弄疼你了?”

    冷小邪笑眯眯地看着她,“那不是正合适,你疼我也疼,你流血我也流血,这才公平。”

    纪念瞪他一眼,将纱布用胶带固定好。

    “好了。”

    “那我帮你涂?”

    “不用!”

    她红着脸瞪他一眼,迅速收拾起地上的杂物,冷小邪就趴在床单上看着她。

    看着她捡起地上掉落的脏药棉,看着她将纱布卷好,看着她将杂物丢进垃圾桶,重新回到床侧,挑被在他身侧躺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