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放好碟片,冷小邪端着酒杯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下,纪念将空杯子放到茶几上,人就不露痕迹地向他凑了凑。

    手臂不经意地碰到他的手臂,隔着一层薄薄衬衣,她肌肤的冰冷,他手臂的却是温热。

    纪念心脏一跳,咬着牙没有动。

    冷小邪却已经向她转过身,将身子向她凑过来。

    小样儿,终于忍不住了?!

    纪念心中暗自高兴,又有点紧张,垂下眼帘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将她的表情收在眼中,冷小邪抿了抿唇,强压住将她扑在沙发上的想法,伸手拉过沙发上的毯子盖到她身上。

    “盖上点,别着凉!”

    他很想知道,小丫头片子还有什么手段。

    难得她主动,他很想看看,她还要如何诱|惑他。

    纪念快要气死了,她这腿是故意露得好不好!

    “啊……”

    夸张地尖叫一声,她装出害怕的样子,伸手抱住他的胳膊。

    冷小邪差点笑场,“这才是序幕,有什么好怕的?”

    “你懂什么?”纪念脸上发红,却并没有放开他的胳膊,“我……我是害怕那个音乐的氛围,你这种没想象力的人当然感觉不到害怕。”

    他扬扬唇角,没有反驳,感觉着抵着自己胳膊的她的柔软,唇却越发干涩,扬手,他又喝了一口酒。

    纪念注视着男人的侧脸,咬咬嘴唇。

    有没有搞错啊,她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怎么还无动于衷啊!

    她是女孩子呀,难道还要她主动开口说她要和他上……床?!

    视线落在冷小邪正对着她的耳朵,她只恨不得咬他两口。

    突然,生出灵感。

    书上不是说过吗,耳朵是男人的敏|感地。

    于是,她微微直起身子,将脸向他的耳侧凑了凑。

    “这个……是谁啊……”

    “男主角。”

    纪念又向他的耳朵凑了凑。

    “我是说……这是谁演的呀,看着好眼熟……”

    她的呼吸掠过耳侧,热热的,痒痒的。

    冷小邪分明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却依旧控制着自己,不转脸去看她。

    “好像是香港的一个演员吧。”

    纪念咬咬牙,拼了!

    “呀!”她伸手扶住他的耳朵,“你耳朵里好像进水了。”

    说着,她就伸出手指去,轻轻地帮他擦了擦没有半点水渍的耳朵,然后就凑过脸去,向他的耳朵里吹了一口热气。

    脑海中嗡得一声闷响,冷小邪分明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瞬间燃烧起来。

    抬手,他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液饮尽,手就伸过来抓住她扇风点火的小手。

    “别闹,快看电影吧!”

    电影……电影有她好看吗?

    纪念又气又委屈,一把甩开他的手。

    “我去睡觉!”

    刚刚起手,手腕已经被他捉住。

    下一瞬,她的人已经跌到他的怀里,纪念惊愕抬脸,正迎上他满是火焰的眼睛。

    “你真得想好了?”

    与她对视,他的声音沙哑的厉害。

    纪念的心咚咚地打起鼓来,“什……什么想好了?!”

    “把你给我。”

    她的脸腾得红了。

    ……

    ……

    周一了,各种票子走起来,月底了,月票投过来,浪费是可耻的。吼吼~<<!–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60章 醉没醉(5)    <!–章节内容开始–>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浴室内传来隐约的流水声,纪念坐在床头,捏着那只包着天蓝色包装纸的礼盒,紧张得要命。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如被刺到一样,猛地从沙发上站直身子。

    “纪念?”冷小邪只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站在床头的纪念,他疑惑地走过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纪念张了张嘴,“那个我……我……我刚才敲门……没人应,我……我就进来了……”

    嗅到她身上的酒味,冷小邪挑眸,“你喝酒了?”

    男人站在眼前,结实的胸口就裸露在她面前,头发还没有擦干,水珠顺着短发滴下来,落在颊侧,缓缓下滑,灯光下如珍珠在皮肤上滚动……

    纪念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我……我没想干别的,就是给你送礼物。这个……给你!”将礼盒塞到他手里,她忙着转身,“我……我……我先出去……”

    不等冷小邪反应,纪念已经逃出似地从他的房间逃出去,奔回自己住的主卧。

    靠在门上,她的心脏还在嘭嘭地急跳。

    心中已经做了决定,要在出国前将自己给他,可是真得面对冷小邪,纪念还是没有勇气。

    对面,冷小邪侧脸看看门的方向,坐到床上,伸手打过手中礼盒的包装纸,翻开盒盖,看着里面那条黑色腰带,他再次侧脸看向房门。

    只是送一条皮带,那丫头用得着喝酒壮胆吗?!

    难道……

    扬扬唇角,他将腰带放到床侧小桌,缓步行到她的门外,抬手敲了敲门。

    门被拉开,纪念目光躲闪地站在他面前。

    “谢谢,我很喜欢。”

    纪念扬起唇角,“你喜欢就好。”

    “时间还早,走吧,我们下楼聊会儿。”

    “啊……好。”纪念应了声,人却依旧缩在门内,“你先下去,我……我一会儿就下来。”

    “好,那我下楼等你!”

    冷小邪转身下楼,纪念关上房门,深吸口气,转身冲进浴室。

    不就是疼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迅速脱下身上的衣服,她打开开关站在花洒下,仔仔细细洗了一个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她抓起吹风机胡乱地吹吹头发,人就冲到衣柜边,拉出自己的箱子打开。

    打开一看,顿时傻了。

    这些完全是为了训练准备的衣服,除了t恤就是运动装,跟本就没有和“性|感”这两个字沾边的衣服吗!

    看着手中那套卡通宽松睡衣,纪念懊恼地将它重新丢回箱子。

    目光扫过眼前的衣橱,她灵机一动。

    当即冲到衣柜边,拉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件冷小邪的大衬衫来丢在床上。

    用浴巾将水擦干,她拿过准备好的干净内衣,套到身上又犹豫起来。

    电影里的女人不是都不穿内|衣的吗,可是……真得不穿吗?!

    看看手中的内|衣,纪念咬了咬衣,又丢回床上,伸手拿过小底裤迅速套到身上,最后拿过他的大衫衣披上身。

    他的衬衣她穿有点大,刚好盖到大|腿根部。

    系扣子的时候,纪念又纠结起来。

    第二颗扣子系不系,如果不系,太暴、露,如果系上,又太严实……<<!–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