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浴室内传来隐约的流水声,纪念坐在床头,捏着那只包着天蓝色包装纸的礼盒,紧张得要命。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如被刺到一样,猛地从沙发上站直身子。

    “纪念?”冷小邪只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站在床头的纪念,他疑惑地走过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纪念张了张嘴,“那个我……我……我刚才敲门……没人应,我……我就进来了……”

    嗅到她身上的酒味,冷小邪挑眸,“你喝酒了?”

    男人站在眼前,结实的胸口就裸露在她面前,头发还没有擦干,水珠顺着短发滴下来,落在颊侧,缓缓下滑,灯光下如珍珠在皮肤上滚动……

    纪念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我……我没想干别的,就是给你送礼物。这个……给你!”将礼盒塞到他手里,她忙着转身,“我……我……我先出去……”

    不等冷小邪反应,纪念已经逃出似地从他的房间逃出去,奔回自己住的主卧。

    靠在门上,她的心脏还在嘭嘭地急跳。

    心中已经做了决定,要在出国前将自己给他,可是真得面对冷小邪,纪念还是没有勇气。

    对面,冷小邪侧脸看看门的方向,坐到床上,伸手打过手中礼盒的包装纸,翻开盒盖,看着里面那条黑色腰带,他再次侧脸看向房门。

    只是送一条皮带,那丫头用得着喝酒壮胆吗?!

    难道……

    扬扬唇角,他将腰带放到床侧小桌,缓步行到她的门外,抬手敲了敲门。

    门被拉开,纪念目光躲闪地站在他面前。

    “谢谢,我很喜欢。”

    纪念扬起唇角,“你喜欢就好。”

    “时间还早,走吧,我们下楼聊会儿。”

    “啊……好。”纪念应了声,人却依旧缩在门内,“你先下去,我……我一会儿就下来。”

    “好,那我下楼等你!”

    冷小邪转身下楼,纪念关上房门,深吸口气,转身冲进浴室。

    不就是疼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迅速脱下身上的衣服,她打开开关站在花洒下,仔仔细细洗了一个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她抓起吹风机胡乱地吹吹头发,人就冲到衣柜边,拉出自己的箱子打开。

    打开一看,顿时傻了。

    这些完全是为了训练准备的衣服,除了t恤就是运动装,跟本就没有和“性|感”这两个字沾边的衣服吗!

    看着手中那套卡通宽松睡衣,纪念懊恼地将它重新丢回箱子。

    目光扫过眼前的衣橱,她灵机一动。

    当即冲到衣柜边,拉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件冷小邪的大衬衫来丢在床上。

    用浴巾将水擦干,她拿过准备好的干净内衣,套到身上又犹豫起来。

    电影里的女人不是都不穿内|衣的吗,可是……真得不穿吗?!

    看看手中的内|衣,纪念咬了咬衣,又丢回床上,伸手拿过小底裤迅速套到身上,最后拿过他的大衫衣披上身。

    他的衬衣她穿有点大,刚好盖到大|腿根部。

    系扣子的时候,纪念又纠结起来。

    第二颗扣子系不系,如果不系,太暴、露,如果系上,又太严实……<<!–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9章 醉没醉(4)    <!–章节内容开始–>“这是你的小费,今晚辛苦了。”

    传菜生一脸惊喜,“先生……谢谢,谢谢!”

    “不客气。”冷小邪拥住纪念,斜一眼后悔得快要吐血的那名服务生,“一会儿回去和你们孟经理说一声,让他给你结算工资,现在……你被解雇了!”

    “你!”那名服务生一脸错愕,“你……你谁啊你,凭什么解雇我?”

    冷小邪抬手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本人姓冷,冷小邪!”

    拥住纪念,他迈步就走。

    服务生和传菜生都愣在原地,片刻之后,传菜生才反应过来。

    “我……我知道了,他是……许总的儿子,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一听“许总的儿子”这几个字,那名服务生脸色一白,差点摔倒。

    纪念和冷小邪一起向外走,一对目光就疑惑地浇在他身上,“这……这是你的地方?”

    “不是啊,我妈开的。”冷小邪向她一笑,“不过……本人想要开除一个服务生,还是有资格的!”

    “这点小事……不至于吧?”

    “你不会以为我是公报私仇吧?”冷小邪轻扬唇角,“今天他会对我们这个态度,明天可能就会对别的客人这个态度,每一个服务生都是餐厅的形象工程,像他这种的工作态度,只会影响到客户对餐厅的评价。这样的人要不得,会一马勺坏了一锅汤的。而且对他个人而言,这也不是好事。今天我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至于他会不会吃一堑长一智,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纪念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也很有道理。

    “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冷小邪拉开车门,“要不要……出去玩一下?”

    纪念摇头,“我想……回家!”

    “好,那我们就……夫妻双双把家还!”

    “去你的!”纪念将他推开,自己坐进驾驶座,“坐那边去!”

    二人重新入座,纪念就启动车子,将车开往别墅的方向。

    两下距离并不太远,很快,二人就已经回到别墅内。

    冷小邪就拐进厨房,片刻已经端出一盘三明治和一杯酸奶来放到她面前。

    “知道你没吃饱,快趁热吃,我去冲个澡,换下衣服。”

    他转身上楼,纪念看着面前的三明治和酸奶,视线就移过来落上自己的左手。

    中指上,那枚简易的铁丝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想起他捧着她的小脸说话的样子,纪念猛地站起身来,走到楼梯边,迈了一阶台阶,又停下脚步。

    在客厅里来回地踱了几步,注意到客厅一角的小吧台,她眼中一亮,当即迈步走出去。

    随便拿了一瓶酒下来,倒了一杯,送到嘴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喝完。

    深吸口气,她鼓起勇气上楼,从房间拿过那个包装好的礼盒来到他的门外。

    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内没人回应,她轻手轻脚地将门推开,屋内没有人,浴室里隐约有流水声。

    知道他在洗澡,纪念捧着礼盒走过来在小沙发上坐下,两手紧张地握紧手中的盒子。

    他……他不会觉得她很轻浮吧?

    ……

    <<!–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