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如果我有戒指呢?”他笑问。

    纪念只当他是玩笑,“如果你能拿出戒指,我就当你是认真的。”

    “说话算数?”

    “算数!”

    “好!”

    冷小邪嚯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对面,纪念被他吓了一跳。

    他……不会真得准备了戒指吧?!

    冷小邪将手伸进口袋,片刻之后摸出一样东西,放到桌上。

    纪念侧眸一看,顿时放松下来——他取出来的是手机和钱包。

    “戒指呢?”她笑着问,“不会是丢了吧?”

    “着什么急啊,等着!”

    冷小邪转身走出凉亭,人就大步向前走去,抬脸看着他拐上通往洗手间的路,纪念只是笑着摇头。

    就知道他是开玩笑,怎么可能真得向他求婚。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他真得拿出戒指来,她还真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功夫,送餐员已经相继将菜送上桌上,纪念远远地看着冷小邪走回来,立刻就向他伸过左手。

    “那……快戴上,戴上咱们好吃饭!”

    伸过手掌,托住她伸过来的手指,冷小邪抬脸向她一笑,纪念料定他不可能拿出戒指,伸出筷子去夹菜,左手中指上突然一凉。

    她惊愕转脸,只见左手中指上赫然多了一个银银的亮亮的小圈。

    戒指?!

    她惊讶地缩回手掌,仔细看向手指。

    只见自己白皙的手指上,戴着一个由三根银色金属丝组成的金属圈,正中间的位置还细细地缠了数圈,做工极是精巧细致,一眼看去竟然像是真得戒指一样。

    冷小邪重新入座,人就在桌子对面笑眯眯地问。

    “那……戒指有了,什么时候嫁?”

    “切!”她撇嘴,“一根破铁丝就想把我骗走,哪有那么简单啊!”

    嘴里这么说,她的左手却已经缩回来,并没有真得把那枚戒指取下。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正式的求婚,但是于她来说,也已经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这枚戒指她要好好留着。

    “什么叫破铁丝啊,这可是本人亲自动手做的,全世界独一无二好不好?”冷小邪拿起自己的筷子,“我不管啊……总之,现在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出了国不许给我招蜂引蝶,如果有哪个男人追你,你就告诉他,本人有主,知不知道?!”

    她咽下嘴里的野菜,“是,将军大人!”

    “叫老公。”

    她撇嘴回他一个鬼脸。

    他就回她一个威胁的眼神,抬起自己的右手在半空中晃了晃。

    “一会儿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who怕who?”

    二人一边斗嘴一边吃饭,野菜豆腐也吃得很是香甜,不知不觉自己把肚子填饱,冷小邪唤来那名为二人点餐的服务员结帐。

    付过钱之后,他特意开口。

    “麻烦你把15号传菜生叫过来一下。”

    服务员寒着小脸替他结了帐,送回找来的零钱,带来15号传菜生,冷小邪就将准备好的几张百元大钞,连同那名服务生送过来的零钱一起,放到那名为他们上菜的传菜生手里。<<!–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6章 醉没醉(1)    <!–章节内容开始–>“没事,我昨晚让林丛帮我又上了一次药。”冷小邪抬手挡住纪念的胳膊,“想看晚上脱光给你看,走吧,先去吃饭……”

    不过就是一条鞭伤,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并不想纪念看过之后又难过自责。

    “别动!”

    纪念按住冷小邪的手,挑开他的t恤,他的皮肤恢复速度还是很快的,后背上的伤痕已经结了一层暗褐色的硬痂,就像是一条爬在他背上的丑虫子。

    那伤口已经不像前天晚上那样触目惊心,却依旧让人心疼。

    纪念抿抿嘴唇,“还疼吗?”

    “疼什么呀,早不疼了!”冷小邪拥住她的腰,连抱带拥在将她带向门口,“好媳妇儿,你老公现在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咱先去吃饭行不行?”

    二个人走出别墅,纪念主动坐到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启动车子,纪念这才想起礼物的事情。

    “哎呀,忘了!”

    “怎么了?”

    冷小邪疑惑地看过来。

    “没事。”纪念向他一笑,“去哪儿吃?”

    一会儿他们还要回来,到时候再送也一样。

    冷小邪侧着身子靠上后座,以免挤到伤口,“出小区向右,那边有一个农家院,菜很好吃。”

    按照他的指点,二个人很快就找到那处农家院。

    与城里的奢华饭店不同,这处农家院座落在山腰上,装修看似朴拙,实则用料讲究。

    二个人很快就被带到一处靠近河道的小亭子入座,这里视线很不错,吃吃饭,吹吹山风,丝毫没有城市中的燥热。

    耳畔虫鸣,头顶繁星,身侧还有溪水流淌,头顶上灯笼摇曳,恍若世外桃源。

    纪念看看四周,“环境真不错。”

    这功夫,冷小邪已经拿过菜单,“想吃什么鱼,这里的烤鱼可是一绝,你一定要尝尝。”

    纪念立刻否定了他的提议,“我不喜欢吃鱼,咱们不要鱼,来点别的。”

    “那……”冷小邪扫一眼菜单,“烤羊腿怎么样?”

    “我不吃羊肉,还有别的吗?”纪念再次否认。

    不爱吃鱼?

    不吃羊肉!

    拜托,之前她在队里,每次食堂一做鱼,她就双眼放光。

    还有,之前吃他的烤羊肉串,吃得满嘴是油的那个小丫头片子是谁啊?

    冷小邪疑惑抬脸。

    “我们这里的香草烤河虾也不错。”点餐员笑着建议。

    “虾?”纪念想了想,再次摇头,“不行不行……我过敏!”

    这回就连点餐员都有点无奈了,这个餐厅最知名的就是烧烤,烤鱼烤虾和羊腿之类的东西。

    这位不吃鱼,不吃羊肉,又虾过敏,这菜单上也没有几个菜能吃了。

    “难道,你们这里就没有别的了?”纪念伸手拿过冷小邪面前的菜单,翻了翻,用手在菜单上一指,“这个……冷拌野菜……还有这个……豆腐,这个是不是有点辣啊……能不能不放辣椒……”

    就这样,她利落地点了几个菜,一盘野菜,一盘时蔬,一盘豆腐,一盘花生。

    服务员的脸都有点发绿,这也难怪,纪念点的这些菜实在是太便宜,饭店里没有多少油水,他们这些做服务生的也没有提成。<<!–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