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没事,我昨晚让林丛帮我又上了一次药。”冷小邪抬手挡住纪念的胳膊,“想看晚上脱光给你看,走吧,先去吃饭……”

    不过就是一条鞭伤,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并不想纪念看过之后又难过自责。

    “别动!”

    纪念按住冷小邪的手,挑开他的t恤,他的皮肤恢复速度还是很快的,后背上的伤痕已经结了一层暗褐色的硬痂,就像是一条爬在他背上的丑虫子。

    那伤口已经不像前天晚上那样触目惊心,却依旧让人心疼。

    纪念抿抿嘴唇,“还疼吗?”

    “疼什么呀,早不疼了!”冷小邪拥住她的腰,连抱带拥在将她带向门口,“好媳妇儿,你老公现在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咱先去吃饭行不行?”

    二个人走出别墅,纪念主动坐到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启动车子,纪念这才想起礼物的事情。

    “哎呀,忘了!”

    “怎么了?”

    冷小邪疑惑地看过来。

    “没事。”纪念向他一笑,“去哪儿吃?”

    一会儿他们还要回来,到时候再送也一样。

    冷小邪侧着身子靠上后座,以免挤到伤口,“出小区向右,那边有一个农家院,菜很好吃。”

    按照他的指点,二个人很快就找到那处农家院。

    与城里的奢华饭店不同,这处农家院座落在山腰上,装修看似朴拙,实则用料讲究。

    二个人很快就被带到一处靠近河道的小亭子入座,这里视线很不错,吃吃饭,吹吹山风,丝毫没有城市中的燥热。

    耳畔虫鸣,头顶繁星,身侧还有溪水流淌,头顶上灯笼摇曳,恍若世外桃源。

    纪念看看四周,“环境真不错。”

    这功夫,冷小邪已经拿过菜单,“想吃什么鱼,这里的烤鱼可是一绝,你一定要尝尝。”

    纪念立刻否定了他的提议,“我不喜欢吃鱼,咱们不要鱼,来点别的。”

    “那……”冷小邪扫一眼菜单,“烤羊腿怎么样?”

    “我不吃羊肉,还有别的吗?”纪念再次否认。

    不爱吃鱼?

    不吃羊肉!

    拜托,之前她在队里,每次食堂一做鱼,她就双眼放光。

    还有,之前吃他的烤羊肉串,吃得满嘴是油的那个小丫头片子是谁啊?

    冷小邪疑惑抬脸。

    “我们这里的香草烤河虾也不错。”点餐员笑着建议。

    “虾?”纪念想了想,再次摇头,“不行不行……我过敏!”

    这回就连点餐员都有点无奈了,这个餐厅最知名的就是烧烤,烤鱼烤虾和羊腿之类的东西。

    这位不吃鱼,不吃羊肉,又虾过敏,这菜单上也没有几个菜能吃了。

    “难道,你们这里就没有别的了?”纪念伸手拿过冷小邪面前的菜单,翻了翻,用手在菜单上一指,“这个……冷拌野菜……还有这个……豆腐,这个是不是有点辣啊……能不能不放辣椒……”

    就这样,她利落地点了几个菜,一盘野菜,一盘时蔬,一盘豆腐,一盘花生。

    服务员的脸都有点发绿,这也难怪,纪念点的这些菜实在是太便宜,饭店里没有多少油水,他们这些做服务生的也没有提成。<<!–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5章 我现在买去(3)    <!–章节内容开始–>“我才不信!”纪念撇撇嘴。

    “不信……你说一样。”

    纪念想了想,“刀……有吗?”

    冷小邪莫测一笑,伸手从上面的一个小袋子里拿出一把黑色折刀。

    “看到没,碳纤维的,连飞机安检都可以过,服不服!”

    “不会吧?”纪念拿过那把小折刀,“这个能过安检?”

    “对啊,因为不是金属,这个可是高精尖武器,一般人可弄不到,也就是你老公我!”

    纪念撇撇小嘴,“我再说一样,肯定没有。”

    冷小邪却是自信满满,“说。”

    纪念想了想,最后吐出一个字。

    “钱!”

    就算他准备得再充分,也不可能在这里面装有现金吧。

    冷小邪拿过她的手指,放到夹层的一个拉链上,纪念狐疑地侧脸看看他,他就向她轻扬下巴。

    她转过目光,拉开那个夹层的拉链,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目瞪口呆。

    夹层内,有数个小袋子,里面放着数种不同币种的现金。

    人民币、美元、欧元……还有两种……她甚至没认出来。

    “那边治安不太好,我没有给你准备太多现金,平常你也带太多现金在身上。”冷小邪从一个小袋里面摸出一张卡,“这张卡是一张信用卡副卡,你可以直接在那边刷卡使用,到时候我会还款,密码是你生日。”

    纪念转过小脸看向他,“你……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呀?”

    这么晚的时候,他竟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要知道,她今天早上才知道自己通过考核。

    伸手捏捏她的小脸,冷小邪笑着开口。

    “因为本人神机妙算,知道你肯定能通过考核,所以就提前准备喽。感动吧?!”他向她眨眨眼睛,“要不要,亲我一下?”

    纪念瞪他一眼,转过脸。

    他也不生气,只是伸过手臂来,帮她把箱包里的拉链一层层拉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就是你的同事,也要多长个心眼……别傻了吧叽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注视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侧脸,纪念抿了抿唇,悄悄凑向他的脸。

    原本亲一下就闪,哪想,刚碰到他的脸,脑后已经被他的大手扣住,按在自己脸上。

    “我是你男人,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伸手将最外层的拉链拉好,冷小邪这才松开她,侧脸向她一笑,“我家小念念一吻值千金,赚到了,晚上想吃什么?”

    纪念红着小脸,“随便……什么都行。”

    “那……”他坏笑,“冷将军全肉宴,行吗?”

    “无耻!”

    纪念抬手将他推开。

    冷小邪倒在地上,立刻就夸张地呻|吟出声。

    “啊……我的背!”

    “装蒜。”

    纪念瞪他一眼,自顾自地从地板上站起身来,并不上他的当。

    “行啊,学聪明了。”

    冷小邪撑臂从地上爬起来,牵拉到伤口,微微皱眉,轻轻地吸了口凉气。

    见状,她忙着扶住他的胳膊。

    “真得摔疼了?”

    “没事。”冷小邪向她扬扬下巴,“走吧,我们去吃饭。”

    “我看看。”

    纪念伸过手来,想要揭开他的t恤,看向他的背。

    ……<<!–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