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才不信!”纪念撇撇嘴。

    “不信……你说一样。”

    纪念想了想,“刀……有吗?”

    冷小邪莫测一笑,伸手从上面的一个小袋子里拿出一把黑色折刀。

    “看到没,碳纤维的,连飞机安检都可以过,服不服!”

    “不会吧?”纪念拿过那把小折刀,“这个能过安检?”

    “对啊,因为不是金属,这个可是高精尖武器,一般人可弄不到,也就是你老公我!”

    纪念撇撇小嘴,“我再说一样,肯定没有。”

    冷小邪却是自信满满,“说。”

    纪念想了想,最后吐出一个字。

    “钱!”

    就算他准备得再充分,也不可能在这里面装有现金吧。

    冷小邪拿过她的手指,放到夹层的一个拉链上,纪念狐疑地侧脸看看他,他就向她轻扬下巴。

    她转过目光,拉开那个夹层的拉链,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目瞪口呆。

    夹层内,有数个小袋子,里面放着数种不同币种的现金。

    人民币、美元、欧元……还有两种……她甚至没认出来。

    “那边治安不太好,我没有给你准备太多现金,平常你也带太多现金在身上。”冷小邪从一个小袋里面摸出一张卡,“这张卡是一张信用卡副卡,你可以直接在那边刷卡使用,到时候我会还款,密码是你生日。”

    纪念转过小脸看向他,“你……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呀?”

    这么晚的时候,他竟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要知道,她今天早上才知道自己通过考核。

    伸手捏捏她的小脸,冷小邪笑着开口。

    “因为本人神机妙算,知道你肯定能通过考核,所以就提前准备喽。感动吧?!”他向她眨眨眼睛,“要不要,亲我一下?”

    纪念瞪他一眼,转过脸。

    他也不生气,只是伸过手臂来,帮她把箱包里的拉链一层层拉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就是你的同事,也要多长个心眼……别傻了吧叽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注视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侧脸,纪念抿了抿唇,悄悄凑向他的脸。

    原本亲一下就闪,哪想,刚碰到他的脸,脑后已经被他的大手扣住,按在自己脸上。

    “我是你男人,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伸手将最外层的拉链拉好,冷小邪这才松开她,侧脸向她一笑,“我家小念念一吻值千金,赚到了,晚上想吃什么?”

    纪念红着小脸,“随便……什么都行。”

    “那……”他坏笑,“冷将军全肉宴,行吗?”

    “无耻!”

    纪念抬手将他推开。

    冷小邪倒在地上,立刻就夸张地呻|吟出声。

    “啊……我的背!”

    “装蒜。”

    纪念瞪他一眼,自顾自地从地板上站起身来,并不上他的当。

    “行啊,学聪明了。”

    冷小邪撑臂从地上爬起来,牵拉到伤口,微微皱眉,轻轻地吸了口凉气。

    见状,她忙着扶住他的胳膊。

    “真得摔疼了?”

    “没事。”冷小邪向她扬扬下巴,“走吧,我们去吃饭。”

    “我看看。”

    纪念伸过手来,想要揭开他的t恤,看向他的背。

    ……<<!–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3章 我现在买去(1)    <!–章节内容开始–>付完款,纪念提着沉甸甸的小手袋,一脸笑意地走出商场。

    在外面简单地吃了一点午餐,重新乘地铁返回地铁站,开上车回到冷小邪的别墅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将冷小邪的被子收到房间,她就取出自己的手提箱,开始整理需要的证件和行李。

    机票不需要她准备,她只需要准备好自己的护照和身份证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现金和一些必要的衣物。

    她的衣服还在纪家,现在的行李就是之前到队里参加训练时带的行李,除了制服就是t恤仔裤,想了想,她将冷小邪给她买的那套裙子也装进箱子。

    “衣服、证件、内|衣……”

    注意到行李箱夹层里的小相册,纪念伸手将相册取出来,在手中翻开。

    相册第一页,是她与妈妈最后的一张合影。

    妈妈套着干练的警服,留着干练的齐肩短发,在阳光下笑得灿烂而美丽,她圈着妈妈的颈,正在嘟着嘴吻妈妈的脸。

    随意地坐到地板上,纪念伸出手指,轻抚着相册中妈妈的脸,轻扬唇角。

    “妈,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您放心吧,我一定给您争气,像您一样,做一个称职的女刑警……还有一件事,一直没告诉您,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他这个人吧,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其实人品很好,人也很优秀,对我也很好……如果您见到他,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楼下,传来门铃声。

    纪念听到声音,顿时心中一喜。

    “妈,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将手中的相册放到一边,纪念迅速下楼,走到门边拉开房门。

    门外,冷小邪懒洋洋地抱着胳膊靠在门边的装饰柱上,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已经一天一夜没看到他,现在看到活人,纪念心中眼中都是喜色。

    “你回来了?!”

    冷小邪微微挑眉,“不扑过来,抱一下吗?”

    “我才不要!”

    她撇着小嘴拉开门,冷小邪就拖着身后的一个行李箱走进来。

    “干吗?”纪念好奇地看看他身后的箱子,“你也要出差?”

    “给你的!”冷小邪反手关上房门。

    给她的?

    纪念疑惑地看看他身边的箱子,“里面是什么?”

    “看看就知道。”

    冷小邪将箱子向她送了送,纪念走上前来想接,手还没有扶住箱子扶手,人已经被他拉过去。

    “纪念。”

    头顶上,他在叫她的名字。

    她本能抬脸,视线之中,男人的脸已经迅速放大,然后唇就被他俘虏。

    纪念身子微颤,然后手就扶上他的肩膀,将头向右侧了侧,配合地微惦脚尖。

    将她的唇舌里里外外地吻了一遍,冷小邪这才微喘着放开她。

    “想我没?”

    “恩。”

    她喘息着轻应。

    “算你乖。”他笑着吻吻她的额头,大手就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来,看看老公都给你准备了什么。”

    拥着她走向客厅,冷小邪伸手过箱子打过来,在地板上打开。

    大箱子里,装着各种盒子和瓶瓶罐罐。<<!–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