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付完款,纪念提着沉甸甸的小手袋,一脸笑意地走出商场。

    在外面简单地吃了一点午餐,重新乘地铁返回地铁站,开上车回到冷小邪的别墅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将冷小邪的被子收到房间,她就取出自己的手提箱,开始整理需要的证件和行李。

    机票不需要她准备,她只需要准备好自己的护照和身份证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现金和一些必要的衣物。

    她的衣服还在纪家,现在的行李就是之前到队里参加训练时带的行李,除了制服就是t恤仔裤,想了想,她将冷小邪给她买的那套裙子也装进箱子。

    “衣服、证件、内|衣……”

    注意到行李箱夹层里的小相册,纪念伸手将相册取出来,在手中翻开。

    相册第一页,是她与妈妈最后的一张合影。

    妈妈套着干练的警服,留着干练的齐肩短发,在阳光下笑得灿烂而美丽,她圈着妈妈的颈,正在嘟着嘴吻妈妈的脸。

    随意地坐到地板上,纪念伸出手指,轻抚着相册中妈妈的脸,轻扬唇角。

    “妈,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您放心吧,我一定给您争气,像您一样,做一个称职的女刑警……还有一件事,一直没告诉您,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他这个人吧,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其实人品很好,人也很优秀,对我也很好……如果您见到他,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楼下,传来门铃声。

    纪念听到声音,顿时心中一喜。

    “妈,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将手中的相册放到一边,纪念迅速下楼,走到门边拉开房门。

    门外,冷小邪懒洋洋地抱着胳膊靠在门边的装饰柱上,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已经一天一夜没看到他,现在看到活人,纪念心中眼中都是喜色。

    “你回来了?!”

    冷小邪微微挑眉,“不扑过来,抱一下吗?”

    “我才不要!”

    她撇着小嘴拉开门,冷小邪就拖着身后的一个行李箱走进来。

    “干吗?”纪念好奇地看看他身后的箱子,“你也要出差?”

    “给你的!”冷小邪反手关上房门。

    给她的?

    纪念疑惑地看看他身边的箱子,“里面是什么?”

    “看看就知道。”

    冷小邪将箱子向她送了送,纪念走上前来想接,手还没有扶住箱子扶手,人已经被他拉过去。

    “纪念。”

    头顶上,他在叫她的名字。

    她本能抬脸,视线之中,男人的脸已经迅速放大,然后唇就被他俘虏。

    纪念身子微颤,然后手就扶上他的肩膀,将头向右侧了侧,配合地微惦脚尖。

    将她的唇舌里里外外地吻了一遍,冷小邪这才微喘着放开她。

    “想我没?”

    “恩。”

    她喘息着轻应。

    “算你乖。”他笑着吻吻她的额头,大手就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来,看看老公都给你准备了什么。”

    拥着她走向客厅,冷小邪伸手过箱子打过来,在地板上打开。

    大箱子里,装着各种盒子和瓶瓶罐罐。<<!–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1章 连蜘蛛侠都不怕(2)    <!–章节内容开始–>伸出手指抚了抚脖颈,她微微抬起下巴。

    没有觉得自己身材有多好,只是觉得还不错。

    视线触到胸前垂着的那只银色蜘蛛,她伸过手指,将那只小小的蜘蛛吊坠捏在指间。

    片刻,她轻扬唇角,拉开浴巾裹到身上,迅速走出浴室。

    利落地穿戴整齐,纪念背着包离开别墅小区,开着冷小邪的车到最近的地铁站,将车停进停车场,她就走进去乘地铁。

    上一次,之所以开他的车是因为想要回家去气气赵丽华和纪千遥。

    这次是去拿通知,她可不想开着一辆几百万的跑车过去招摇。

    刚刚下了地铁,走出地铁站,纪念的手机就响起来。

    上面依旧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疑惑地将电话接通。

    “小念啊,我是许夏。”

    “许阿姨,您好,有什么事情吗?”

    纪念立刻收紧手机,紧张应对。

    “明天晚上,有事吗?”

    “我……没什么事。”

    “那就行了,明天晚上过来吃饭,你冷叔叔的一个战友从南方回来,送了一堆螃蟹过来,你们两个过来帮着我们消灭消灭……哎,来了……行了,不和你说了,我们出去露营了……记得明天晚上,早点过来,别忘了……好啦,拜拜。”

    “拜拜。”

    挂完电话,纪念甩甩握手机的手,掌心里都已经有了汗意。

    将刚才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纪念轻吁口气,加快脚步走进公安部。

    纪念很顺利地拿到自己的通知,因为她来得比较早,并没有看到其他来领通知的学员,想起上飞机的时候就能遇到,她也没有多停留,将通知收好,直接来到最近的一家商场。

    马上就要离开,纪念也想送冷小邪一个礼物。

    可是,转了一圈,她也没有发现什么满意的东西。

    冷小邪大部分时间都在队里,衬衣领衣这些东西,他基本上很少穿。

    手表,好的太贵重,次得拿不出手。

    ……

    正在发愁买什么,好闺蜜苏苏的电话已经打进来。

    “本宫今天下午莅临京城,今晚翻你的牌子,记得洗干净过来找我。”

    “今天晚上啊……”纪念抿抿嘴唇,“今天晚上不行,我有事儿。”

    “什么事比给朕侍寝还重要啊?”

    “我是真得有事,我已经通过维和警察的考核,后天就要走,我……我得准备准备。”

    “不是吧,这么快啊?”苏苏语气惊讶,“去哪儿啊?”

    “南非。”

    “怎么去那个破地方啊,你就算不去迪拜泡个土豪,也得上美利坚勾个富二代啊!”

    “废什么话,人家迪拜美利坚用得着别的国家的警察吗?”

    “纪念。”苏苏的语气深沉起来,“南非可是热带国家,那边昆虫什么的……特别多,你行吗?”

    纪念和苏苏是初中同学,又一起上了高中,六年同窗,闺蜜情深,直到上大学才分开。

    纪念怕蜘蛛的毛病,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放心好了,本人现在连蜘蛛侠都不怕。”

    这是苏苏第一回从她嘴里头说出蜘蛛二字,“不是吧……怎么克服的呀?”<!–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