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伸出手指抚了抚脖颈,她微微抬起下巴。

    没有觉得自己身材有多好,只是觉得还不错。

    视线触到胸前垂着的那只银色蜘蛛,她伸过手指,将那只小小的蜘蛛吊坠捏在指间。

    片刻,她轻扬唇角,拉开浴巾裹到身上,迅速走出浴室。

    利落地穿戴整齐,纪念背着包离开别墅小区,开着冷小邪的车到最近的地铁站,将车停进停车场,她就走进去乘地铁。

    上一次,之所以开他的车是因为想要回家去气气赵丽华和纪千遥。

    这次是去拿通知,她可不想开着一辆几百万的跑车过去招摇。

    刚刚下了地铁,走出地铁站,纪念的手机就响起来。

    上面依旧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疑惑地将电话接通。

    “小念啊,我是许夏。”

    “许阿姨,您好,有什么事情吗?”

    纪念立刻收紧手机,紧张应对。

    “明天晚上,有事吗?”

    “我……没什么事。”

    “那就行了,明天晚上过来吃饭,你冷叔叔的一个战友从南方回来,送了一堆螃蟹过来,你们两个过来帮着我们消灭消灭……哎,来了……行了,不和你说了,我们出去露营了……记得明天晚上,早点过来,别忘了……好啦,拜拜。”

    “拜拜。”

    挂完电话,纪念甩甩握手机的手,掌心里都已经有了汗意。

    将刚才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纪念轻吁口气,加快脚步走进公安部。

    纪念很顺利地拿到自己的通知,因为她来得比较早,并没有看到其他来领通知的学员,想起上飞机的时候就能遇到,她也没有多停留,将通知收好,直接来到最近的一家商场。

    马上就要离开,纪念也想送冷小邪一个礼物。

    可是,转了一圈,她也没有发现什么满意的东西。

    冷小邪大部分时间都在队里,衬衣领衣这些东西,他基本上很少穿。

    手表,好的太贵重,次得拿不出手。

    ……

    正在发愁买什么,好闺蜜苏苏的电话已经打进来。

    “本宫今天下午莅临京城,今晚翻你的牌子,记得洗干净过来找我。”

    “今天晚上啊……”纪念抿抿嘴唇,“今天晚上不行,我有事儿。”

    “什么事比给朕侍寝还重要啊?”

    “我是真得有事,我已经通过维和警察的考核,后天就要走,我……我得准备准备。”

    “不是吧,这么快啊?”苏苏语气惊讶,“去哪儿啊?”

    “南非。”

    “怎么去那个破地方啊,你就算不去迪拜泡个土豪,也得上美利坚勾个富二代啊!”

    “废什么话,人家迪拜美利坚用得着别的国家的警察吗?”

    “纪念。”苏苏的语气深沉起来,“南非可是热带国家,那边昆虫什么的……特别多,你行吗?”

    纪念和苏苏是初中同学,又一起上了高中,六年同窗,闺蜜情深,直到上大学才分开。

    纪念怕蜘蛛的毛病,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放心好了,本人现在连蜘蛛侠都不怕。”

    这是苏苏第一回从她嘴里头说出蜘蛛二字,“不是吧……怎么克服的呀?”<!–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2章 连蜘蛛侠都不怕(3)    <!–章节内容开始–>“这个吗……说来话长。”纪念看看四周,“苏苏,问你点正事,我……我准备送人一个礼物,你说送什么好啊?”

    “哎哟喂,我说可以啊,姐们这才几天不见你,连男人都有了,老实交待……从哪勾搭的?”

    “胡说什么呢你,什么叫勾搭,本人这是正经谈恋爱好不好。”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对方是干什么的,今年多大,三围、身高、体重……家里有车没有,有房没有,兄弟姐妹几个……还有,最最最重要的……床|上表现怎么样?”

    “死苏,你给我闭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我告诉你,纪念,这钱呢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爱情可是需要经济基础的,而且……我告诉你,男人在床|上能力可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新接的这个案子……夫妻二人结婚二十年,当老婆的连什么叫高|潮都不知道,你说这不是白活了吗……”

    纪念忙着抬手捂住手机听筒,做贼一样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这才开口。

    “拜托,我只是谈恋爱还没到结婚呢,咱们别扯那么远行不行?”

    “这事一句两句说不清,见面再细聊,让那个男人请我吃饭,姐们给你把把关……刚才说到送礼物是吧?我告诉你,送皮带。”

    “为什么?”纪念追问。

    苏苏在那头坏笑,“你想啊,送皮带的时候,你可以帮他试啊,试的时候顺便看看尺寸吗,要是那种又小又短的……直接甩掉走人!”

    论人生之彪悍,唯慕容苏是也!

    纪念无语,“你再这么没正经,我挂了啊!”

    “好好好,正经一点。”苏苏收住笑意,“我觉得送皮带挺好的,多浪漫啊,就好像是你天天在他身边,抱着他一样。而且……话说回来,你这一走就是一年,万一他要是耐不住寂寞,想背着你出去偷吃,想要宽衣解带的时候就得想想,他还有个女人,如果是品质没那么坏的呢,就会悬崖勒马……因此,一定要买一条难解的,就算他真得想偷吃,脱裤子也要费费劲……”

    眼看着话题又向着邪恶的方向发展,纪念忙着开口。

    “皇上您人贵事忙,小的这点小事就不劳您操心了,我还是自己想吧。”

    “念念,我真得觉得腰带挺好的……”

    纪念抬手挂断手机,直接把苏苏的声音隔在电话那头,她转身继续挑礼物。

    手机一震,苏苏的短信又发过来。

    “皮带暗指栓住,想要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栓住他的裤子,别怪朕没有提醒你。”

    纪念撇着小嘴收起手机,不知不觉,却走到一家专营男士皮带和钱包的店前。

    看着橱窗里那些漂亮的皮带,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小姐,是送男朋友吗?”一位导购立刻就走过来,向她介绍,“这几条都是新款的……”

    纪念的目光落在一条黑色的腰带上,伸过手去,轻轻地摸了摸质地。

    腰带的质地柔软又不失韧性,卡扣是黑色磨砂,不反光,造型简洁,很适合冷小邪的职业特点。

    “帮我包起来吧!”<!–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