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这个吗……说来话长。”纪念看看四周,“苏苏,问你点正事,我……我准备送人一个礼物,你说送什么好啊?”

    “哎哟喂,我说可以啊,姐们这才几天不见你,连男人都有了,老实交待……从哪勾搭的?”

    “胡说什么呢你,什么叫勾搭,本人这是正经谈恋爱好不好。”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对方是干什么的,今年多大,三围、身高、体重……家里有车没有,有房没有,兄弟姐妹几个……还有,最最最重要的……床|上表现怎么样?”

    “死苏,你给我闭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我告诉你,纪念,这钱呢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爱情可是需要经济基础的,而且……我告诉你,男人在床|上能力可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新接的这个案子……夫妻二人结婚二十年,当老婆的连什么叫高|潮都不知道,你说这不是白活了吗……”

    纪念忙着抬手捂住手机听筒,做贼一样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这才开口。

    “拜托,我只是谈恋爱还没到结婚呢,咱们别扯那么远行不行?”

    “这事一句两句说不清,见面再细聊,让那个男人请我吃饭,姐们给你把把关……刚才说到送礼物是吧?我告诉你,送皮带。”

    “为什么?”纪念追问。

    苏苏在那头坏笑,“你想啊,送皮带的时候,你可以帮他试啊,试的时候顺便看看尺寸吗,要是那种又小又短的……直接甩掉走人!”

    论人生之彪悍,唯慕容苏是也!

    纪念无语,“你再这么没正经,我挂了啊!”

    “好好好,正经一点。”苏苏收住笑意,“我觉得送皮带挺好的,多浪漫啊,就好像是你天天在他身边,抱着他一样。而且……话说回来,你这一走就是一年,万一他要是耐不住寂寞,想背着你出去偷吃,想要宽衣解带的时候就得想想,他还有个女人,如果是品质没那么坏的呢,就会悬崖勒马……因此,一定要买一条难解的,就算他真得想偷吃,脱裤子也要费费劲……”

    眼看着话题又向着邪恶的方向发展,纪念忙着开口。

    “皇上您人贵事忙,小的这点小事就不劳您操心了,我还是自己想吧。”

    “念念,我真得觉得腰带挺好的……”

    纪念抬手挂断手机,直接把苏苏的声音隔在电话那头,她转身继续挑礼物。

    手机一震,苏苏的短信又发过来。

    “皮带暗指栓住,想要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栓住他的裤子,别怪朕没有提醒你。”

    纪念撇着小嘴收起手机,不知不觉,却走到一家专营男士皮带和钱包的店前。

    看着橱窗里那些漂亮的皮带,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小姐,是送男朋友吗?”一位导购立刻就走过来,向她介绍,“这几条都是新款的……”

    纪念的目光落在一条黑色的腰带上,伸过手去,轻轻地摸了摸质地。

    腰带的质地柔软又不失韧性,卡扣是黑色磨砂,不反光,造型简洁,很适合冷小邪的职业特点。

    “帮我包起来吧!”<!–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50章 连蜘蛛侠都不怕(1)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被冷小邪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你笑什么呀,我说错了吗?”

    “没有,您绝对没说错。”冷小邪收住笑意,“这么说,你同意结婚喽?”

    “我……”纪念愣住,“我什么时候同意啦?”

    她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

    那家伙不会真得写了结婚申请吧,他真得要和她结婚?

    不,不可能……吧?!

    不过,那家伙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主,从和她确定恋爱关系到带她见家长,也就用了两天时间,谁敢保证他不是认真的?

    难道他真得要结婚?

    纪念抬手抓抓头发,这可怎么办啊。

    如果她拒绝他肯定不高兴,如果她不拒绝难道真得要结婚……这也太快了吧?!

    纪念这边还没有理清思绪,冷小邪的第二个问题已经甩过来。

    “那你是不同意?”

    “我不是……”

    “那就是同意喽!”

    “不是……”

    “那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啊!”纪念被他问急了,嚯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这不是买水果,你总让我认真地考虑一下吧,再说了,你真得打算和我结婚,准备好和我过一辈子了吗……”

    不等她说完,电话那头冷小邪已经开口。

    “是啊。”

    她一下子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关系,你不用现在回答。”电话那边,冷小邪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结婚申请我虽然已经交上去,一时半会儿估计也下不来,这一年的时间,你慢慢考虑,等你回来的时候再告诉我。”

    “你……”纪念抓紧手机,“你真得交了结婚申请?”

    “当然了,有备无患吗。”

    男人的声音里满是理所当然。

    纪念握着手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底深处,却有一种喜悦的情绪升上来,填满心胸。

    虽然事发突然,不过一想到他是真得认认真真地和她相处,她就好像吃了蜜糖一样满心甜蜜,唇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别在那儿偷着乐了,不是还要去拿通知的吗?出门的时候开车小心点,我要休息一会儿,下午把工作安排一下,晚上请你吃饭。”

    “好。”纪念本能地应了,片刻又反驳,“谁偷着乐了,我才没有。”

    “对,您是正大光明的高兴。那我先睡一会儿,晚上可有充满的精神和体力陪你。”

    纪念脸一红,“你……无耻你,谁要你陪啊!”

    冷小邪在那头坏笑,“我又没说陪你上|床,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再见!”

    纪念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没正经的!”

    将手机丢在枕侧,纪念转身走进洗手间,迅速地冲了一个澡,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擦拭着身体,擦到一半,她迈步走到镜前,抬起手掌抹掉上面的水气。

    镜子里,映出一个身影,肌肤白皙中微微泛着粉红,身形修长而纤细,该有肉的地方绝对一点不含糊。

    不管是上学的时候,还是在队里……都曾经有不少人说她身材好。

    纪念自己倒没觉得怎么样,说实话,对自己的身体她实在关注得不多,这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看自己。<!–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