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皇甫耀阳皱眉。

    “小野?!”

    “明早见,国王先生。”

    冷小野挑扬眉毛,转身走向门口。

    刚迈一步,胳膊已经被他拉住,接着人就被他拉到怀里。

    她挣了挣,没有挣开,仰着小脸瞪着他。

    “皇甫耀阳,你欺负人。”

    “我只是抱抱自己爱的女人,而且她还是我老婆,这不算欺负。”

    “宠儿,你听到没有,你爹地好无耻。”

    皇甫耀阳伸舌舔舔自己整齐的白牙,“我明明有32颗牙齿。”

    一向严肃的人讲起冷笑话的时候,总是最好笑的,冷小野没绷住,直接笑场。

    伸手环住他的颈,她笑嘻嘻地向他眨眨眼睛。

    “老公啊,你工作完没有,要不……我们去睡觉吧?”

    她说着就要往他颈间凑,皇甫耀阳忙着将身子后倾。

    “不许老玩那一招。”

    她现在怀着孕,他要节制。

    冷小野在他胸口轻笑出声。

    “那好……换一招!”

    她抬起手掌,就要去揉眼睛,不等她碰到自己的眼睛,皇甫耀阳已经将她的小手捉住。

    “不许揉眼睛,对眼睛不好。”

    这丫头知道他对她心软,经常会故意将自己的眼睛揉红,眼泪巴巴地向他一看,就足以让他投降。

    “哈……”冷小野轻笑出声,“我只是眼睛有点痒。”

    “哪只眼睛?”他立刻就紧张起来,忙着松开她,小心地看向她的眼睛,“血丝怎么这么多,该死,我去找医生过来……”

    “老公!”冷小野伸手拉住他,“我只是有点困了而已,你就告诉我吗,告诉我我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去睡觉了。”

    皱眉注视她片刻,皇甫耀阳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好吧……风扬已经决定放过菲比。”

    “真的?”冷小野一脸地惊讶,“他……他真得答应你了?果然这国王出马就是不一样……”

    皇甫耀阳并没有居功,“不是我的原因,在我打电话过去之前,他已经做了决定。”

    “这样啊……”冷小野眨眨眼睛,“还真得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看来……我还远远不够了解他。”

    “没有那个必要。”皇甫耀阳道。

    空气中,瞬间有了些酸味。

    冷小野吸吸鼻子,白他一眼。

    “小宠儿,你听到没有……某个醋缸中的战斗机,又开始吃醋喽。”

    皇甫耀阳并不介意她的小小讽刺,只是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

    “我先送你回房间,一会儿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一下,然后……我们一起去北京接孩子。”

    “可是……你的身份。”

    “没关系,我刚好有一个亚太峰会要参加。”

    “真的?”冷小野立刻就兴奋起来,抬头在他颊上亲了一下,“太好了,那我们就可以和爸妈他们一起给两个孩子过生日了。”

    “恩。”

    宠溺地注视着她,皇甫耀阳正色点头。

    现在他是国王,不再像是当王储的时候,可以随便出入,可以有这样的机会,陪她一起回娘家,他也很是珍惜。

    “走吧,我先送你上楼休息。”<!–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45章 要幸福哟(2)    <!–章节内容开始–>他扬唇。

    “一定!”

    冷小野收手退开。

    “我送你?”

    “不用了。”

    菲比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出门去,冷小野跟出门来,他就背对着她抬抬右手,在半空中挥了挥。

    “记得,来看我的秀。”

    冷小野在他身后喊。

    菲比转脸向她一笑,“如果有时间,我一定来。”

    她向他眨眨眼睛,“不见不散。”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但愿……有机会吧!

    捧着她给他的小礼盒,菲比迅速下楼,大步走出王宫,一路向前。

    然后,右转,再左转……最后拐进一条小巷子。

    一个身影追进来,巷子里空无一人。

    灯光映出那人的脸,不是别人,正是夜风扬。

    “夜警官!”

    身后,传来声音。

    夜风扬转过脸,只见菲比正站在他身后,向他微笑。

    夜风扬转过身,他就笑着走过来,将冷小野送给他的那个盒子放进西装口袋,然后向他伸过两只手掌。

    夜风扬挑眉。

    “什么意思?”

    菲比耸耸肩膀,“你不是要抓我吗?”

    抬眸,夜风扬的墨眸扫过他的脸,注意到他银发上沾着的奶油,他微扬唇角。

    “菲比先生是一位合格的纳税人,从来没有偷税漏税,又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抓你?”

    他叫他……菲比先生?!

    菲比摊摊两手。

    “我有点不明白。”

    “我来,只是想要向你道个歉。”夜风扬轻耸肩膀,“我刚刚又重新进行了项目对比,你与司空月冥的相似度并没有那么高,是我弄错了。如果因此对菲比先生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请原谅。”

    菲比轻笑。

    “这么说……我可以走了?”

    “当然。”夜风扬淡笑,“我可没有权力限制你的人身自由。”

    “那么……再见。”

    菲比转身,走向巷子外。

    “等等。”

    夜风扬在他背后开口。

    菲比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是不是……还需要我回去协助调查?”

    “不!”夜风扬轻吸口气,“我只是想说……生日快乐!”

    菲比抿了抿粉唇,然后……笑出声来。

    他身为菲比时用的假身份,生日可不是今天。

    这家伙现在祝他生日快乐,这不是摆明知道,他是司空月冥吗?

    重新走回来,菲比笑着向他伸过右手。

    “谢谢你,夜警司!”

    夜风扬伸过手掌来,与他轻轻握了握。

    “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叫我的名字。”

    “好!”菲比收回手掌,“下次去纽约,我请你喝酒。”

    然后,他转身大步走出巷子。

    菲比刚刚离开,夜风扬的手机已经响起来,看一眼上面皇甫耀阳的私人号码,他招手将电话接通。

    “风扬,我知道……让你放过他并不容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抓他。”电话里,一代国王的声音里没有强势,甚至有那么一些恳求的味道,“就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好吗?”

    夜风扬深吸口气,“我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误抓一个好人,至于人情,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我并不想答应你,你也知道,我一向公私分明。<!–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