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们两个先聊,我去打个电话。”

    向二人摆摆手,冷小野转身行到门外。

    来到二楼,恰好看到老管家正带着一名佣人走上前来,二人手中一个端着酒水一果汁,一个捧着一只不大的方形蛋糕。

    “你先把红酒和果汁端上去吧!”

    向老管家轻轻挥手,冷小野拿过佣人托盘上的蜡烛,插了一根在蛋糕上,然后点燃,然后又向佣人吩咐一句。

    她就接过托盘,转身上楼。

    三楼会客厅里,皇甫耀阳端过老管家托盘上的两杯酒,递一杯给菲比。

    老管家放下托盘,转身退出门去,皇甫耀阳就正色开口。

    “其实关于深水港口,之前我也一直有一个想法……”

    他话刚说到一半,二人头顶的灯突然暗了下去。

    “啊……”

    冷小野的惊呼声从门外传进来。

    二个男人同时冲过去,皇甫耀阳一把拉开房门,看到门外的光影,他愣住。

    菲比心中担心,一把将他拉开,看向门外。

    只见门口处,一只烛光如豆,在黑暗的走廊里,那一束小小的微光,显得格外地明显。

    摇曳的烛光,映出冷小野的笑脸。

    捧着那只小蛋糕上前一步,冷小野伸手将蛋糕送到菲比面前。

    “happybirthdaytoyou……”唱完生日歌,她笑着捧起蛋糕,“许个愿吧,菲比。”

    活了二十几年,那是菲比此生第一个有生日歌、有生日蛋糕、有生日蜡烛的生日。

    看着面前那个小小的蛋糕上小小的烛光,菲比的嘴唇不自觉地轻颤。

    “小野……谢谢!”

    “客气什么。”冷小野扬扬下巴,“快许愿啊,我可是等不及吃蛋糕了!”

    菲比轻轻点头,然后就闭下粉眸,对着蛋糕许了一个愿。

    片刻,他重新睁开眼睛,烛光映出他的粉眸里,有闪动的亮色。

    “好了!”他重新扬起唇角,露出笑意,“我许完了。”

    “许完愿,就该吹蜡烛了。”皇甫耀阳在一旁提醒。

    “哦……对!”菲比自嘲地笑了笑,“差点忘了。”

    他还从来没有过过生日,自然也不会知道还有这样的环节。

    轻吸口气,他微微用力,吹灭那道烛光。

    头顶上,灯光闪了闪,重新亮了起来。

    远处,仆人将三楼的电力恢复,立刻就主动退下楼去。

    冷小野就端着蛋糕,和二个男人一起回到房间,将蛋糕放到桌面上,拿起塑料刀送到菲比手里。

    “ok,现在来切蛋糕!”

    接过那把小小的塑料刀,菲比小心地将蛋糕切开,分一块给冷小野,又分一块给皇甫耀阳。

    他笑着抓过叉子,“剩下的是我的,二位不介意吧?”

    “当然,你是寿星吗,本来就应该吃最大份。”

    冷小野笑着开口,看他弯身去吃蛋糕,她突然抬手,一把将他的脸按到蛋糕上。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菲比直接被她按到蛋糕上,弄得满身都是奶油,捏着叉子起身,他错愕地抹一把脸上的奶油,“小野,这又是什么意思?”<<!–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40章 你还欠我一块玻璃(3)    <!–章节内容开始–>皇甫耀阳的手握住门把手,却并没有将门拧开,只是背对着他问。

    “然后……欠你两杯红酒吗?”

    “当然不是。”菲比轻晃着手中的杯子,“因为你老婆我还损失了一套骨瓷餐具,那个也应该算在你帐上……哦对了,还有一把椅子,是黄梨木的。”

    皇甫耀阳轻笑一声,转过身来看向他。

    菲比扬手喝干杯中酒,重新走到吧台边,将二人的杯子倒满,重新举起他的杯子,送到半空。

    目光扫过他的脸,划到他握着酒杯的手指,皇甫耀阳轻吸口气。

    终于,迈步走过来,从他手中接过杯子。

    菲比抬手。

    他也抬手。

    两只杯子,在半空中清脆相击。

    ……

    ……

    一廊之隔,对面的房间内。

    冷小野抿了抿唇,“风扬,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情真得是你搞错了,菲比不是司空,真得不是!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查到证据,证明他不是司空月冥。就看在……我们是朋友的面子上,好不好?”

    对面的小沙发上,夜风扬微皱着眉,沉默片刻。

    “小野,告诉我……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其实这整件事情,都是我和耀阳计划好的,因为菲比与司空很像,所以我们让他假冒司空月冥的身份与比尔接触。比尔一向老奸巨滑,我们实在拿不到他的证据,才会用此下策。”冷小野将两手手指交叉在一起,侧脸注视着对面的夜风扬,“就算我们假设……假设他真得是司空,那么,站在你的角度看,他真得应该被关进监狱吗?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在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后来我发现,我跟本没有办法分辩。我们谁又没有做过错事?论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不是吗,风扬?!”

    夜风扬轻轻点头。

    “没错,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

    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幅表情。

    冷小野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夜风扬的性格,那个家伙,一向是尽职尽责。

    不要说是菲比,哪怕是她做了错事,估计夜风扬都会不客气地将她抓走。

    这样的求情,恐怕很难打动他。

    可是她还能怎么做呢?!

    “你说完了?”夜风扬问。

    “风扬!”冷小野站起身来,“算我求你,你仔细考虑五分钟,再做决定,好不好?!”

    “小野……”

    “算我求你,好不好?!”

    迎上她一脸哀求的目光,夜风扬只好点心。

    “好。”

    “谢谢,一会儿我请你吃宵夜!”冷小野欣喜扬唇,“那你好好想,我先出去。”

    向夜风扬摆摆手,她拉开门走出门外,笑着将门闭紧,立刻就快步走到对面的房间。

    关上门,她迅速行到正在窗边喝酒的两个男人面前,人就在菲比面前停下,低声开口。

    “马上坐直升机离开,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菲比皱眉。

    “小野……”

    “快点啊!”冷小野伸手从他手中夺过酒杯,“喝什么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夜风扬他会抓你的!”

    <<!–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