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皇甫耀阳的手握住门把手,却并没有将门拧开,只是背对着他问。

    “然后……欠你两杯红酒吗?”

    “当然不是。”菲比轻晃着手中的杯子,“因为你老婆我还损失了一套骨瓷餐具,那个也应该算在你帐上……哦对了,还有一把椅子,是黄梨木的。”

    皇甫耀阳轻笑一声,转过身来看向他。

    菲比扬手喝干杯中酒,重新走到吧台边,将二人的杯子倒满,重新举起他的杯子,送到半空。

    目光扫过他的脸,划到他握着酒杯的手指,皇甫耀阳轻吸口气。

    终于,迈步走过来,从他手中接过杯子。

    菲比抬手。

    他也抬手。

    两只杯子,在半空中清脆相击。

    ……

    ……

    一廊之隔,对面的房间内。

    冷小野抿了抿唇,“风扬,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情真得是你搞错了,菲比不是司空,真得不是!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查到证据,证明他不是司空月冥。就看在……我们是朋友的面子上,好不好?”

    对面的小沙发上,夜风扬微皱着眉,沉默片刻。

    “小野,告诉我……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其实这整件事情,都是我和耀阳计划好的,因为菲比与司空很像,所以我们让他假冒司空月冥的身份与比尔接触。比尔一向老奸巨滑,我们实在拿不到他的证据,才会用此下策。”冷小野将两手手指交叉在一起,侧脸注视着对面的夜风扬,“就算我们假设……假设他真得是司空,那么,站在你的角度看,他真得应该被关进监狱吗?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在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后来我发现,我跟本没有办法分辩。我们谁又没有做过错事?论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不是吗,风扬?!”

    夜风扬轻轻点头。

    “没错,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

    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幅表情。

    冷小野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夜风扬的性格,那个家伙,一向是尽职尽责。

    不要说是菲比,哪怕是她做了错事,估计夜风扬都会不客气地将她抓走。

    这样的求情,恐怕很难打动他。

    可是她还能怎么做呢?!

    “你说完了?”夜风扬问。

    “风扬!”冷小野站起身来,“算我求你,你仔细考虑五分钟,再做决定,好不好?!”

    “小野……”

    “算我求你,好不好?!”

    迎上她一脸哀求的目光,夜风扬只好点心。

    “好。”

    “谢谢,一会儿我请你吃宵夜!”冷小野欣喜扬唇,“那你好好想,我先出去。”

    向夜风扬摆摆手,她拉开门走出门外,笑着将门闭紧,立刻就快步走到对面的房间。

    关上门,她迅速行到正在窗边喝酒的两个男人面前,人就在菲比面前停下,低声开口。

    “马上坐直升机离开,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菲比皱眉。

    “小野……”

    “快点啊!”冷小野伸手从他手中夺过酒杯,“喝什么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夜风扬他会抓你的!”

    <<!–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41章 许个愿吧,菲比(1)    <!–章节内容开始–>“小野……”

    “快点!”冷小野侧脸看一眼门的方向,又转过脸来看看破损的窗子,“你从窗子走……还愣着干什么吗,快走啊,难道你想坐牢吗?”

    将酒杯交给皇甫耀阳,她抓住菲比的胳膊就把他推到窗边。

    “你先回王宫,一会儿我们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注视着眼前冷小野急切的脸庞,菲比耸耸肩膀。

    “好,那我先走了。”

    向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他利落地翻出窗子,冷小野迈步行到窗边,只见他已经飞身而起,翻上屋顶。

    很快,菲比就消失在她的利线之中,片刻之后,有直升机的声音响起。

    “他这样离开也不是办法。”皇甫耀阳在冷小野身后说道。

    冷小野注视着那架渐远的飞机,“不管怎么样,先离开再说吧,夜风扬那家伙你也知道的,固执得要死,他不可能放过菲比的。”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没有出声。

    与夜风扬认识数年,他也知道夜风扬的个性,是那种将正义视为生命的家伙。

    现在他已经知道菲比的真实身份,想要让他放过菲比,确定不太可能。

    只是,这样地逃,却也不是办法。

    该怎么办呢?

    当当当!

    门被敲响。

    冷小野转过脸,看向门的方向,人就走过来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记得和我统一战线,就说菲比是自己逃掉的。”

    “好。”

    他笑应。

    冷小野扬起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夜风扬走进来,看看二人,又环视一眼四周。

    “菲比在哪儿?”

    “菲比?”冷小野耸耸肩膀,“他跑掉了。”

    “跑掉了?”

    夜风扬注视二人片刻,抬手指了指冷小野,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冲出门去。

    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远,冷小野抿抿嘴唇,低低地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先回王宫再说。”皇甫耀阳走过来,拥住她的身体,安慰地吻吻她的发顶,“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二人一起走出房门的时候,数艘海监船和几架直升机已经向着游轮靠拢。

    夜风扬跑了一趟停机坪,无功而返,最后只能乘直升机与冷小野、皇甫耀阳同时返回城内。

    直升机刚刚一落地,助理就已经小跑着迎过来。

    “国王先生,我们已经按照您的指示,抓捕了所有比尔的同党,现在正在审讯中。”

    “国王先生。”一位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将手机送到皇甫耀阳手里,“您的电话。”

    “夫人!”老管家和玛丽急急地奔过来,迎住冷小野,“您没事吧?”

    “没事!”冷小野伸臂拥抱二人。

    “夫人!”一名王宫侍者跑过来,将一个手机递给冷小野,“北京打来的电话。”

    “好的。”冷小野接过电话,歉意地看看夜风扬,“风扬,真是报歉,我这实在太忙了。”

    夜风扬耸耸肩膀,“你们忙吧,我先告辞!”

    “管家,送送夜警司!”冷小野向夜风扬挥挥手,这才将电话送到耳边,“喂,安琪?”<<!–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