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小野……”

    “快点!”冷小野侧脸看一眼门的方向,又转过脸来看看破损的窗子,“你从窗子走……还愣着干什么吗,快走啊,难道你想坐牢吗?”

    将酒杯交给皇甫耀阳,她抓住菲比的胳膊就把他推到窗边。

    “你先回王宫,一会儿我们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注视着眼前冷小野急切的脸庞,菲比耸耸肩膀。

    “好,那我先走了。”

    向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他利落地翻出窗子,冷小野迈步行到窗边,只见他已经飞身而起,翻上屋顶。

    很快,菲比就消失在她的利线之中,片刻之后,有直升机的声音响起。

    “他这样离开也不是办法。”皇甫耀阳在冷小野身后说道。

    冷小野注视着那架渐远的飞机,“不管怎么样,先离开再说吧,夜风扬那家伙你也知道的,固执得要死,他不可能放过菲比的。”

    皇甫耀阳轻轻挑眉,没有出声。

    与夜风扬认识数年,他也知道夜风扬的个性,是那种将正义视为生命的家伙。

    现在他已经知道菲比的真实身份,想要让他放过菲比,确定不太可能。

    只是,这样地逃,却也不是办法。

    该怎么办呢?

    当当当!

    门被敲响。

    冷小野转过脸,看向门的方向,人就走过来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记得和我统一战线,就说菲比是自己逃掉的。”

    “好。”

    他笑应。

    冷小野扬起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夜风扬走进来,看看二人,又环视一眼四周。

    “菲比在哪儿?”

    “菲比?”冷小野耸耸肩膀,“他跑掉了。”

    “跑掉了?”

    夜风扬注视二人片刻,抬手指了指冷小野,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冲出门去。

    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远,冷小野抿抿嘴唇,低低地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先回王宫再说。”皇甫耀阳走过来,拥住她的身体,安慰地吻吻她的发顶,“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二人一起走出房门的时候,数艘海监船和几架直升机已经向着游轮靠拢。

    夜风扬跑了一趟停机坪,无功而返,最后只能乘直升机与冷小野、皇甫耀阳同时返回城内。

    直升机刚刚一落地,助理就已经小跑着迎过来。

    “国王先生,我们已经按照您的指示,抓捕了所有比尔的同党,现在正在审讯中。”

    “国王先生。”一位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将手机送到皇甫耀阳手里,“您的电话。”

    “夫人!”老管家和玛丽急急地奔过来,迎住冷小野,“您没事吧?”

    “没事!”冷小野伸臂拥抱二人。

    “夫人!”一名王宫侍者跑过来,将一个手机递给冷小野,“北京打来的电话。”

    “好的。”冷小野接过电话,歉意地看看夜风扬,“风扬,真是报歉,我这实在太忙了。”

    夜风扬耸耸肩膀,“你们忙吧,我先告辞!”

    “管家,送送夜警司!”冷小野向夜风扬挥挥手,这才将电话送到耳边,“喂,安琪?”<<!–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39章 你还欠我一块玻璃(2)    <!–章节内容开始–>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心中一惊,忙着冲上前来,从菲比手中夺过手枪,顺手将他推到一边。

    “小野?!”

    夜风扬急奔过来,抓着枪冲进门内。

    看到站在门侧的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等人,他怔了一怔,然后就大松口气。

    “小野,你没事吧?”

    “没事!”冷小野安慰地向他一笑,“报歉,刚才让你担心了,其实……这件事情都是我和耀阳的安排,对不对,耀阳?”

    她转脸看向皇甫耀阳,不露痕迹地对他眨眨眼睛。

    夫妻二人一向默契,皇甫耀阳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却也猜到大概。

    将枪交给手下,他迈步走过来,向夜风扬伸过手掌。

    “谢谢。”

    “不用客气,小野没事就好。”夜风扬与他握了握手,视线就落在菲比脸上。

    “风扬!”冷小野急忙开口,“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我们到对面房间吧?”

    夜风扬还没有回答,她已经抓住他的胳膊,连拉带拽地将夜风扬拉到对面房间。

    手下抬起比尔的尸体,走出门去。

    房间里,只剩下皇甫耀阳与菲比二人,二个男人沉默地站了一秒,片刻之后,同时开口。

    “喝一杯?”

    看一眼对方,二个人同时扬扬唇角。

    “这里坐吧!”

    菲比向一角的吧台扬扬下巴,走过去拿过一瓶红酒,倒了两杯,捧起一杯送到皇甫耀阳手里。

    接过他送过来的酒杯,迈步走到窗边,皇甫耀阳侧脸注视着夜海,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菲比跟着他走过来,将一只手塞进口袋,懒洋洋地靠到窗柱上,“我是为了小野,不是因为你。”

    “小野就是我,我就是小野。”皇甫耀阳语气强势。

    他们是一个整体,她是他的,她欠的人情就是他的。

    菲比笑了笑,“你不是她。”

    皇甫耀阳收回目光,轻轻挑了挑眉尖,“如果你再让她陷入危险之中,我不会再放过你的。”

    菲比轻耸肩膀,“我从来不需要你放过。”

    “需不需要那是你的事。”

    “放不放过那是你的事。”

    皇甫耀阳握紧杯子,“不管怎么样,以后……离她远一点。”

    菲比啜一口酒,“就算我离她远一点,也是因为我想离开,而不是因为你。”

    “我对原因不感兴趣。”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将杯子与他的轻轻一碰,扬手,一口将酒水饮尽,将杯子放回桌面,他转身走向门外。

    菲比垂脸,看看手中的酒杯。

    “等等!”

    “还有什么事?”皇甫耀阳顿住脚步,转脸看向他。

    菲比将手指在身侧的碎玻璃上扣了扣,“你还欠我一块玻璃。”

    说到最后,他自己先笑起来。

    “无聊!”

    皇甫耀阳转脸,继续走向门边。

    在他身后扬扬杯子,菲比笑着开口。

    “我这叫幽默感!”

    “你还是想想怎么用你的幽默感应付那位夜警官吧!”皇甫耀阳头也一回地说道。

    看着他的手伸过去,拉住门把手,菲比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