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心中一惊,忙着冲上前来,从菲比手中夺过手枪,顺手将他推到一边。

    “小野?!”

    夜风扬急奔过来,抓着枪冲进门内。

    看到站在门侧的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等人,他怔了一怔,然后就大松口气。

    “小野,你没事吧?”

    “没事!”冷小野安慰地向他一笑,“报歉,刚才让你担心了,其实……这件事情都是我和耀阳的安排,对不对,耀阳?”

    她转脸看向皇甫耀阳,不露痕迹地对他眨眨眼睛。

    夫妻二人一向默契,皇甫耀阳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却也猜到大概。

    将枪交给手下,他迈步走过来,向夜风扬伸过手掌。

    “谢谢。”

    “不用客气,小野没事就好。”夜风扬与他握了握手,视线就落在菲比脸上。

    “风扬!”冷小野急忙开口,“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我们到对面房间吧?”

    夜风扬还没有回答,她已经抓住他的胳膊,连拉带拽地将夜风扬拉到对面房间。

    手下抬起比尔的尸体,走出门去。

    房间里,只剩下皇甫耀阳与菲比二人,二个男人沉默地站了一秒,片刻之后,同时开口。

    “喝一杯?”

    看一眼对方,二个人同时扬扬唇角。

    “这里坐吧!”

    菲比向一角的吧台扬扬下巴,走过去拿过一瓶红酒,倒了两杯,捧起一杯送到皇甫耀阳手里。

    接过他送过来的酒杯,迈步走到窗边,皇甫耀阳侧脸注视着夜海,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菲比跟着他走过来,将一只手塞进口袋,懒洋洋地靠到窗柱上,“我是为了小野,不是因为你。”

    “小野就是我,我就是小野。”皇甫耀阳语气强势。

    他们是一个整体,她是他的,她欠的人情就是他的。

    菲比笑了笑,“你不是她。”

    皇甫耀阳收回目光,轻轻挑了挑眉尖,“如果你再让她陷入危险之中,我不会再放过你的。”

    菲比轻耸肩膀,“我从来不需要你放过。”

    “需不需要那是你的事。”

    “放不放过那是你的事。”

    皇甫耀阳握紧杯子,“不管怎么样,以后……离她远一点。”

    菲比啜一口酒,“就算我离她远一点,也是因为我想离开,而不是因为你。”

    “我对原因不感兴趣。”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将杯子与他的轻轻一碰,扬手,一口将酒水饮尽,将杯子放回桌面,他转身走向门外。

    菲比垂脸,看看手中的酒杯。

    “等等!”

    “还有什么事?”皇甫耀阳顿住脚步,转脸看向他。

    菲比将手指在身侧的碎玻璃上扣了扣,“你还欠我一块玻璃。”

    说到最后,他自己先笑起来。

    “无聊!”

    皇甫耀阳转脸,继续走向门边。

    在他身后扬扬杯子,菲比笑着开口。

    “我这叫幽默感!”

    “你还是想想怎么用你的幽默感应付那位夜警官吧!”皇甫耀阳头也一回地说道。

    看着他的手伸过去,拉住门把手,菲比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37章 我的女人(4)【加更】    <!–章节内容开始–>好久没求票了,撸一发,最近被鼻炎折腾得痛不欲生啊,求票票安慰~~

    ……

    ……

    看二人之间的关系微妙生变,格雷和比尔的两个保镖都已经取出枪来,向对方瞄准。

    抬起手掌,挡住格雷的枪,菲比伸出另一只手臂,将冷小野向自己身后推了推。

    “比尔先生,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得到你想要的,就必须要相信我。你不要忘了,我是从夜风扬的手里把冷小野抢回来的,他找到我,这并不新鲜。一个警察而已,比尔先生也怕?”

    比尔注视着他的粉眸,实在是没有从那对眼睛里,看出心虚和回避。

    可是他失望了,菲比的粉眸里只有平静。

    也许,是他多心了!

    他终于还是收起自己的枪,然后抬手示意两个保镖也把枪收起来。

    菲比脸上波澜一惊,伸手抓住冷小野,他拉着她大步走向房门。

    这个时候,比尔的人员应该已经全部动用,差不多也是该收手的时候了。

    但是,有冷小野在,他投鼠忌器。

    所以要将她先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针对比尔。

    玻璃窗突然被人击开,紧接着一个人就从窗外飞身而入。

    嘭嘭!

    两声枪响,比尔的两个保镖应声倒下。

    众人齐齐转脸,只见身上湿漉漉还在滴水的皇甫耀阳,面色冰冷地站在地面上,正用手中的枪向几人瞄准。

    菲比抬手想要将冷小野扯到自己身后,比尔的手臂亦已经伸过来,一把抓住她,同时抬起枪,指住她的太阳穴。

    “king,你最好不要乱动!”

    餐厅的门亦已经被人踢开,数人持枪而入,正是之前皇甫耀阳安排在船上的人手。

    看到这个情况,大家都是将枪对准比尔和菲比。

    “马上放开王后!”

    比尔将冷小野拉过来挡在自己身前,一手抓住她的肩膀,一手将枪顶上她的太阳穴。

    菲比皱了皱眉,他实在没有想到,皇甫耀阳竟然会亲自来,计划就有了一些偏差。

    片刻,他扬唇轻笑。

    “国王先生,好久不见!”

    皇甫耀阳隔空将枪口对准他的脸,面色冰冷地向他走过来。

    “停下!”

    比尔急喝。

    皇甫耀阳地距离菲比四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枪口依旧瞄准菲比。

    “或者,我现在应该称呼你司空月冥了,对吗?”

    菲比耸耸肩膀,“随便你……司空月冥是我,菲比也是我!”

    “我不管你是谁,放了她!”皇甫耀阳怒喝。

    “小野?”菲比轻笑,“那不可能,一来,她是我保命的王牌,二来……我喜欢她!”

    “你有什么资格?”皇甫耀阳怒问。

    菲比摊摊双手,“她是女人,我是男人,就这么简单。”

    “她是我的女人。”皇甫耀阳道。

    “我可不这么认为。”菲比道。

    “我再说一次,放了她,否则你们两个都要死!”

    “她在我们手里,我们才不会死。”菲比转脸过来,轻轻地眨眨眼睛,“不是吗,比尔先生?”

    “没错!”比尔已经完全放松对他的警惕,只是冷冷地注视着皇甫耀阳,“如果不想看她死在你眼前,你最好马上让我们离开。”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