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久没求票了,撸一发,最近被鼻炎折腾得痛不欲生啊,求票票安慰~~

    ……

    ……

    看二人之间的关系微妙生变,格雷和比尔的两个保镖都已经取出枪来,向对方瞄准。

    抬起手掌,挡住格雷的枪,菲比伸出另一只手臂,将冷小野向自己身后推了推。

    “比尔先生,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得到你想要的,就必须要相信我。你不要忘了,我是从夜风扬的手里把冷小野抢回来的,他找到我,这并不新鲜。一个警察而已,比尔先生也怕?”

    比尔注视着他的粉眸,实在是没有从那对眼睛里,看出心虚和回避。

    可是他失望了,菲比的粉眸里只有平静。

    也许,是他多心了!

    他终于还是收起自己的枪,然后抬手示意两个保镖也把枪收起来。

    菲比脸上波澜一惊,伸手抓住冷小野,他拉着她大步走向房门。

    这个时候,比尔的人员应该已经全部动用,差不多也是该收手的时候了。

    但是,有冷小野在,他投鼠忌器。

    所以要将她先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针对比尔。

    玻璃窗突然被人击开,紧接着一个人就从窗外飞身而入。

    嘭嘭!

    两声枪响,比尔的两个保镖应声倒下。

    众人齐齐转脸,只见身上湿漉漉还在滴水的皇甫耀阳,面色冰冷地站在地面上,正用手中的枪向几人瞄准。

    菲比抬手想要将冷小野扯到自己身后,比尔的手臂亦已经伸过来,一把抓住她,同时抬起枪,指住她的太阳穴。

    “king,你最好不要乱动!”

    餐厅的门亦已经被人踢开,数人持枪而入,正是之前皇甫耀阳安排在船上的人手。

    看到这个情况,大家都是将枪对准比尔和菲比。

    “马上放开王后!”

    比尔将冷小野拉过来挡在自己身前,一手抓住她的肩膀,一手将枪顶上她的太阳穴。

    菲比皱了皱眉,他实在没有想到,皇甫耀阳竟然会亲自来,计划就有了一些偏差。

    片刻,他扬唇轻笑。

    “国王先生,好久不见!”

    皇甫耀阳隔空将枪口对准他的脸,面色冰冷地向他走过来。

    “停下!”

    比尔急喝。

    皇甫耀阳地距离菲比四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枪口依旧瞄准菲比。

    “或者,我现在应该称呼你司空月冥了,对吗?”

    菲比耸耸肩膀,“随便你……司空月冥是我,菲比也是我!”

    “我不管你是谁,放了她!”皇甫耀阳怒喝。

    “小野?”菲比轻笑,“那不可能,一来,她是我保命的王牌,二来……我喜欢她!”

    “你有什么资格?”皇甫耀阳怒问。

    菲比摊摊双手,“她是女人,我是男人,就这么简单。”

    “她是我的女人。”皇甫耀阳道。

    “我可不这么认为。”菲比道。

    “我再说一次,放了她,否则你们两个都要死!”

    “她在我们手里,我们才不会死。”菲比转脸过来,轻轻地眨眨眼睛,“不是吗,比尔先生?”

    “没错!”比尔已经完全放松对他的警惕,只是冷冷地注视着皇甫耀阳,“如果不想看她死在你眼前,你最好马上让我们离开。”

    ……

    ……

    么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38章 你还欠我一块玻璃(1)    <!–章节内容开始–>原本应该去西北的国王先生皇甫耀阳,此时此刻却站在自己面前,这一切都已经超出比尔的想象。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败露的,接下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些比尔现在没有心情去想,他心中很清楚,什么总统也好什么未来也罢,眼下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闭嘴!”皇甫耀阳怒喝,“你放掉小野,我保你没事。但是他……”他的目光落在菲比身上,手指扣住扳机,“他必须死!”

    异色双瞳微眯着注视着菲比的脸,皇甫耀阳又向上前迈了一步。

    “五年前,我就应该杀了你的!”

    “国王先生!”比尔冷喝出声,“我想我要提醒你,最好不要动菲比先生,否则,我不保证王后的安全。”

    现在,他与菲比是一条船上的,比尔很自然地维护着菲比。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目的,菲比手段非常,有他帮助对抗皇甫耀阳,必然会事半功倍。

    皇甫耀阳皱眉,菲比就轻笑出声。

    “那么,我们可以走了吗?”

    咬了咬牙,皇甫耀阳轻抬手掌,站在门边的几个手下立刻就让开道路。

    菲比伸手拉开房门,轻扬下巴,比尔立刻就拉着冷小野走向门的方向,一边小心地戒备着皇甫耀阳。

    很快,比尔就拉着冷小野走到门边,看准机会,菲比猛地上前一步,右手抓住比尔握枪的手掌,左手就伸过来扼住他的脖颈。

    比尔完全没有料到,菲比会对他出手,慌乱之中立刻就被他得手。

    感觉到身上比尔的手臂松开,冷小野立刻就挣开他的束缚,向旁逃去。

    皇甫耀阳飞前上前,一把将她拉到身后,抓着枪的右手已经抬起。

    嘭嘭嘭!

    子弹射出,正中比尔的胸口。

    比尔身子抽了抽,无力地从菲比手中滑下去。

    此时,菲比已经从比尔手中夺过枪支,看着面前倒下去的比尔,他抬脸看向皇甫耀阳。

    急行两步,皇甫耀阳径直冲过来,抬手按住他的肩膀,枪就抵在他的眉心。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有那么二秒钟的时间,整个房间里的空气紧张到极点。

    冷小野急呼出声,“耀阳,菲比他不是……”

    不等她说完,皇甫耀阳已经深吸口气,垂下手中的枪,一对异色双瞳却依旧注视着菲比,从齿间挤出几个字来。

    “下次,不许再碰我的女人!”

    他也清楚,菲比并不是真得与比尔合作。

    可是这个混蛋,竟然把冷小野也卷进计划之中,这才是他生气的真正原因。

    一想到刚才她被比尔用枪指着的样子,皇甫耀阳就恨不得将菲比也一起碎尸万段。

    菲比耸耸肩膀。

    “我很报歉。”

    原本以为,整个计划万无一失,有他在,冷小野绝对不会有事。

    刚才,眼看着冷小野被比尔抓住的时候,菲比突然意识到,或者这一次他又错了。

    楼梯上的脚步声,打断菲比的思考。

    “小野?!”

    夜风扬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急促的脚步声。<<!–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