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菲比迈步行到冷小野面前,向她伸过一只手掌。

    冷小野放下杯子,没有理会他,自己站直身来。

    伸过手掌,菲比抬手抓住她的胳膊。

    “放开!”

    冷小野低喝。

    菲比的目光落在她右腕上那条漂亮的红宝石手链,手链很适合她,松紧度也恰恰合适,那颗漂亮的红宝石正垂在她的腕骨突出来的那个关节一侧,越发是得她的手臂白皙而纤细。

    “从今天起,你必须要习惯,因为以后陪伴你的人是我,而不再是皇甫耀阳。”

    “我再说一次,放开!”

    伸手轻轻一拖,菲比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不放!”

    冷小野皱眉抬脸,迎上他的粉眸,他的手臂已经伸过来,扶住她的肩膀,脸就向她缓缓靠近。

    她深吸口气,迎着他的粉眸,微微地咬着牙。

    面前,男人的脸不紧不慢地靠近。

    冷小野抿了抿唇,抬手。

    旁边,比尔站起身来,目光审视地注视着二人。

    这一次,他来到船上,不仅仅是为了谈与菲比的合作,还是要最后看一次。

    事实上,最多疑的那个人,不是摩根,而是比尔。

    他不信任任何人,哪怕是现在已经是菲比合作,他还是有些不信任菲比。

    啪!

    一计耳朵落上菲比的脸。

    比尔挑眉,侧脸,淡笑。

    菲比抬手,抚了抚被冷小野打过的面颊。

    “女人太暴|力,会不可爱的。”

    冷小野甩开他的手掌,走向房门。

    比尔侧眸,看向菲比。

    “没事吧?”

    菲比耸耸肩膀,“女人恨你并不是坏事,最怕的就是冷漠。”

    “我想,你是对的。”比尔笑起来。

    三人一起来到隔壁的餐厅,菲比主动走过来帮冷小野拉开椅子,又伸手想要帮她铺餐厅,冷小野并不领情,抓了餐巾砸在他脸上。

    他也不气不恼,只是接过仆人送来的干净餐巾,重新帮她铺好。

    “如果你再扔掉,我就再换一块,直到……你不扔为止。”

    瞪他一眼,冷小野抓住餐巾的手指缓缓松开。

    菲比向比尔得意地挑挑眉尖,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

    餐点上桌,餐具摆上来,放到三人手边。

    下午茶很丰盛,点心、水果……还有各种饮品,冷小野伸手抓住叉子。

    “你现在怀着孕,不适合动武,我很喜欢小孩子你是知道的,所以……”菲比扫一眼她的小腹,“不要让小家伙受伤。”

    冷小野放下叉子,扶住牛奶杯,猛地抬起手掌。

    菲比扯起餐巾挡住自己,牛奶从杯子里溅出来,不是泼向他,而是泼向对面的比尔。

    比尔完全没有想到,瞬间淋了一个牛奶澡,打理的整整齐齐头发沾着白色的奶汁垂到额上,看上去滑稽而可笑。

    比尔嚯得站起身来,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刻就拨出枪来,向冷小野瞄准。

    “住手!”比尔抬起手掌,示意二人退下,然后,他用餐巾擦了一把脸,扬唇看向冷小野,“夫人确实很聪明,不过……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来挑拨我与菲比先生的关系的话,恐怕你要失望了。”

    ……

    ……

    么

    …

第1826章 会不可爱的(2)    冷小野耸耸肩膀,“就算我老上五十岁,我也不会看上你。”

    比尔转脸,看向菲比。

    “这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菲比先生?”

    菲比只是笑着啜了一口红酒,“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让人觉得珍贵,不是吗?”

    “确实如此。”比尔赞同地点头。

    “格雷!”菲比抬抬手指,“帮比尔先生倒一杯喝的来。”

    “您想喝什么?”格雷问。

    比尔想了想,“红酒。”

    格雷走到酒架边,帮他取了杯子,倒了一杯酒送过来,比尔接过酒水,行到菲比的桌前。

    “或者,我们单独谈谈?”

    “没关系,就在这里谈吧。”菲比斜一眼冷小野,“我并不介意她听到,或者您还不知道,她是我从王宫里抢来的。”

    比尔耸耸肩膀,“看来,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顺利。”

    “没错,那个国际刑警从中作梗,要不然,事情会简单些。”菲比脸上,是不以为然的表情,“不过也好……我一向不喜欢说谎,您也知道,说一句谎,就要用十句去圆,那样活着真得太累了。”

    “确实如此。”比尔捧着杯子坐到沙发上冷小野的对面,“那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吧,我想,夫人也许会有比较好的建议也说一定。”

    菲比轻耸肩膀,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比尔向他扬扬杯子,“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合作下去呢?”

    “你指什么?”菲比问。

    “菲比先生是商人,当然是为了追求利益,如果不久的将来我做上总统的话,我们应该会有共同的利益项目,可以合作。”比尔轻晃杯子,“譬如:深水港口,或者xe项目……”

    “听上去似乎不错。”菲比点点头,“不过,据我所知,xe项目污染非常严重,之前这个项目国会已经否定过了吧?”

    “您也说了,那是之前,事情总会有所改变。”比尔轻挑眉尖,“想要得到利益,总是要损失一些什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太慢了,不是吗?”

    “用污染的土地来换取经济发展,你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冷小野鄙夷地说道。

    比尔不以为意,“我记得,中国有一位皇帝叫秦始皇,为了修建万里长城,他害死了许多人,许多个家庭因为他而破碎……但是,你不能否认,那依旧是一个伟大的工程,不是吗?”

    “没错。”冷小野隔着桌子注视着他,“但是,你不可能是秦始皇,在未来的历史中,你只能是一个跳梁小丑。”

    比尔扬唇,“我想请问,夫人的自信从何而来?”

    冷小野抬手指向菲比,“他不会杀我,而我……终将杀你!这就是我的自信。”

    “我原本以为,夫人的自信是来自于国王先生的爱,没想到,是来自菲比先生。”比尔依旧笑意不减,“看来,我要提醒恭喜菲比先生,占得美人心。”

    菲比抬腕看了看手表,“下午茶时间,我们到餐厅继续谈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