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菲比站起身,走到冷小野面前,“你需要带保镖吗?”

    冷小野抱起手臂,用手中太阳镜的镜腿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小臂,“有你在,没必要了吧?”

    他耸耸肩膀,“我认为……没有。”

    “那就行了。”冷小野侧脸,看向站在一旁的助理,“你们留在王宫,如果有任何紧急事件就给我打电话。”

    “可是,夫人……”助理明显没有对于菲比这样的信任,“我的建议是,为了安全起见,您还是带着保镖吧,以防万一。”

    “没有必要,菲比先生会保证我的安全。”冷小野抬手将太阳镜戴到脸上,向还要说话的助理轻轻挥手,“我悄悄离开,反而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就这样决定了。”

    助理张了张嘴,只好无可奈何地停下劝解,“我送二位下楼。”

    他虽然是皇甫耀阳的助量,与冷小野之间的接触也不少。

    当然也清楚,这位爱说爱笑,性情可爱温和的第一夫人,骨子里有着不逊于国王的倔强与强势,她的决定不是他可以改变。

    三人一起走向楼梯的方向,恰好遇到走上来的老管家。

    “夫人,夜先生来了。”

    夜风扬?

    冷小野停下脚步,“告诉他,我现在很忙,恐怕没时间见他,让他明天再来吧。”

    “好的。”

    老管家点点头,转身走向楼下的会客厅。

    冷小野就加快脚步,想要先一步带菲比离开。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一楼,冷小野正准备走出大门的时候,身后已经有脚步声急急响起。

    “小野,等一下!”

    夜风扬眼看着冷小野与菲比一起离开,立刻就放开脚步追过来。

    皱了皱眉,冷小野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脸看向夜风扬。

    “风扬,报歉啊!我有点急事,必须现在就走,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好不好?”

    她扬着唇角,笑得极是平静,一对墨眸只是盯着夜风扬的脸,目光恳切。

    “小野。”夜风扬皱着眉走到她面前,“我要找你谈的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必须现在谈。”

    “风扬!”冷小野脸上现出无奈之色,“你这样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我不会耽搁你太久,二十分钟,我只要二十分钟,行吗?”

    “我现在真得没有时间。”

    冷小野抿抿唇,转身要走。

    夜风扬心中着急,一个箭步冲过来,拦住她离开的脚步。

    冷小野皱起眉来,“风扬,不要这样。”

    “夜先生。”菲比上前一步,“我和王后现在要马上离开,请您让开!”

    侧眸,迎上菲比的脸,夜风扬挑起剑眉,“司空月冥,你以为你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张脸,我就认不出是你吗?”

    菲比耸耸肩膀,“夜先生似乎搞错了吧,没错,我是很像司空月冥,但是,他是他,我是我,我们是不同的。”

    抬起手中抓着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袋,夜风扬厉声询问,“身高、血型完全相同,面部相似90%,瞳孔相似度99%……菲比,你还要否认吗?”

    …

第1820章 两王一后(2)    看他如此轻松,众人都是露出笑意。

    ……

    ……

    两点半钟。

    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一起下楼,身后还跟着安德鲁与一应助理。

    此时,几位议员亦已经相继赶到,一共过来相送。

    武装直升机早已经在院中停下,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

    “万事小心。”

    伸手帮皇甫耀阳理了理领带,冷小野伸臂与他拥抱。

    “我会很快回来的。”

    侧脸在她颊上吻了吻,皇甫耀阳放开她的身子,转身登上直升机。

    安德鲁向冷小野点了点头,也随着他登上飞机,几个助理也随后踏上飞机。

    冷小野与比尔等人退开,直升机缓缓启动,飞上天空。

    直升机升空之后,皇甫耀阳与安德鲁立刻就一起走进后舱,二个人迅速交换了衣服,安德鲁戴上面具。

    “多加小心。”皇甫耀阳站在安德鲁面前,正色开口,“如果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记住,一定要保证自身安全。”

    “我会的。”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如果a计划失败,立刻启动b计划。”

    “是。”

    安德鲁恭敬地应。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不要忘了,现在你是国王。”

    他笑起来,“在您面前,我习惯了。”

    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皇甫耀阳侧脸看看窗外,“我要下飞机了。”

    安德鲁挺直身子,正色开口,“国王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这个任务。”

    抬起右手,放在眉侧,皇甫耀阳郑重地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这个国家、王室、所有的人民……都会记住你今天为国家的冒险。”

    安德鲁立正向他回礼。

    “我以能为您和这个国家而工作为荣。”

    与他对视片刻,皇甫耀阳收回手掌,“现在,是该你这个国王出面的时候了。”

    安德鲁点点头,走出后舱,然后就压着嗓子命令,飞机在城外的军事基地降落。

    “安德鲁将军要在这里下飞机。”

    他如是说。

    没有人发现,眼前的国王是假的,或者不如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可能,甚至包括随行的皇甫耀阳的助理。

    此事关系重大,除了皇甫耀阳与冷小野,知道整个计划的只有安德鲁将军本人。

    武装直升机在基地降落,皇甫耀阳与安德鲁点头行礼之后,压压军帽的沿走下直升机。

    直升机再次起飞,飞向西北,皇甫耀阳就低着头走到停车场,开上安德鲁的车子离开基地。

    ……

    ……

    王宫。

    送走皇甫耀阳之后,几位议员相继离开,比尔却并没有走,而是一路跟着冷小野走进办公室。

    “我很为国王先生担心。”他走到办公桌前,隔着桌子注视着后面的冷小野,“真得不会有事吗?”

    老奸巨滑的比尔,到现在为止,还是有些担心,皇甫耀阳会用什么手段。

    这一番,自然是准备行动的最后一次试探。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更何况,king是国王。”冷小野将目光从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上移开,“而且,我认为摩根没有这个胆量,如果他敢碰king一根头发,我都会将西北三省夷为平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