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他如此轻松,众人都是露出笑意。

    ……

    ……

    两点半钟。

    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一起下楼,身后还跟着安德鲁与一应助理。

    此时,几位议员亦已经相继赶到,一共过来相送。

    武装直升机早已经在院中停下,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

    “万事小心。”

    伸手帮皇甫耀阳理了理领带,冷小野伸臂与他拥抱。

    “我会很快回来的。”

    侧脸在她颊上吻了吻,皇甫耀阳放开她的身子,转身登上直升机。

    安德鲁向冷小野点了点头,也随着他登上飞机,几个助理也随后踏上飞机。

    冷小野与比尔等人退开,直升机缓缓启动,飞上天空。

    直升机升空之后,皇甫耀阳与安德鲁立刻就一起走进后舱,二个人迅速交换了衣服,安德鲁戴上面具。

    “多加小心。”皇甫耀阳站在安德鲁面前,正色开口,“如果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记住,一定要保证自身安全。”

    “我会的。”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如果a计划失败,立刻启动b计划。”

    “是。”

    安德鲁恭敬地应。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不要忘了,现在你是国王。”

    他笑起来,“在您面前,我习惯了。”

    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皇甫耀阳侧脸看看窗外,“我要下飞机了。”

    安德鲁挺直身子,正色开口,“国王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这个任务。”

    抬起右手,放在眉侧,皇甫耀阳郑重地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这个国家、王室、所有的人民……都会记住你今天为国家的冒险。”

    安德鲁立正向他回礼。

    “我以能为您和这个国家而工作为荣。”

    与他对视片刻,皇甫耀阳收回手掌,“现在,是该你这个国王出面的时候了。”

    安德鲁点点头,走出后舱,然后就压着嗓子命令,飞机在城外的军事基地降落。

    “安德鲁将军要在这里下飞机。”

    他如是说。

    没有人发现,眼前的国王是假的,或者不如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可能,甚至包括随行的皇甫耀阳的助理。

    此事关系重大,除了皇甫耀阳与冷小野,知道整个计划的只有安德鲁将军本人。

    武装直升机在基地降落,皇甫耀阳与安德鲁点头行礼之后,压压军帽的沿走下直升机。

    直升机再次起飞,飞向西北,皇甫耀阳就低着头走到停车场,开上安德鲁的车子离开基地。

    ……

    ……

    王宫。

    送走皇甫耀阳之后,几位议员相继离开,比尔却并没有走,而是一路跟着冷小野走进办公室。

    “我很为国王先生担心。”他走到办公桌前,隔着桌子注视着后面的冷小野,“真得不会有事吗?”

    老奸巨滑的比尔,到现在为止,还是有些担心,皇甫耀阳会用什么手段。

    这一番,自然是准备行动的最后一次试探。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更何况,king是国王。”冷小野将目光从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上移开,“而且,我认为摩根没有这个胆量,如果他敢碰king一根头发,我都会将西北三省夷为平地。”

    …

第1819章 两王一后(1)    在发布会上,皇甫耀阳向所有的媒体宣布准备与摩根谈判的消息,并且向外界说明,摩根已经答应释放因为之前的示威游行而被捕的民众。

    “……这一次的事件,我们会尽一切可能和平解决。愿上帝与我们同在!”

    向众人轻轻点头,皇甫耀阳结束发布会。

    转眼,已经是中午时分,夫妻二人一起吃过午饭,皇甫耀阳送冷小野到房间小睡,自己就赶到书房,向安德鲁仔细交待到达西北之后如何应付。

    心中有事,冷小野也并没有睡实,只是躺了一会儿就已经起身。

    皇甫耀阳返回房间的时候,她已经换好衣服,正准备出门。

    看到他进来,她立刻就开口询问,“西北那边有消息没有?”

    因为摩根宣布独立,切断西北三省与a国其他城市的交通,引起民众不满。

    有人组织游行,为了压住民意,他采用暴力手段抓捕了许多游行民众。

    尽快,释放这些民众,是皇甫耀阳和冷小野非常关心的问题。

    “暂时还没有。”皇甫耀阳拥着她走过来,扶她在沙发上坐下,他就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她手里,“现在才刚刚两多点钟,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冷小野点点头,将杯子送到嘴边,刚喝了两口水,门已经被人敲响。

    “进来。”

    皇甫耀阳扬声下令。

    门被推开,助理脸上带着几分喜色走进来,“国王先生、夫人……刚刚从西北方向得到的消息,摩根已经释放之前关押的所有游行示威者。”

    “国王先生!”另一位助理也随后走进来,将无绳电话送到皇甫耀阳手中,“您的电话。”

    皇甫耀阳接过电话送到耳边。

    “喂?”

    “下午好,国王先生。”摩根的声音响起来,“我已经按照之前的约定,释放所有的游行示威者。”

    “很好。”皇甫耀阳轻咳一声,“三点钟,我会准时出发。”

    “好啊……我等您一起吃晚餐。”

    “晚餐见。”

    “晚餐见。”

    电话那头,摩根将电话交给助理,坐回椅子。

    “省长先生,您觉得……他真得会来吗?”一名手下询问道。

    “会的。”摩根点点头,“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他不来。”

    “那么,您准备怎么谈?”

    “很简单,我要这三个省。”

    “您觉得,国王先生会同意吗?”另一个手下询问。

    “他不得不同意。”摩根用手指敲敲桌子,“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要知道,这个基地空军是起不了作用的。如果他想要打败我们,就只能用陆兵,如果他使用陆兵必然经过城市……如果真是那样发动战争,他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也会失去民心。如果真得发生那样的情况,我不介意与他真枪实刀地干一场!”

    摩根一向是行动派,他丝毫不在意什么人员伤亡这些,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不惜一切代价。

    摩根笑了笑,“国王先生不是傻子,他应该很清楚,这一次……他只能向我们妥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