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电话里,冷小野淡笑,“风扬,我记得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小野,我是很认真的……”

    “风扬!”冷小野截住他的话头,“我知道,你是警察,你的职责是抓捕坏人,但是……五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纠结那些了,菲比是菲比,司空是司空,他们跟本不是一个人。我之前也有过与你相同的怀疑,耀阳也一定,他甚至查过菲比的指纹资料。但是……他们真得不是一个人。”

    “可是……”

    “风扬,我最近真得很忙,过几天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情,好吗?”

    “小野!”夜风扬急急地唤住她,“好吧,就算你不相信这件事情,那我也要告诉你,菲比与比尔这几天接触很频繁,刚刚比尔还上了菲比的船,他们一定是在计划什么。”

    “风扬,你也太阴谋论了,菲比只是一个商人,他们在谈的不过是深水港口的计划而已。”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啊,那你告诉我,你有证据吗?”冷小野反问。

    “这……”夜风扬语塞,“没有。”

    因为考虑到五年前的司空月冥的情况,夜风扬刚才并没有敢靠得太近,因此也并没有听清,二人到底在计划什么。

    “那不就行了,没有证据,那就是主观的臆想。你是警察,你应该知道,判断一件事情的真假,最重要的是证据。”

    “好吧。”夜风扬抱起胳膊,“我会找到证据,证明我是对的。”

    冷小野轻吸口气,“风扬,我知道,抓捕犯人是你的工作,但是,有的时候,适当地也给自己一个假期。毕竟,人除了工作,也要生活,许多事情是会变的。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我有点累了,晚安。”

    “晚安。”

    夜风扬挂断电话,走上阳台,侧脸看向顶楼的露台。

    电话那头,冷小野手指在手机上点了点,将手机放到一旁。

    “怎么了?”

    皇甫耀阳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出她表情有异,疑惑地问道。

    “风扬好像查到点什么,他说……菲比与比尔刚才在船上见面。”冷小野伸手,握住他的手掌,“我有点担心。”

    将她的小手拢在掌心,皇甫耀阳微笑着摸摸她的脸。

    “不会有事的。”

    ……

    ……

    第二天一早,冷小野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钟。

    睁开眼睛,没有看到身侧的皇甫耀阳,她起身披上外套,简单洗漱之后,她换好衣服走出门来。

    客厅里,一人站在窗侧,正在注视着窗外的方向。

    听到她出来,对方转脸看向她——是皇甫耀阳。

    看到她,皇甫耀阳轻扬唇角。

    与他目光一对,冷小野微笑着走过来,缓步行到他面前停下。

    “安德鲁将军,早安。”

    “皇甫耀阳”眼中一惊,“您……您怎么看出是我的,难道我还有那么多破绽吗?”

    这个皇甫耀阳,正是安德鲁假扮,经过昨天她的提醒之后,安德鲁已经对3d假面进行了修正,一早赶过来就是为了冷小野检查一下结果。<!–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15章 更难控制的是女人(3)    <!–章节内容开始–>“爱过。”比尔也喝了口酒,“我的第一个太太,我很爱她……后来,她死了,我就没有再爱过任何女人。”

    “我很报歉。”

    “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比尔侧眸,注视着身侧男人精致的侧脸,“菲比先生呢?”

    “我?”菲比轻扬着唇角,“这是我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所以……我不想失去她。”

    “你准备怎么做?”比尔问。

    “比尔先生刚刚从王宫回来,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刚刚的会议因为是与摩根有关,国王先生大概已经确定他的位置……我说得没错吧,比尔先生?”

    “菲比先生,很聪明。”

    “过奖。”菲比耸耸肩膀,“以我对皇甫耀阳的了解,他大概会亲自去谈判,国王不在,首相失踪,这个国家的控制权就会到了比尔先生您的手上。你得到你想要的权力,我得到我想要的女人,除掉我们共同的敌人,完全双赢。”

    “但是。”比尔停下晃酒杯的动作,“你要知道,比起一个国家,更难控制的是女人。”

    “这不是问题。”菲比转过脸,脸上露出邪魅笑意,“你要知道,女人可比国家好哄的多,尤其是……她欠了你许多人情之后,她会心软、会内疚、会感激你……她们的感情总会蒙蔽她们的眼睛,让她们看清楚什么才是真相。一个人在最痛苦的时候,也是防御力最弱的时候,而我,刚好可以乘虚而入,一点一点地占有她心,她的人……她的所有。”

    比尔点点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大概需要不少的时间。”

    “先生为了这一天,筹划十余年。我已经等了五年,不在乎再多用五年的时间。所以……”他向比尔伸过杯子,“合作愉快,干杯?”

    比尔伸过杯子,与他轻轻一碰,“合作愉快,祝你早日成功。”

    二人碰过杯子,将各自的红酒喝干。

    比尔就正色开口,“明天,国王会前往西北,如果你想要得到她,就必须在明天晚上将她带走。”

    菲比点头,“我可以。”

    “你确定?”

    菲比笑起来,“比尔先生,您应该很清楚,王后现在对我非常信任。”

    比尔也笑起来,“我不得不承认,菲比先生比我还有耐心。”

    “所以我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失手,我想做的事情也从来不会失败。”

    “希望这一次,也是一样。”

    “不是希望,是一定!”

    比尔点头,抬腕看看手表。

    “那么,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我送您!”

    菲比抬手,将他送往门外,二人一起门口,菲比就转过脸来,扫了一眼露台一侧。

    注意到那里多出来的一点影子,他扬扬唇角,没有理会。

    露台外,夜风扬小心翼翼地爬下楼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反手关上窗子,两只手就紧握成拳。

    “果然,你就是……司空月冥。”

    抓起手机,他迅速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小野,我是夜风扬。”

    “风扬,这么晚了,有事吗?”

    “小野,你仔细听好……菲比就是司空月冥。”<!–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