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爱过。”比尔也喝了口酒,“我的第一个太太,我很爱她……后来,她死了,我就没有再爱过任何女人。”

    “我很报歉。”

    “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比尔侧眸,注视着身侧男人精致的侧脸,“菲比先生呢?”

    “我?”菲比轻扬着唇角,“这是我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所以……我不想失去她。”

    “你准备怎么做?”比尔问。

    “比尔先生刚刚从王宫回来,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刚刚的会议因为是与摩根有关,国王先生大概已经确定他的位置……我说得没错吧,比尔先生?”

    “菲比先生,很聪明。”

    “过奖。”菲比耸耸肩膀,“以我对皇甫耀阳的了解,他大概会亲自去谈判,国王不在,首相失踪,这个国家的控制权就会到了比尔先生您的手上。你得到你想要的权力,我得到我想要的女人,除掉我们共同的敌人,完全双赢。”

    “但是。”比尔停下晃酒杯的动作,“你要知道,比起一个国家,更难控制的是女人。”

    “这不是问题。”菲比转过脸,脸上露出邪魅笑意,“你要知道,女人可比国家好哄的多,尤其是……她欠了你许多人情之后,她会心软、会内疚、会感激你……她们的感情总会蒙蔽她们的眼睛,让她们看清楚什么才是真相。一个人在最痛苦的时候,也是防御力最弱的时候,而我,刚好可以乘虚而入,一点一点地占有她心,她的人……她的所有。”

    比尔点点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大概需要不少的时间。”

    “先生为了这一天,筹划十余年。我已经等了五年,不在乎再多用五年的时间。所以……”他向比尔伸过杯子,“合作愉快,干杯?”

    比尔伸过杯子,与他轻轻一碰,“合作愉快,祝你早日成功。”

    二人碰过杯子,将各自的红酒喝干。

    比尔就正色开口,“明天,国王会前往西北,如果你想要得到她,就必须在明天晚上将她带走。”

    菲比点头,“我可以。”

    “你确定?”

    菲比笑起来,“比尔先生,您应该很清楚,王后现在对我非常信任。”

    比尔也笑起来,“我不得不承认,菲比先生比我还有耐心。”

    “所以我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失手,我想做的事情也从来不会失败。”

    “希望这一次,也是一样。”

    “不是希望,是一定!”

    比尔点头,抬腕看看手表。

    “那么,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我送您!”

    菲比抬手,将他送往门外,二人一起门口,菲比就转过脸来,扫了一眼露台一侧。

    注意到那里多出来的一点影子,他扬扬唇角,没有理会。

    露台外,夜风扬小心翼翼地爬下楼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反手关上窗子,两只手就紧握成拳。

    “果然,你就是……司空月冥。”

    抓起手机,他迅速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小野,我是夜风扬。”

    “风扬,这么晚了,有事吗?”

    “小野,你仔细听好……菲比就是司空月冥。”<!–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13章 更难控制的是女人(1)    离开会议室,几位议员一起下楼,一边还在讨论刚才的事情。

    “比尔先生,你难道不觉得国王这么做,太过冒险了吗?”

    比尔双手一摊,“你看到他刚才的态度,跟本不是我们可以改变。”

    “这件事牵扯重大,摩根应该也不敢轻易对国王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吧?”一个议员说道。

    比尔轻叹,“我想……应该是的,毕竟,他是国王,摩根也要考虑在国际上的影响。”

    众人来到楼下,各自告辞上车离开。

    比尔坐上车子,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瓶喝了一口水,靠在后座上陷入沉思。

    “出了什么事情吗?”助理问。

    “国王准备亲自前往西北行省,与摩根谈判。”比尔答道。

    助理皱眉,“他疯了吗?”

    亲自前往西北行省摩根的老巢,这明显就是送羊入虎口,助理实在有些想不通,皇甫耀阳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想抓住摩根。”比尔道。

    “可是,那是摩根的地方。”

    “这些不重要。”比尔双手交叉着放到膝盖上,后背微微前挺,注视着对面的助理,“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机会。”

    助理也凑过来,“您的意思是?”

    比尔淡笑,“国王不在,首相就拥有决定权,如果首相再出事呢?”

    “按照规则,如果首相也出事,就是内阁来暂时接管这个国家的管理权。”助理注视着比尔,突然眼中一亮,“内阁之中,您的威望最高,到时候,您就可以顺利地接管这个国家的管理权。”

    竖起一根手指,比尔低声开口,“前提是,首相和国王永远都不会回来。”

    “所以?”

    比尔靠到后座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打电话给菲比先生,我要与他谈谈。”

    如果菲比可以顺利带走冷小野,他就可以暂时接手国会,接下来,他只要稍用手段,挑起摩根对皇甫耀阳的不信任。

    这一趟,皇甫耀阳就是有去无回,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简单了。

    ……

    ……

    深水码水,海神号游轮上。

    此时此刻,菲比的姿态与冷小野手中照片中的他,几乎没有太多相同。

    唯一的不同的是他身上没有套西装,只是随意地套着一件素白衬衫,袖口卷起,修长的手指上捧着一杯红酒。

    “先生!”格雷走过来,将手机送给他,“比尔先生的电话。”

    听到比尔这个名字,菲比轻扬起淡粉的唇,伸手接过电话,送到耳边。

    “比尔先生,晚上好。”

    “今天月色不错,不如……我请菲比先生喝一杯,如何?”

    菲比抬起脸,看向天空的银月。

    “我会在码头为您准备好船,您来……我请!一会儿见。”

    电话那头,比尔略有些犹豫,让他上菲比的船,他多少还是有些戒备。

    深思片刻之后,他才笑着开口。

    “好啊,那就叨扰菲比先生,一会儿见!”

    挂断手机,递给格雷,菲比轻轻地晃着杯子里的红酒。

    “准备一艘船,到码头接应他。”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