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你刚才不是还说人家纪念挺好的吗?”冷子锐笑道。

    “我不是说她不好,我就是觉得这个职业有点……”许夏侧脸,看向冷子锐,“小邪是那个情况,她又是刑警,二个人都是危险职业。说实话,我倒更希望她是干别的的……可是呀,您那个混蛋儿子,都把人带回来了,肯定是真得喜欢的,我这个当妈的难道还能阻止啊?”

    知子莫若母。

    许夏虽然大条,却也知道自家儿子和父亲一样,如果不是真心在意纪念,绝对不会带回家来。

    而且,从他刚才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得出,儿子对这个女孩子很上心。

    长这么大,儿子终于肯谈个恋爱,她哪里能阻止?!

    “说是刑警,办不了什么大案,最多就是盗抢什么的,没大事儿。”冷子锐伸手将她拥过来,手掌轻抚着她的头发,“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就站在旁边,有必要的时候,帮他们一把就行了。”

    许夏将头靠上他的肩膀,轻轻点头,手臂就伸过去拥住他的腰身。

    “哎……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嫁人的嫁人,要娶媳妇的娶媳妇……我们也老了……”

    “老了吗?”冷子锐侧脸,伸过一手捧起她的下巴,“让本将军鉴定一下!恩……我觉得,一般老吧……”

    “冷子锐!”许夏立刻瞪眼,“你敢说我老?!”

    “不是您说的吗?”

    “我说行,你说不行!”

    “那好,您不老,您越活越年轻。”

    “你说的那是天生童姥!”

    冷子锐轻笑出声,“说点正经的,我听说一个养颜的方法,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方法?”许夏问。

    侧身,将她压倒在枕上,冷子锐抬手拨开她脸上的头发。

    “保持充足的夫妻运动。”

    许夏抬手想要将他推开,“没正经的,快起来,我还没洗澡呢!”

    “已经起来了!”

    “别闹!”

    “我没闹啊,难道你没感觉到?”

    意识到他说的是哪里起来,许夏立刻回以白眼。

    “当姥爷的人了,还这么不要脸?”

    冷子锐笑着凑到她脸前。

    “老婆,你一点都不老,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她扬唇,笑着用手指轻抚过他的短发。

    “在我眼里,你也永远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之一!”

    “敢挑战我?”冷子锐直起身子,抬手甩掉身上的t恤,“看我一会儿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休想!”

    许夏起身要跑,他大手一抓,已经将她拉过来,重新压在身上。

    她挣扎了两下,推着他肩膀的手就伸过来,将他的颈拥紧。

    ……

    许久之后,二人相拥着躺在枕上。

    “我的腰是不是胖了,都有小肚子了?”

    “有小肚子好,省得硌得慌。”

    “子锐?”

    “恩?!”

    “你还爱我吗?”

    “废话,不爱你爱谁啊?”

    “我也爱你!”

    “你爱别人试试,我直接把他突突了。”

    “喂,你就不能说点情话给我听听吗?”

    男人微抬起脸,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容,缓缓凑过来,注视着她的眼睛。

    “不要了吧,多肉麻啊,老夫老妻的!”<!–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07章 没有之一(1)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刚抬起头,已经被纪念一把按回去。

    “别动,我看看你的伤!”

    按低他的头,她微抬头,看向他的背,看到纱布还好好地敷在伤口上,并没有出血现象,这才轻吁口气。

    “还好,没碰到伤口。”

    胸前,男人闷声开口。

    “那我能起来了吗?”

    纪念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刚才太过心急,她直接将他的头都抱在怀里,此刻,他的脸就在她的胸口。

    隔着薄薄夏裙,她分别感觉到男人的呼吸穿过布料,那种感觉,就仿佛是直接贴着她的肌肤。

    心,突突地急跳起来。

    纪念忙着松开手臂,冷小邪缓缓撑着身子站直来,她立刻就跳下床来。

    “你……好好休息……晚安!”

    急语一声,她逃也似地冲出他的房门,鞋都没有来得及穿。

    “纪念!”冷小邪忙着唤住她,“鞋。”

    “哦。”

    她急跑过来,提着鞋子跑了。

    冷小邪抬抬胳膊。

    “小丫头片子,要不是小爷有伤在身,今晚我让你跑了才怪!”重新趴到床上,他在枕上叹了口气,“老爹,我看,你就是成心的你!”

    纪念逃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气喘吁吁地靠到门上。

    垂脸看看自己滑下去的领口,她忙着将衣领向上扯了扯。

    胸口的肌肤上,却仿佛还留着他的温暖,烫得她的血似乎都要烧起来。

    ……

    ……

    冷家。

    许夏帮两个睡着的小家伙拉拉被子,冷子锐就站起身走过去,拉开房间里红外线探测器的开关。

    这两个小东西,可是大宝贝。

    女儿将两个孩子交给他,他是绝对不能让两个孩子少一根头发。

    看了一眼走廊里的监控设备工作正常,他这才带着许夏回到二人的主卧。

    “真是没想到,上次相亲没见到人,现在他们两个竟然走到一块儿了。”许夏盘腿坐到床上,“子锐,你觉得这个纪念怎么样啊?”

    “你觉得呢?”冷子锐将水杯递给她,反问。

    “长相身高都挺配小邪的,人也很真诚,不做作,我觉得……不错。”

    “那就行了,小邪喜欢,你也没意见,那我当然就没意见。”

    冷子锐伸手敲打了一个电脑,电脑屏幕上,立刻就显示出两个孩子房间和窗外、走廊的监控影像。

    “刚才你叫小邪到房间说什么?”许夏好奇地问。

    “没说什么。”

    “少来。”许夏白他一眼,“你以为,骗得过本人的火眼金晴吗?”

    冷子锐坐到她身侧,转过脸来,正色看看她的眼睛,又抬手翻翻她的眼皮。

    “粘膜粉红,稍有血丝,有点睡眠不足,没上火。”

    “去你的!”许夏抬手将他的手掌拍开,“现在小邪也有女朋友了,我也就放心多了,对了……小野那边情况怎么样啊,你今天看新闻了吗?”

    “还用看什么新闻啊,我早打过电话了,她那边挺好的,你就别多想了。”

    “哎!”许夏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发现了,咱们这个家啊,就是跟当兵的干上了。小野找了一个军人国王,你儿子又找一女刑警。”<!–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