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刚抬起头,已经被纪念一把按回去。

    “别动,我看看你的伤!”

    按低他的头,她微抬头,看向他的背,看到纱布还好好地敷在伤口上,并没有出血现象,这才轻吁口气。

    “还好,没碰到伤口。”

    胸前,男人闷声开口。

    “那我能起来了吗?”

    纪念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刚才太过心急,她直接将他的头都抱在怀里,此刻,他的脸就在她的胸口。

    隔着薄薄夏裙,她分别感觉到男人的呼吸穿过布料,那种感觉,就仿佛是直接贴着她的肌肤。

    心,突突地急跳起来。

    纪念忙着松开手臂,冷小邪缓缓撑着身子站直来,她立刻就跳下床来。

    “你……好好休息……晚安!”

    急语一声,她逃也似地冲出他的房门,鞋都没有来得及穿。

    “纪念!”冷小邪忙着唤住她,“鞋。”

    “哦。”

    她急跑过来,提着鞋子跑了。

    冷小邪抬抬胳膊。

    “小丫头片子,要不是小爷有伤在身,今晚我让你跑了才怪!”重新趴到床上,他在枕上叹了口气,“老爹,我看,你就是成心的你!”

    纪念逃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气喘吁吁地靠到门上。

    垂脸看看自己滑下去的领口,她忙着将衣领向上扯了扯。

    胸口的肌肤上,却仿佛还留着他的温暖,烫得她的血似乎都要烧起来。

    ……

    ……

    冷家。

    许夏帮两个睡着的小家伙拉拉被子,冷子锐就站起身走过去,拉开房间里红外线探测器的开关。

    这两个小东西,可是大宝贝。

    女儿将两个孩子交给他,他是绝对不能让两个孩子少一根头发。

    看了一眼走廊里的监控设备工作正常,他这才带着许夏回到二人的主卧。

    “真是没想到,上次相亲没见到人,现在他们两个竟然走到一块儿了。”许夏盘腿坐到床上,“子锐,你觉得这个纪念怎么样啊?”

    “你觉得呢?”冷子锐将水杯递给她,反问。

    “长相身高都挺配小邪的,人也很真诚,不做作,我觉得……不错。”

    “那就行了,小邪喜欢,你也没意见,那我当然就没意见。”

    冷子锐伸手敲打了一个电脑,电脑屏幕上,立刻就显示出两个孩子房间和窗外、走廊的监控影像。

    “刚才你叫小邪到房间说什么?”许夏好奇地问。

    “没说什么。”

    “少来。”许夏白他一眼,“你以为,骗得过本人的火眼金晴吗?”

    冷子锐坐到她身侧,转过脸来,正色看看她的眼睛,又抬手翻翻她的眼皮。

    “粘膜粉红,稍有血丝,有点睡眠不足,没上火。”

    “去你的!”许夏抬手将他的手掌拍开,“现在小邪也有女朋友了,我也就放心多了,对了……小野那边情况怎么样啊,你今天看新闻了吗?”

    “还用看什么新闻啊,我早打过电话了,她那边挺好的,你就别多想了。”

    “哎!”许夏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发现了,咱们这个家啊,就是跟当兵的干上了。小野找了一个军人国王,你儿子又找一女刑警。”<!–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06章 儿媳妇的面子(3)    “幸好我带你一起去。”冷小邪侧着脸,笑语,“我爸说了,是要看在他儿媳妇的面子上,要不然……今天得让我横着出来。”

    “我才不信呢。”

    “不信,回头你问我爸,这可是他原话。”

    纪念换了一个棉球,轻轻地帮他拭着伤口。

    “这有点出血,估计有点疼,你忍着点。”

    一边说着,她就一边向他伤口上吹着气。

    因为担心将他弄疼,纪念好一会儿才帮他把伤口处理好,又小心地用棉签涂了一层药膏。

    考虑到天气,纪念没有帮他包扎,这样的伤裹起来反倒不利于恢复,只是帮他薄薄地覆了一层纱布以防止落上细菌感染。

    收起地上的血棉和乱七八糟的东西,纪念将这些垃圾拿到门外丢掉,回来又帮他倒了杯水,拿过一片消炎药。

    “吃一片药,省得发炎。”

    冷小邪想要起身,却被她按住肩膀。

    “别动。”

    将药塞到他嘴里,她小心地将放着吸管的杯子送到他嘴边,喂他把药吃下。

    咽下嘴里的药,冷小邪笑眯眯地趴回枕头。

    “哎……这有媳妇儿就是不一样啊,要是林丛那混蛋,他不借机好好折腾我一通才奇怪呢!”

    纪念坐到他身侧,小心地将毛毯轻轻地搭到他的腰上,注意到他手臂上的那个枪疤,她伸手过来,轻轻地按了按那个圆形的疤痕。

    “以前,你挨过打吗?”

    “十岁的时候打过一次,那次可惨多了。”

    “为什么?”

    “我爸出去执行任务,我悄悄地跟着他去了,爬上直升机跟到东北,结果入山后误闯进雷区,踩到地雷……”

    “不会吧?”

    “真的,骗你干吗,那都是以为留下来的老地雷,当时我爸一边帮我拆雷一边骂我,说是只要他不死,就要打死我……折完雷,他直接把我绑在树上,解下皮带就打……要不是我妈及时赶过来,护着我,说不定啊……这会儿你男人都不在喽!”

    纪念轻轻地用手指轻抚着他背上的旧疤痕,“你爸那是疼你!”

    “是啊,疼……真疼啊!”冷小邪坏笑,片刻又敛起笑意,“当时我被绑在树上,看不到他,后来我妈告诉我,我爸那天哭了。一边打我一边哭,我长那么大,那是头回知道他哭……从那天起,我就发过誓言,一定听他的话,绝对不给他丢脸。”

    “你爸真好。”纪念吸着鼻子说道。

    从小到大,没有过爸爸,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纪千景,却又是为了利益才认下她这个女儿。

    伸过手掌,一把将她拉倒在床,冷小邪手一按,已经压住她的腰身,抬起另一只照着她的小屁股就拍了一巴掌。

    “让你不长计性,什么我爸,那是咱爸!”

    纪念趴在柔软的床单上,小脸通红。

    “冷小邪,你再打我试试!”

    啪!

    他扬手又是一下。

    纪念侧脸瞪过来,他就笑眯眯地开口。

    “是让你试试的?”他抬手看看手掌,“手感还不错!”

    又羞又气,纪念猛地翻身将他推开,看着他倒向床面,她又突然想起他的伤,急忙伸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抓住翻转。

    冷小邪的身子被她翻过来,二个人一起跌倒在床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