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的姑奶奶,咱不哭了行不,你不是挺坚强的么……”冷小邪伸手将她拉到怀里,“果然啊,这女人真是水做的,挤挤就出水。我告诉你,这打呢确实是和你有点关系,但是不是说我爸不喜欢你,是因为别的。”

    纪念抬起脸,“你骗人!”

    和她有关,又不是因为不赞同她们交往,那还有什么事情,她想不出来。

    扯过纸巾帮她把脸擦干净,冷小邪正色开口。

    “现在,我看着你的眼睛,郑重地再说一遍,我爸和我妈都很喜欢你,而且我爸对你非常满意。这一皮带,和我们谈恋爱没有关系,听懂了吗?”

    “那是为什么呀?”

    “我爸呢,对我只有两点要求。”冷小邪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不许乱搞男女关系,这个你也知道的,你男人魅力实在太大,这要是真得乱搞起来,全世界都是我们冷家的种了……”

    纪念瞪他一眼,“说重点!”

    “第二!”冷小邪伸出第二根手指,“不许我用冷家的威望做不合规则的事情。这一次,我就是犯了第二条。”

    纤长的眉毛皱起,纪念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你贪|污受|贿了?”

    冷小邪抬手轻刮一下她的鼻子,“对啊,接受你的美色贿赂。”

    纪念眨眨眼睛,接触这么久,她当然也了解冷小邪的人品。

    在队里,他从来不搞特殊化,而且,她也了解冷家的情况。

    冷子锐的哥哥冷子墨有一个大型的跨国企业,富可敌国,冷子锐与许夏在那个企业之中都有股份,冷子锐家的两个孩子也都拥有股份。

    光是这些,就足以供他挥霍,他跟本也不缺钱,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

    而且,这件事情与她有关……

    纪念仔细思考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突然眼中灵光闪过。

    “你……”她抬起脸,看向冷小邪,“是纪氏的事情。”

    父亲他们一直在求她让冷小邪放过纪氏,当时她也没有多想是因为什么,还以为他们只是害怕冷家的势力。

    现在想想,当时几人的表现实在太过紧张。

    那绝不仅仅是因为害怕就表现出来的,一定是冷小邪做过什么,他们才真得害怕,要不然,也不会像孙子一样求她。

    冷小邪耸耸肩膀,算是默认。

    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纪念抿唇看着他,又是一阵喉咙发涩。

    知道她又要难过,冷小邪皱起眉,转身趴到床侧,他夸张地开口,“哎哟,好疼……小念念,快……快给我吹吹!你说……我是不是垃圾桶里捡来的,这要是亲爹能下这么狠的手吗……哎呀,惨呀……”

    纪念听他叫疼,忙着吸吸鼻子站起身。

    “我去洗个手。”

    迅速冲进洗手间,将手洗干净,她又跑下楼去找来药棉,才爬上床去半跪着身子,小心地用药棉帮他清洁伤口。

    看着他背上的伤,她心疼地叹了口气。

    背中部是伤口最疼的位置,有些皮肉都已经微微翻开,冷小邪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却早已经疼得心都皱成一团。

    “你爸……真下得去手,这都皮开肉绽了。”

    …

第1804章 儿媳妇的面子(1)    “好你了吗……亲爱的冷小邪冷师父冷教官,就让我看看……”纪念伸出一根手指,卖萌做可爱态,“我就看一眼,行吗?”

    冷小邪摇头。

    “不让看拉倒!”纪念转身就走,然后就装出脚下一滑的样子,尖叫着扑向地面。

    “小心!”

    冷小邪不知是计,本能地冲上前来,抓住她的身子,纪念借势向前扑到他怀里。

    头向他身侧一探,一只手就伸过去,抓住他的t恤,拉高。

    灯光下,他后背光洁的皮肤上,一道伤痕,斜在后背上,靠近后腰的位置有明显的出血。

    三厘米多宽的血痕,几乎斜贯整个后背,触目惊心。

    纪念呼吸收紧,小心地绕过他身后,帮他卷起t恤。

    “怎么回事?”

    “我是说我不小心自己弄得你肯定不会信。”冷小邪侧头过来,向她安慰一笑,“没事,这比起中弹来强多了,一点也不疼。”

    纪念咬着嘴唇,捏着他t恤的手指都在颤抖。

    “是你爸打得,对吗?”

    回冷家之前,他还好好的,现在身上却突然多出这么一道伤痕,毫无疑问是在冷家的时候,他们分开的那一会儿。

    除了冷子锐,纪念想不到别人。

    冷小邪耸耸肩膀,“不是有句话,儿子和老子是天生的敌人,没事,你别怕,他不打女人,不会打你的!”

    他尽量让语气轻松,纪念却没有被他逗笑,只是皱着眉注视着他身上的伤痕。

    “是因为我……对吗?”

    冷子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打人,之前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让冷小邪回去,结果,冷小邪带她回去之后,身上就添了这么一道伤口。

    他还一直藏着掖着的,纪念不难想到,此事与自己有关。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与你有关的?”冷小邪转过身来,抬手将药膏送到她手里,“反正已经让你发现了,帮我涂涂药。”

    抬手脱下t恤,他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包棉签送给她,纪念抬手接过棉签。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不听话呗。”

    纪念抬起脸,注视着他的眼睛,语气低沉。

    “你说过的,不会骗我,现在,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

    迎上她晶亮的眸子,冷小邪扬唇坏笑。

    “刚发现呀,我媳妇儿眼睫毛怎么这么长啊……哎哟,跟芭比娃娃似的,真漂亮……”

    纪念吸吸鼻子,眼睛里就染上水色。

    他越是这样逃避话题,她也就越发坚信,这伤是因为她而来。

    “喂!”看着她眼圈发红,染上泪色,冷小邪心中一慌,忙着抬手扶住她的脸,“别哭啊……你别哭啊……不疼,真得不疼……”

    纪念吸吸鼻子,哑着嗓子问,“是因为我,对不对?你爸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对不对?”

    “说什么呢?”冷小邪双手扶住她的脸,“好,我告诉你实话,你先别哭了。”

    摸摸身上没有摸到什么东西,冷小邪用指腹轻轻抚掉她眼角溢出来的泪珠儿,将她拉到床边坐下。

    “深呼吸,先调整一下情绪。听我号令,吸气……呼气……再吸……再呼……让你用鼻子吸气,谁让你用嘴的,这小嘴跟小金鱼儿似的……”

    “讨厌!”

    她含着泪被他逗得笑起来,然后哭得更加厉害。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