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你了吗……亲爱的冷小邪冷师父冷教官,就让我看看……”纪念伸出一根手指,卖萌做可爱态,“我就看一眼,行吗?”

    冷小邪摇头。

    “不让看拉倒!”纪念转身就走,然后就装出脚下一滑的样子,尖叫着扑向地面。

    “小心!”

    冷小邪不知是计,本能地冲上前来,抓住她的身子,纪念借势向前扑到他怀里。

    头向他身侧一探,一只手就伸过去,抓住他的t恤,拉高。

    灯光下,他后背光洁的皮肤上,一道伤痕,斜在后背上,靠近后腰的位置有明显的出血。

    三厘米多宽的血痕,几乎斜贯整个后背,触目惊心。

    纪念呼吸收紧,小心地绕过他身后,帮他卷起t恤。

    “怎么回事?”

    “我是说我不小心自己弄得你肯定不会信。”冷小邪侧头过来,向她安慰一笑,“没事,这比起中弹来强多了,一点也不疼。”

    纪念咬着嘴唇,捏着他t恤的手指都在颤抖。

    “是你爸打得,对吗?”

    回冷家之前,他还好好的,现在身上却突然多出这么一道伤痕,毫无疑问是在冷家的时候,他们分开的那一会儿。

    除了冷子锐,纪念想不到别人。

    冷小邪耸耸肩膀,“不是有句话,儿子和老子是天生的敌人,没事,你别怕,他不打女人,不会打你的!”

    他尽量让语气轻松,纪念却没有被他逗笑,只是皱着眉注视着他身上的伤痕。

    “是因为我……对吗?”

    冷子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打人,之前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让冷小邪回去,结果,冷小邪带她回去之后,身上就添了这么一道伤口。

    他还一直藏着掖着的,纪念不难想到,此事与自己有关。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与你有关的?”冷小邪转过身来,抬手将药膏送到她手里,“反正已经让你发现了,帮我涂涂药。”

    抬手脱下t恤,他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包棉签送给她,纪念抬手接过棉签。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不听话呗。”

    纪念抬起脸,注视着他的眼睛,语气低沉。

    “你说过的,不会骗我,现在,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

    迎上她晶亮的眸子,冷小邪扬唇坏笑。

    “刚发现呀,我媳妇儿眼睫毛怎么这么长啊……哎哟,跟芭比娃娃似的,真漂亮……”

    纪念吸吸鼻子,眼睛里就染上水色。

    他越是这样逃避话题,她也就越发坚信,这伤是因为她而来。

    “喂!”看着她眼圈发红,染上泪色,冷小邪心中一慌,忙着抬手扶住她的脸,“别哭啊……你别哭啊……不疼,真得不疼……”

    纪念吸吸鼻子,哑着嗓子问,“是因为我,对不对?你爸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对不对?”

    “说什么呢?”冷小邪双手扶住她的脸,“好,我告诉你实话,你先别哭了。”

    摸摸身上没有摸到什么东西,冷小邪用指腹轻轻抚掉她眼角溢出来的泪珠儿,将她拉到床边坐下。

    “深呼吸,先调整一下情绪。听我号令,吸气……呼气……再吸……再呼……让你用鼻子吸气,谁让你用嘴的,这小嘴跟小金鱼儿似的……”

    “讨厌!”

    她含着泪被他逗得笑起来,然后哭得更加厉害。

    …

第1802章 你帮我按按(2)    <!–章节内容开始–>“那……晚安!”

    冷小邪转身走向自己住的房间,纪念就在原地眨眨眼睛。

    以往,他肯定都会坚持占她便宜,她原本以为今晚也是一样,那个“没有”不过就是和他开个玩笑。

    哪想到,他竟然这么乖就走了?

    纪念关上门,想了想,又将门轻轻拉开,只见冷小邪抬手扶住后腰,挺了挺身子才继续向前走。

    从来没见过他这样,难道真得是后背不舒服?

    想起自己箱子里,还有之前在营地的时候,冷小邪发给大家的膏药,她忙着回到房间,从箱子里把药盒找出来,捏在手里追到他门外。

    关上房门,冷小邪小心地卷起t恤,正准备将t恤脱下来,门已经被人敲响,他忙着将t恤拉回原处。

    行到门边打开房门,他一手撑着门,歪着头注视着门外的纪念。

    “怎么……今晚想跟我一起睡?”

    纪念没理他,只是推开他的胳膊走进他的房间。

    “哪里不舒服,我帮你贴个膏药,这个很管用的,上次我腰部拉伤,贴了两贴就好了。”

    嘴里说着,纪念已经打开药盒,取出一贴膏药来。

    “你确定……我可是尾椎?”

    “别废话,赶紧的……哦,对了……”纪念停下揭药膏的动作,“你先去洗个澡,这药膏贴上就不能沾水了。”

    “好。”冷小邪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膏药,“一会儿我洗了澡就贴上。”

    听他话风,似乎是真得不舒服,纪念难免担心。

    “没大事吧?是哪里疼啊,要不要……去医院看下?”

    “多大点事啊,还用去医院,没事,你别管了,我睡一觉就好……”冷小邪抬手轻捏她的小脸,“当然了,要是能运动运动好得更快!”

    “没正经的!”

    纪念脸上一红,抬手拍开他的手掌,迈步走向门口,走了两步,她又停下脚步。

    转过脸,只见冷小邪正弯着身子拉开柜子边的抽屉。

    犹豫了一下,她到底还是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伸出手臂从身后抱住他。

    “咝——”

    冷小邪完全没有防备,后背被她一挤,疼若刀割,不由地轻吸了口凉气。

    “弄疼你了?”纪念慌乱地松开他,“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我……”

    冷小邪笑着转过身,“你怎么样?”

    “我……”迎上他的目光,她心中一慌,下意识地垂下眼帘,片刻又鼓起勇气,看向他,“小邪,我……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能遇到你。”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痞里痞气的,但是纪念知道,其实他的心里很干净。

    这个时间,是她心中最灰暗的时刻,很庆幸,有他,可以让她觉得很温暖。

    “别的时候遇到我,就不高兴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有你陪着我,真好。”

    大手指起来,扶住她的笑脸,冷小邪用粗糙的指腹轻轻地抚着她娇嫩的面颊。

    “我也一样!有你在……我觉得很快乐。”

    曾经,他的家人、工作、朋友就是他生命中的全部,现在,又多了一个她。<<!–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