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纪念的心越发提了起来。

    一般来说,大概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儿子找个警察媳妇吧?

    “真的!”许夏一脸地感叹,“好厉害,那你破过案吗?”

    “呃?!”

    纪念侧脸,目光落在身边这个一脸好奇地未来婆婆身上,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我……我刚刚实习,还没有真正地破过大案子,不过……刚去实习的时候,协助着做过一个杀人案。”

    “说说说说!”许夏兴趣满满,“抓到凶手了吗,怎么找到蛛丝马迹的?”

    纪念怔了怔。

    这位许大明星,还真得是与众不同。

    纪念原本还以为她是介意自己的职业,哪想到,许夏会问她破案的事情。

    而且,那种好奇的表情,与旁边两个同样一脸好奇地看着她的小娃娃几乎没什么区别。

    果然是童心未泯,怪不得冷小邪会说他妈像小孩子一样。

    原本以为,像她这种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过,又在这样的环境多年,必然也像母亲赵丽华一样,难以应付。

    哪会想到,这个大明星将军夫人,私底下竟然会是如此的天真可爱。

    纪念的心情很自然地放松下来。

    “是这样的,那是一桩抢劫杀人案……”

    ……

    ……

    楼下,许夏好奇地向纪念打听破案的事情。

    楼上,冷小邪已经跟着冷子锐走进书房。

    走到窗边,转过身来看着儿子,冷子锐轻扬下巴。

    “关门。”

    冷小邪转身关上门,再转过脸来时,刚才还是对纪念和蔼可亲的冷子锐,已经面色阴沉,如暴风雨前的天空。

    “我对你的两点要求是什么?”

    “第一,不乱搞男女关系。第二,不许打着冷家的大旗做任何事情。”

    冷子锐走到书桌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扯出一条皮带。

    “脱!”

    冷小邪伸手脱下身上的t恤,主动走到墙边,抬手搭上墙壁。

    冷子锐迈步走到他身后。

    啪!

    皮带抽出去,落上冷小邪的背,白皙的背上立刻就多出一道暗红色的痕迹。

    微眯着眸子,注视着儿子背上的伤痕,冷子锐皱了皱眉。

    “念你初犯,我只打你一下……不过,没有下次!”

    对儿子,冷子锐从不手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心疼。

    不过,心疼归心疼,他可从来不会纵容冷小邪。

    冷子锐当然已经查清楚事情始末,也知道冷小邪这样做的原因,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他已经犯了错就必须要得到惩罚。

    他可以容忍冷小邪的狂傲不羁,也欣赏儿子的实力与能力,却并不代表他会纵容冷小邪。

    这个儿子聪明、能干,从出生到现在,无论上学也好,做什么也好,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太过顺利,就会容易让人骄傲,所以冷子锐对他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

    这正是因为这么的苛刻,从小到大,冷小邪一直也是为人低调,几乎没有做过什么错事。

    这一次,是他唯一的一次破例,冷子锐怎么可能不生气?

    将皮带摔在桌上,冷子锐伸手拿过他的t恤,丢到他手下。

    “滚出去!”

    …

第1798章 舅妈!舅妈!(4)    两杯矿泉水,一杯给冷小邪,一杯递给纪念。

    两杯牛奶是给两个小家伙的,另外两杯果汁,两盘点心。

    “来,小念,喝点水!”冷子锐笑着将水递过来,又将点心端过来放在她面前,“尝尝这个点心,我亲手做的,味道还可以。”

    “谢谢叔叔。”

    纪念忙着起身接过,心中却闪过惊讶。

    冷家竟然没有保姆,家里来了客人冷大将军竟然会亲自去沏茶,这着实让她心中吃了一惊。

    而且,冷大将军还会自己做点心,这更是让人吃惊。

    怪不得冷小邪这样的人也会做饭,看来家教真得是很重要。

    这时,许夏已经洗完脸,换好衣服下来,冷子锐就将两杯鲜榨果汁中的一杯,递给许夏,自己端了另一杯。

    “咦?”许夏在冷子锐身侧入座,看到纪念面前的水,顿时挑眉,“冷子锐,你怎么搞得,怎么就给人家倒水啊?”

    “没事,阿姨,是我自己要的。”纪念忙着开口。

    “看来,你和小邪一样,他也是不喜欢喝饮料,只喝水。”许夏啜一口果汁,“你是叫纪念?”

    “对。纪晓岚的纪,念是思念的念。”

    “纪念,这名字好吃啊!”许夏感叹一句,又皱起眉来,“这名字怎么这么眼熟啊……纪念……哦,我想起来了,上次和小邪相亲的,好像也有一个叫纪念吧,冷小邪,那个给你留一张字条的那个,是叫纪念吗?”

    纪念顿时心头一紧。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上次相亲她跟本没去,许夏要是知道是她,肯定会不高兴的吧?

    “阿姨,对不起啊,上次我是……因为……”

    冷小邪刚要开口,冷子锐已经笑着替她解了围。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算了,在我们冷家,恋爱自由,只要你们是真心在一起,我们都没意见……”他轻轻扶住许夏的肩膀,“对不对,老婆?”

    “没错。”

    许夏这人一向大大咧咧,现在看儿子领回这么漂亮一女朋友,只顾着高兴,哪里还有空去计较那些旧事。

    只是想起来,随口一提而已,完全没有纪念想得那么严重。

    “对了,小念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念得是公安大学,现在在警队里实习。”

    不等许夏开口,皇甫琦已经感叹出声,“哇,舅妈你好厉害,那你枪法一样很好吧?你抓过坏蛋吗?”

    “臭小子,不能这样乱叫,要叫阿姨。”许夏笑着纠正,目光就落在纪念身上,“你是刑警?”

    “妈,刑警不是挺好的吗,和我专业对口,多有共同语言啊!”冷小邪斜一眼老爸,“爸,您说是吧?”

    “什么职业并不重要,关键是人品好比什么都好。”冷子锐一笑,“小念,你跟你阿姨先聊会儿,我和小邪说几句话,马上就下来?”

    “没事,你们聊你们的。”

    冷子锐站起身,轻轻拍拍许夏肩膀,“好好照顾人家小念。”

    “知道。”许夏向他摆摆手,父子二人上楼,她就笑着坐到纪念身侧,“小念,你学得是刑侦专业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