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杯矿泉水,一杯给冷小邪,一杯递给纪念。

    两杯牛奶是给两个小家伙的,另外两杯果汁,两盘点心。

    “来,小念,喝点水!”冷子锐笑着将水递过来,又将点心端过来放在她面前,“尝尝这个点心,我亲手做的,味道还可以。”

    “谢谢叔叔。”

    纪念忙着起身接过,心中却闪过惊讶。

    冷家竟然没有保姆,家里来了客人冷大将军竟然会亲自去沏茶,这着实让她心中吃了一惊。

    而且,冷大将军还会自己做点心,这更是让人吃惊。

    怪不得冷小邪这样的人也会做饭,看来家教真得是很重要。

    这时,许夏已经洗完脸,换好衣服下来,冷子锐就将两杯鲜榨果汁中的一杯,递给许夏,自己端了另一杯。

    “咦?”许夏在冷子锐身侧入座,看到纪念面前的水,顿时挑眉,“冷子锐,你怎么搞得,怎么就给人家倒水啊?”

    “没事,阿姨,是我自己要的。”纪念忙着开口。

    “看来,你和小邪一样,他也是不喜欢喝饮料,只喝水。”许夏啜一口果汁,“你是叫纪念?”

    “对。纪晓岚的纪,念是思念的念。”

    “纪念,这名字好吃啊!”许夏感叹一句,又皱起眉来,“这名字怎么这么眼熟啊……纪念……哦,我想起来了,上次和小邪相亲的,好像也有一个叫纪念吧,冷小邪,那个给你留一张字条的那个,是叫纪念吗?”

    纪念顿时心头一紧。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上次相亲她跟本没去,许夏要是知道是她,肯定会不高兴的吧?

    “阿姨,对不起啊,上次我是……因为……”

    冷小邪刚要开口,冷子锐已经笑着替她解了围。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算了,在我们冷家,恋爱自由,只要你们是真心在一起,我们都没意见……”他轻轻扶住许夏的肩膀,“对不对,老婆?”

    “没错。”

    许夏这人一向大大咧咧,现在看儿子领回这么漂亮一女朋友,只顾着高兴,哪里还有空去计较那些旧事。

    只是想起来,随口一提而已,完全没有纪念想得那么严重。

    “对了,小念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念得是公安大学,现在在警队里实习。”

    不等许夏开口,皇甫琦已经感叹出声,“哇,舅妈你好厉害,那你枪法一样很好吧?你抓过坏蛋吗?”

    “臭小子,不能这样乱叫,要叫阿姨。”许夏笑着纠正,目光就落在纪念身上,“你是刑警?”

    “妈,刑警不是挺好的吗,和我专业对口,多有共同语言啊!”冷小邪斜一眼老爸,“爸,您说是吧?”

    “什么职业并不重要,关键是人品好比什么都好。”冷子锐一笑,“小念,你跟你阿姨先聊会儿,我和小邪说几句话,马上就下来?”

    “没事,你们聊你们的。”

    冷子锐站起身,轻轻拍拍许夏肩膀,“好好照顾人家小念。”

    “知道。”许夏向他摆摆手,父子二人上楼,她就笑着坐到纪念身侧,“小念,你学得是刑侦专业吗?”

    …

第1797章 舅妈!舅妈!(3)    两个小家伙同时转过脸,看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的纪念。

    一本正经地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满分100分的话,我给99分!”皇甫琦第一个开口。

    “我也一样。”皇甫玦也随之说道。

    “有没有搞错,那一分呢?”冷小邪问。

    皇甫琦向纪念做个鬼脸,“舅妈,其实你可以得一百分的,不过,为了保住我妈咪天下第一大美女的身份,我只能扣你一分,sorry!”

    “恩!”冷小邪扬起唇角,“这个舅妈叫得好,奖励你一下!”

    说着,他就凑过来,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一下。

    纪念脸上一红,斜他一眼,人就走过来,“这就是你妹妹家的两个孩子,真可爱。”

    “那当然,继承了我们冷家的完美基因吗?”冷小邪笑道。

    “小琦、小玦,跟阿姨打招呼没有?”楼梯上,传来男人悦耳的声音。

    纪念转过脸,只见楼梯上,一个高大男子正微笑着走下来。

    男人有一张几近完美的侧脸,那张脸,如果说只有三十岁,也依旧不会让人生疑。

    不用猜,纪念也知道,这位一定就是冷小邪的父亲,之前她只在电视上和报纸上见过的大人物。

    见过许夏和冷子锐之后,纪念就明白了冷小邪那张妖孽一般的脸庞从何而来。

    有这样的父母,孩子不出色那才叫奇怪。

    冷小邪放下怀中的两个小家伙,手臂就伸过来,拥住纪念的腰身,安慰地在她腰上轻轻拍拍。

    “爸,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纪念,我女朋友。这是我爸。”

    “冷叔叔好。”纪念微微欠欠身子,“报歉,来得太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您和阿姨别介意啊。”

    “没关系。”冷子锐笑着走过来,“不用这么拘禁,到了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纪小姐喜欢喝什么,果汁、茶水、或者咖啡?”

    “您不用这么客气,我……我喝一杯水就行了。”纪念抿抿嘴唇,“还有,您……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冷子锐笑得很温和,“那我就叫你小念吧?”

    “好。”

    “那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倒点水来。”

    冷子锐走进厨房,两个小家伙就坐在沙发上,好奇地打量纪念。

    皇甫琦再次开口,“舅妈,你的名字是那个纪念日的纪念?”

    “那个……”纪念的脸又红起来,“我还不是你们的舅妈。”

    皇甫玦眨眨眼睛,“那你不你准备和舅舅结婚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

    “那有什么区别吗?”皇甫琦耸耸肩膀,“反正早晚都要结婚。”

    “呃!”

    纪念有些无奈,这个……怎么向两个小孩子解释啊?

    “说得没错。”冷小邪收回两个小家伙擦手的湿巾,将水果送到二人手里,“叫舅妈就行了。”

    纪念还要开口,他手一伸,已经将一块苹果塞到她嘴里。

    这时,冷子锐已经从厨房里端着托盘走出来。

    托盘里,有数杯不同的饮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