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姨,您……您好!”

    许夏这才注意到冷小邪身边还着一个人,目光转过来,看到纪念,顿时眼中一亮。

    “这个臭小子,带朋友回来也说不一声!”她伸手想来过来拉纪念,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我这手脏,小邪,快让人进来啊!”

    想起自己脸上还敷着面容,许夏忙着将面膜扯下来。

    “快,快进来!”

    “好,谢谢阿姨。”纪念还在淑女地应,冷小邪已经伸手过来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进客厅。

    “快坐呀!”许夏抬手示意她入座,人就冲到楼梯边,“冷子锐,冷大将军……来客人了,快下来!”

    招呼完冷子锐,她又忙不迭地奔回茶几边,看纪念还在边上站着,又忙着让,“别站着呀,就当自己家一样,快坐!”

    弯身想要去推果盘,她看看自己手上的面膜,只是自嘲一笑。

    “小邪,你给……”

    “她叫纪念。”冷小邪介绍道。

    “你给纪小姐倒点水,拿个水果吃,我先去洗把脸!”许夏风风火火地跑到洗手间门口,又停下来,转脸看向客厅,“冷小邪,你干吗呢,倒水去呀!”

    纪念忙着摆手,“不用客气,您先洗脸吧!”

    “那我先去洗脸。”许夏拉开洗手间的门,侧脸看向楼梯上,见冷子锐还不见人影,她转身又奔过来,咚咚咚地跑上楼去。

    “看到没,我妈是不是特可爱?”冷小邪从盘子上拿过一个苹果,用水果刀削着,“别紧张,我告诉你,她呢……就像小孩子一样,你就哄着她就行了。”

    纪念点点头,突然又紧张地抓住他的胳膊。

    “完了!”

    “又怎么了?”

    “我们……没准备礼物。”纪念皱着眉,“现在怎么办呀,哪有空手来的呀……哎哟,真是的,我怎么水果都没想到买呢?你爸妈不会生我的气吧?”

    “放心吧,不会的……”冷小邪将手中的苹果分开,利落地分成四半,用刀削掉里面的果核,“再说了,你本身就是一超级大礼物,还要什么礼物啊?别想太多,我们家人没那么多事啊。”

    事已至此,纪念也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她总不能凭空变出什么礼物来,只好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

    时间不大,楼梯上已经响起脚步声。

    纪念转过脸去,最先跑下来的,是两个四五岁年纪的小鬼头。

    身上套着宽松的白色家居装,都是一头金棕色头发,小脸粉雕玉琢,五官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然,当他们先后下楼,向沙发边跑过来的时候。

    纪念已经注意到,两个小家伙的眸色并不相同,一个是和冷小邪一样的黑色瞳仁,另外一个却是晶莹的湛蓝色。

    这二位,自然就是被暂时送到北京的两位小伯爵先生。

    “舅舅!”

    皇甫玦与皇甫琦同时欢呼着,扑到早已经站起身迎过去的冷小邪怀里。

    一手一个将两个小东西抱到怀里,冷小邪抱着两个小家伙转过身,向纪念扬扬下巴。

    “那……舅舅女朋友,漂亮吗?”

    …

第1795章 舅妈!舅妈!(1)    “咱们天生丽质,就不用那个化学武器了啊……”冷小邪抬起手掌,安抚地轻抚纪念的小脸,“再说……我爸不喜欢女人化妆,你化妆了反而减分。”

    这一句,远比赞美来得有效。

    一听说冷爸爸不喜欢女人化妆,纪念立刻就打消了化妆的念头。

    心中,到底还是不自信。

    “那……”纪念翻开车上的化妆镜,看看自己的脸,“我是不是脸色特不好特憔悴啊?”

    驾驶座上,冷小邪轻笑出声。

    纪念皱眉转脸,“你笑什么,我有那么好笑吗?”

    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冷小邪抬手帮她理了理头发。

    “别忘了,你可是考核三个a,拿过世界级比赛金牌的人,最重要的一点……”伸手将她拥过来,他轻轻吻吻她的头发,笑着注视着她的眼睛,“你是我看中的人,我爸妈一定会喜欢你!纪念,要对自己有信心。”

    纪念深呼吸,然后点头。

    “乖!”

    轻轻拍拍她的小脸,冷小邪笑着启动车子。

    汽车穿过数条街道,驶入冷家所在的小区,纪念双手握着手包的手柄,紧张地掌心真冒汗。

    从小到大,她可是从来没怕过什么,就算是之前参加国际比赛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冷小邪将车子在冷家门外停下,侧脸看着她全身僵硬的样子,笑着摇摇头。

    下了车,他绕过车头,帮她把门打开,拉开身上的安全带,伸手将她从车内抱出来,放到车边。

    “大美女,还紧张呢?”

    纪念侧脸,看看身边的那幢三层建筑。

    “冷小邪……我真得必须去吗?”

    “我爸妈又不是蜘蛛,不用那么紧张。”冷小邪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放松点,他们就普通人,一只眼睛,两个鼻子……”

    “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吧?”

    “看吗,你没见过都知道。”冷小邪笑着将她扶正,眼睛就盯着她的细看,“来,看看,我们家小念念这大眼睛、这小鼻子……还有这小嘴……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啊,这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呀……这么好的基因,将来肯定能给我们冷家生个大胖孙子……”

    “讨厌!”

    纪念瞪他一眼。

    笑着拥住她的腰身,冷小邪半推半扶地带着她走上台阶。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一切……有我!”

    二人来到门前,冷小邪刚要伸手按门铃,纪念又停下来。

    “你们小区有公共厕所吗,我……我想上卫生间。”

    冷小邪眯起眼睛,“立正!”

    她本能地站直身子,他就抬手按下门铃。

    听着门铃声响起,纪念的心跳瞬间加速一倍。

    “来啦!”

    门廊里,响起悦耳女声。

    然后,一声轻响,门被拉开。

    许夏脸上敷着一张面膜,从门缝里探出脸。

    “哎哟,我的亲妈,您要吓死我啊!”冷小邪夸张感叹。

    “舍得回来了?”许夏白他一眼,“我还以为……某人要躲我五天,不敢露面呢……”

    虽然对方敷着面膜看不到脸,纪念却依旧从冷小邪的声音里,判断出这位必然就是冷小邪的大明星老妈,忙着主动打招呼。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