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是一种柔软的、温暖的、让人感觉安心想笑又莫名地有些心酸得想哭的情绪。

    她想要说话,张了张唇,却喉咙嘟着,嗓子哑着说不出话来。

    心中,有一种强烈的依恋的情绪。

    伸过手臂,她轻轻地凑过去,拥住他的腰身,将头靠上他的肩膀。

    男人的肩膀依旧记忆中一样温暖而坚实,明明看上去很瘦的一个人,却有着足以将她完全包容的宽阔。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才终于可以发出声音。

    “冷小邪,我……我好高兴!”

    合拢手臂拥住她,他微垂脸将下巴轻放在她的头顶。

    “高兴就对了,冷大将军的宠爱全被你占了,你就没事偷着乐吧!”

    “自恋狂!”

    她轻笑在他的肩膀上轻捶了一拳,眼睛却已经有些湿润,手臂却很自然地拥着他紧了些。

    冷小邪笑着将她拥紧,“什么叫自恋啊,我告诉你小念念,你上辈子就算没有拯救银河系,那也至少拯救了太阳系,要不然能遇到我吗……”

    在他颈间低笑,纪念只是拥着他没有动,很贪婪地享受着他身上的那份温暖——独属于她的温暖。

    灯光下,两个人的头发都被头顶的灯光笼上了一层明艳的光圈。

    那一幕,温馨而美好。

    桌上,饭菜渐冷。

    两个人的身体都被彼此温暖着。

    好一会儿。

    冷小邪才轻吁口气,将她从自己胸口上扶起来。

    “饭都凉了,你再喝点汤吧?吃饱了咱们就过去,要不然,一会儿时间太晚了。”

    纪念回过神来,重新抓起桌上的筷子,扫一眼表,忙着从椅子上站直身,“别吃了,咱们先回去吧,让长辈等太不好意思。”

    “没事,我爸妈人挺好的,不会计较的。”

    “不行!”纪念拉住他的胳膊,“我可是第一次去你家,怎么也得留个好印象吧?而且我吃饱了。”

    “瞎说,你的饭量我还不知道?”

    “我真得吃饱了!”纪念用力将他拉起来,“快点!”

    “那好吧,咱们先回去一趟,然后再去吃宵夜。”冷小邪帮她拿过桌上的包,纪念就忙着夺过包来,摸出钱包,“我结帐,你不许抢!”

    冷小邪唤来走廊里的侍生者结帐,片刻之后,对方拿着单子走进来。

    “一共六百八,哪位买单?”

    冷小邪就笑眯眯地向纪念一扬下巴。

    “我老婆!”

    纪念狠狠地瞪他一眼,取出钱来付了帐,二人一起走出包厢,她就侧手给了他一肘子。

    “谁是你老婆呀?”

    冷小邪没有躲闪,“那不是早晚的事吗?”

    当然,也没有被打疼,纪念自然不用真得用力,那力量与其说是打人,倒不如说是打情卖俏来得更贴切。

    二人回到车上,冷小邪这边刚刚启动车子,纪念突然泻气地一拍脑门,人就转过脸来,恳求地看向冷小邪。

    “我……我能不去吗?”

    “不是刚才说好了吗,怎么临阵脱逃啊,你是不是我带出来的兵吗?”

    “不是……”纪念拉拉身上的训练服,“我……我也不能穿这身去吧?”

    …

第1794章 怦然心动(3)    冷小邪上下打量她一眼,“这不挺好的吗,简洁大方。”

    纪念小撅,“好你个头,我不去!”

    第一次见家长,她穿一身迷彩训练服,而且还是大号,一看就是他的,到时候人家对方家长怎么想。

    而且,这也太随便了。

    “哎哟,我怎么教你的呀?”冷小邪瞪她一眼,启动车子,驶出巷口,“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去买一身不就行了?”

    对啊!

    她怎么没想到呢?!

    纪念顿时又来了精神,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商场,忙着让冷小邪停下车。

    然后,她一路风风火火如百米赛跑一样来到四楼的女装部。

    环视四周,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女装,顿时一阵头大。

    所谓逛街逛街,总要逛了才知道买什么,这突击行动,心情紧张如她跟本就不知道该买什么。

    还在犹豫,手已经被一只大手握住,拉着向前。

    左右扫了两眼,冷小邪直接带着她拐进一个精品店。

    “把模特穿得那套裙子给她试一下!”

    导购立刻就微笑着迎过来,取出一套与模特身上衣裙相同的裙子,微笑着将纪念引进换衣间。

    那是一件两件套,上面是一件白色的上装,下面配着一条果绿色的及膝裙。

    即不是太正式,又不是很休闲。

    纪念穿上衣服,从换衣间里走出来,忐忑地看向冷小邪。

    “行吗?这个?!”

    冷小邪正在架子上看手包,听到她的声音,他转脸向她看过来。

    裙子刚好及膝,露出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裙子是高腰裙,裙腰比较宽,越发显得她的腰纤细得不盈一握。

    站在试衣间,怯生生看着他的纪念,便如一株亭亭玉立的白色郁金香,清新而美好。

    还是头回看到她这个打扮,冷小邪有一瞬,惊艳失神。

    片刻,他轻扬唇角,将手中的一只白色小手提包送到她手里,上下打量一眼。

    “结帐!”

    “行吗?”

    纪念有些不确定地打量一眼自己。

    “行,绝对行!”冷小邪伸过手掌,将她脑后束着的皮筋解开,用手指帮她梳理了一下长发,退后一步,满意点头,“满分!”

    “真的?”

    “小姐,真得很漂亮,您先生的眼光真得很好,这套非常适合您的气质,朝气蓬勃,又不失雅致。”

    导购将冷小邪的信用卡还回来,将装着她旧衣的纸袋双手送过来。

    “谢谢。”

    纪念道了谢,接过纸袋拉着冷小邪又走。

    “还去哪儿啊?”

    “买双高跟鞋啊,难道我穿平顶鞋去?”

    “你的脚不是还没好吗?”

    “没事,就穿一会儿。”

    无论如何,纪念也不肯穿着裙子配着一双运动鞋去冷家。

    于是,二人又跑到卖鞋的楼层,冷小邪到底是怕她的脚伤难受,帮她挑了一双只有三厘米高的粗根鱼嘴凉鞋。

    好不容易回到车上,纪念又转过身来,抓住他的胳膊。

    “我……我是不是要做个头发,再画个妆啊?”

    ……

    ……

    好吧,答案没写出来,明天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