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邪上下打量她一眼,“这不挺好的吗,简洁大方。”

    纪念小撅,“好你个头,我不去!”

    第一次见家长,她穿一身迷彩训练服,而且还是大号,一看就是他的,到时候人家对方家长怎么想。

    而且,这也太随便了。

    “哎哟,我怎么教你的呀?”冷小邪瞪她一眼,启动车子,驶出巷口,“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去买一身不就行了?”

    对啊!

    她怎么没想到呢?!

    纪念顿时又来了精神,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商场,忙着让冷小邪停下车。

    然后,她一路风风火火如百米赛跑一样来到四楼的女装部。

    环视四周,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女装,顿时一阵头大。

    所谓逛街逛街,总要逛了才知道买什么,这突击行动,心情紧张如她跟本就不知道该买什么。

    还在犹豫,手已经被一只大手握住,拉着向前。

    左右扫了两眼,冷小邪直接带着她拐进一个精品店。

    “把模特穿得那套裙子给她试一下!”

    导购立刻就微笑着迎过来,取出一套与模特身上衣裙相同的裙子,微笑着将纪念引进换衣间。

    那是一件两件套,上面是一件白色的上装,下面配着一条果绿色的及膝裙。

    即不是太正式,又不是很休闲。

    纪念穿上衣服,从换衣间里走出来,忐忑地看向冷小邪。

    “行吗?这个?!”

    冷小邪正在架子上看手包,听到她的声音,他转脸向她看过来。

    裙子刚好及膝,露出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裙子是高腰裙,裙腰比较宽,越发显得她的腰纤细得不盈一握。

    站在试衣间,怯生生看着他的纪念,便如一株亭亭玉立的白色郁金香,清新而美好。

    还是头回看到她这个打扮,冷小邪有一瞬,惊艳失神。

    片刻,他轻扬唇角,将手中的一只白色小手提包送到她手里,上下打量一眼。

    “结帐!”

    “行吗?”

    纪念有些不确定地打量一眼自己。

    “行,绝对行!”冷小邪伸过手掌,将她脑后束着的皮筋解开,用手指帮她梳理了一下长发,退后一步,满意点头,“满分!”

    “真的?”

    “小姐,真得很漂亮,您先生的眼光真得很好,这套非常适合您的气质,朝气蓬勃,又不失雅致。”

    导购将冷小邪的信用卡还回来,将装着她旧衣的纸袋双手送过来。

    “谢谢。”

    纪念道了谢,接过纸袋拉着冷小邪又走。

    “还去哪儿啊?”

    “买双高跟鞋啊,难道我穿平顶鞋去?”

    “你的脚不是还没好吗?”

    “没事,就穿一会儿。”

    无论如何,纪念也不肯穿着裙子配着一双运动鞋去冷家。

    于是,二人又跑到卖鞋的楼层,冷小邪到底是怕她的脚伤难受,帮她挑了一双只有三厘米高的粗根鱼嘴凉鞋。

    好不容易回到车上,纪念又转过身来,抓住他的胳膊。

    “我……我是不是要做个头发,再画个妆啊?”

    ……

    ……

    好吧,答案没写出来,明天见~

    …

第1792章 怦然心动(1)    “有句话不是说……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吗。”冷小邪耸耸肩膀,“虽然我一直想对你耍流氓,但是和你谈恋爱是认真的,所以……为什么不去呢?”

    纪念抬起右手,用手指轻轻地蹭了蹭鼻子。

    “我……紧张!”

    他们家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冷父的地位就不用说了,就连他妈妈也是曾经的一线歌手,尽管现在已经退居幕后,却也经常会出席一些慈善和大的活动。

    就算是普通的正常见面,都要紧张,更不要说,她是做为他女朋友的身份。

    “我已经答应我妈五天之内带你回家的。”冷小邪比划了一个字典的厚度,“她至少帮我准备了一个加强连的相亲团,如果我不带你回去,她就要逼我去相亲……你难道希望你家男人去和别的女人吃饭、喝咖啡、看电影?”

    纪念轻笑,“那不是挺好的吗?”

    抬起右手,在半空中扬了扬,冷小邪墨眸微眯。

    “几天不打上房揭瓦,欠揍了是不是?”

    纪念小脸一红,“可是……我……我还是紧张!”

    站起身,冷小邪走到她身侧,拉了一边椅子在她身侧坐下,手就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掌。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早晚都要见,不如……早见?”

    转过脸,注视着灯光下他的眸子,纪念抿抿嘴唇。

    “冷小邪,你……告诉我,在我之前……你……你带几个女孩回家见到你爸你妈?”

    “你想听真话假话?”

    “当然是真话。”

    冷小邪抬起右手,将食指和拇指指尖捏在一处,比划了一个“0”。

    纪念的目光落在他翘起的另外三根手指,“三个?”

    “死丫头片子,往哪看呢?”冷小邪向她晃晃右手,“看我的食指和拇指好不好,0个懂吗,0?没有,你是第一个,明白了吗?”

    纪念微微皱眉。

    “不……不可能吧?”

    像他这么优秀的条件,别说他交过三个女朋友,就是他说交过十个八个,她都一点不怀疑。

    “哦!”片刻,她又明白过来,“我知道了,你以前肯定也交过女朋友,只是没有带回家过……不过,这回被你妈相亲逼得,没办法,所以才带我回去对不对?”

    小丫头片子,想什么呢?

    冷小邪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老规则,看着我眼睛!”

    纪念抬眸看着他。

    灯光下,他的眼睛依旧是黑漆漆地不染水色,如一眼深井,深邃地让人看不透。

    又若一汪静湖,让人忍不住想要跳进去,一探究竟。

    “现在,你给我仔细听好了,我带你回去见我的父母。一是向他们证明本人有女人了,二是想要你知道,我不是和你玩,懂了吗?”

    他的声音,少有的平静,没有半点调侃,那对眼睛里,也是干净得没有半点阴霾。

    满满的,全是坦荡。

    注视着那对近在咫尺的墨眸,纪念分明地感觉着心脏怦得急跳一声,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蔓延开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