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溪远的眼中闪过波澜,“能拿到她的照片吗?”

    蓝柏摇头,“不能。”

    侧眸,裴溪远皱眉看了他一眼,“你的工作能力好像越来越差了。”

    蓝柏轻耸肩膀,“不是我的工作能力越来越差,而是您的要求越来越高。”

    裴溪远轻扬唇角,“也许吧。”

    端着牛奶杯,他微俯着身注视着远处的江景,目光注意到斜对面的一片高层住宅,略略停住目光。

    那里,三四年前还是平房区,现在亦已经拆除了。

    注视着那片高层住宅,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

    “去吧。”

    蓝柏接过他手中的杯子。

    裴溪远向那片高层住宅扬扬下巴,“那里。”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蓝柏看看那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住宅小区,“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说不定……小庭会在那里。”

    “小少爷?”蓝柏跟着他下楼,“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报警吗?”

    裴溪远皱着眉,“小庭失踪的事情,不能让外界知道,否则他会非常危险。”

    那孩子可是一家价值数亿上市公司的唯一继承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这个孩子,如果他失踪的事情被外界知道,很可能会给小家伙带来麻烦,还有危险。

    “可是……现在的情况下,他不是更危险?”

    “你不要低估他的能力。”裴溪远轻扬唇角,“那孩子……生存能力比你想象的要强得多。”

    蓝柏从车库中开出车来,裴溪远就坐到后座上,车子很快驶出小区。

    此时,江边的那一片高层住宅小区内,沈宁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冰凉的小脸,看看手机上老妈发来的短信。

    “我要去相亲,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相亲是干什么?”

    慕云庭不解地问。

    “就是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吃个饭,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谈恋爱。”

    慕云庭皱起小眉毛,“为什么?”

    沈宁扶住他的肩膀,“因为我妈担心我嫁不出去。”

    “姐姐又能干又漂亮,身材也好,怎么会嫁不出去?”

    沈宁笑起来,“你这张小嘴,跟谁学得这么会说话?”

    “我是说实话呀。”小家伙跟着她向小区外走,“我们可以不去相亲吗?”

    “不能,因为我妈会生气,我不想她生气。”

    “那我和你一起去。”

    相约的相亲地点距离这里不太远,二个人很快就到了那家西餐厅。

    来到餐厅二人,沈宁看了一眼就注意到坐在窗边,一个手中捧着一本《时间简史》的男子,相貌中等,鼻梁上架了一幅黑色细边眼镜。

    牵着小家伙,沈宁微笑着走过来。

    “您是严老师吧?”

    男子看到这么一个漂亮女孩子,早已经看了她几眼,看到她走过来,他立刻站起身,“您……是沈小姐?”

    “我是沈宁。”

    “这位是……”严老师侧脸,看向她身边的慕云庭。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暂时托我照顾。”沈宁捏捏小家伙肩膀,“小庭,叫严老师。”

    慕云庭上下打量严老师一眼,“严老师好。”

    …

第1942章 和小少爷同居(3)    走过来,拉住他脸上的被子,沈宁伸手按住他拉被子的手。

    “给你二十分钟,起床穿衣服洗漱……然后出来吃饭。”

    “我不要起床。”

    “必须起。”

    “不起。”

    “我今天带你去找妈妈,你不想去吗?”

    小家伙立刻睁开眼睛,“真的吗?”

    “如果你还不起床的话,计划便会搁浅。”沈宁站起身,走过去拉开房门,又转脸看向他,“记住,二十分钟,现在开始计时,如果你晚了,就没有早餐。”

    “可是……我穿什么?”慕云庭看看左右,“你没有把我的衣服准备好,还有……我要用我自己的牙刷还有牙膏,牙膏不要挤太多,我讨厌嘴里很多泡沫……”

    转过身,沈宁淡淡地看着在床上,颐指气使地发号施令的小家伙。

    “慕云庭,你要记住,这里是我家,我不是你的佣人。而且,你已经六岁了,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

    说完,她转身走出门去。

    慕云庭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撇撇小嘴儿。

    “姐姐,我可不可以在床上吃早餐?”

    “no。”

    客厅里,传来沈宁的声音,慕云庭沮丧地躺回枕头。

    “现在,你还有十九分钟。”沈宁的声音传进来。

    “啊——”慕云庭拉过被子盖住头,“那我不起了!”

    沈宁没理会,他自己在被子里折腾了一会儿,看没人理会,只好坐起身来,爬上床从箱子里取出一套衣服套到身上从客房里走出来。

    客厅一角的餐厅里,沈宁正将热好的牛奶端过来。

    看到他,她停下脚步。

    “你的裤子穿反了。”

    慕云庭垂脸看看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将裤子后面穿到前面。

    怪不得这么不舒服,他小脸微红,耷拉着脑袋回到房间,将裤子重新脱下来穿好。

    从小到大,一向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虽然聪明胜过常人,尤其擅长逻辑思维,在这些事情上却不太擅长。

    生平第一次自己穿衣服、系鞋带、挤牙膏……

    等到他终于坐到桌边的时候,早已经超过二十分钟的时间。

    沈宁并不揭穿,只是将温在热水的牛奶取出来,送到他手边。

    “衣服搭配得不错,很帅!”

    小家伙的小嘴这才重新扬起来。

    拿过刀叉(知道小家伙不会用筷子,沈宁很细心地为他准备了刀叉),小东西优雅地切开鸡蛋,分离出蛋黄,只吃到蛋白的部分,蛋黄一口没碰,全麦面包他只咬了一口。

    沈宁扫了一眼他盘子里的蛋黄和面包,没有理会。

    小家伙很快离席,沈宁看看他剩下的饭菜,取出一个保鲜袋来将蛋黄和面包装进去。

    “小庭,过来收拾你的餐具。”

    “那是佣人的事情。”

    “我这里没有佣人。”

    “我可以付洗碗费。”

    “我说过,这里没有佣人。”

    小家伙无奈,只好走过来,把自己的盘子收进厨房,沈宁就向他递过手套。

    “自己洗。”

    小家伙皱眉。

    “我不会洗。”

    沈宁拿过自己的盘子,倒了一点洗洁精……向他演示一遍。

    “现在会了吗?”

    ……

    ……

    么么哒【最后一天双倍了,有月票的请支持,谢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