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个人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小家伙只提到这个裴叔叔,因此沈宁才会如此询问。

    身侧,没有回应。

    她疑惑转脸,只见小家伙歪着头靠在椅座上,闭着眼睛已经睡着。

    注视着小家伙被路灯映亮的侧脸,沈宁轻轻摇头,将车子开到路边停下,她脱下外套盖到他身上,又帮他整理一下安全带,这才重新启程。

    回到公寓,将小家伙抱上楼,她小心地将他放到客房的床上,又帮他脱掉鞋袜和衣服。

    折腾这么久,小东西睡得很实,一直闭着眼睛动都没动。

    用热毛巾帮他擦擦手脸和小脚丫,沈宁伸手拉过被子帮他盖好,关掉灯退出门来,人就走到门廊将两个行李箱拉过来。

    看看小东西那只黑色皮箱,她并没有去动,而是伸手从口袋里取出小家伙之前给她的那张字条。

    慕云庭不会写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条上的字完全是模仿着写出来的,并不规范,不过沈宁还是看出大概。

    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她用手机搜了一下地图,果然,并没有搜到这个地点。

    那一片的旧城区早已经改建,原来的住户都已经拆迁,而且字条上只有街道名,并没有写明多少号更没有人名,寻找起来并不容易。

    沈宁微皱着眉,翻翻手机里的电话薄,看到“李队长”这三个字,她眼中一亮。

    电话是总局一位刑警队长的电话,是冷小邪的战友。

    这个号码还是冷小邪给她的,存了几年,一直没有打过。

    对方是警队的人,或者能帮帮忙。

    看一眼时间,沈宁站起身来,看看小家伙睡得很好,这才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洗澡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离开酒店匆忙,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吃过事后避孕药,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明天一早一定要去买药来吃。

    一次放纵也就罢了,要是因为这一次的放纵弄出什么意外来,那就惨了。

    想到这里,她眼前不由地再次闪过那个男人的脸。

    视线扫过镜子里身上已经减淡的吻痕,沈宁轻轻摇头。

    关掉花洒,回到房间,她随手将脱下来的大衣挂到衣架上,注意到口袋里垂出来的银链,她伸手将那只水晶球取出来。

    手指勾着银链,蓝色水晶球就在半空中晃动起来。

    脑中,闪过隐约的片断,好像那晚有过疼痛。

    奇怪,她的膜之前就已经运动损失破损,明明不应该疼的呀……怎么会疼呢?

    难道她的那层膜并没有完全破损,也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之前在美国公益捐卵的时候,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算了……

    沈宁懒得去想这些事情,伸手托住那只水晶球,拉开床边抽屉,将水晶球放进去,她侧脸躺到枕上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沈宁依如往日,六点四十五分准时醒过来。

    看看小家伙还在睡,她到楼下跑了一圈,重新上楼将鸡蛋煮上,人就走进慕云庭的房间,刷得一直拉开窗帘。

    小家伙翻个身,将被子盖到脸上。

    “讨厌,关上窗帘。”

    …

第1939章 讨厌的老女人(3)    <!–章节内容开始–>“宋主任。”沈宁微微抬起脸,“首先,我没有想要针对你,第二,小庭也没有指桑骂槐,对于他的不礼貌我已经让他道歉。第三,我这不是工作时间,带孩子过来也无可厚非。最后,我要提醒你,像这样的重症病人,手术之后的十二个小时之内,主治医师必须全程监控,这是我们科的规则,你违规了!所以……扣除这个月的资金。”

    宋黛暗自咬牙,“沈宁,你不要太过分!那是你订得规矩,凭什么要我遵守。”

    沈宁依旧不急不躁,“因为我是主任,你是副主任。”

    宋黛气结,却无力反驳。

    三年前,沈宁被高薪聘请到这家合资医院,只用一年的时间,就升到脑外科主任级医院,与宋黛同等待遇。

    这已经让比她早两年到医院的宋黛十分不满,月前系总管因为年纪大退休,现在只是反聘过来偶尔出诊。

    自认自己资历老,又比沈宁大三岁,宋黛对于科系总管之位,一直在志在必得。

    哪想到,医院的任命下来,竟然是沈宁被升为科室总管,负责整个科室的工作,宋黛自然是心中不爽。

    今天本来是想借题发挥,哪想着反被她将了一军,无言以对。

    宋黛暗暗咬牙,然后就轻扬唇角。

    “沈主任,以来怎么没见你带孩子来过,不会是一直在北京让父母带吧!我告诉你呀,这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理成长是很关键的,要不然很容易没有教养。”

    大家都知道,沈宁没结婚,她这一句,就是暗指沈宁是未婚妈妈。

    宋黛哪会想到,她这一句,已经刺疼了慕云庭。

    从小只有父亲,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慕云庭,立刻就现在怒色。

    小手一扬,小刘护士给他的一盒酸奶,就向宋黛狠狠地摔过来。

    宋黛退后一步。

    酸奶砸在地上,溅开,如下了一场酸奶雨,她的新裙子和高跟鞋上立刻就满是白点。

    “你!”宋黛皱眉,“你知道我这条裙子多少钱吗?”

    慕云庭沉着小脸,“多少钱?”

    “一千八……美元!”

    慕云庭将小手伸到自己的小背包里,再缩回来的时候已经抓了一沓美元,数也没数就丢在宋黛面前。

    “下回买点有品位的衣服,难看死了……简直让人恶心!”

    说完,小家伙一把将她推开,自己就向门外跑去。

    “小庭!”沈宁迈步追过来,路过宋黛身侧,她停下脚步,“和他比起来,你才是更没有教养的那个。”

    “你……”

    宋黛还要再说什么,沈宁已经迈步向门外追过去。

    一直跑到医院大门附近,才追向沉着小脸的慕云庭。

    “很委屈?”

    “……”

    “很气愤?”

    小家伙还是不出声。

    沈宁牵住他的小手,拉着他一起向前走,“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不觉得自己很蠢吗?”

    小家伙撇撇小嘴,“难道你不生气吗?”

    “当然不。”沈宁轻扬唇角,“因为她不值得,而且那条裙子跟本不值那么多钱,那么多钱给她不是便宜她了吗?要是我,我宁肯请你去吃一顿好吃的宵夜。”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