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小庭,快点!”沈宁拉住慕云庭的手掌,快步来到病房内,立刻就向站在门边的护士小刘交待,“小刘,帮我看一下孩子。小庭,跟着小刘阿姨,我要处理病人,你不许乱跑,知道吗?”

    “恩。”小家伙懂事的点点头。

    沈宁奔进病房,小刘护士就转过脸来打量慕云庭,“你叫小庭是吗?”

    慕云庭抬起小脸,“小刘阿姨,你好。”

    “哦,这小嘴真够甜的。”小刘拉住她的小手,“走吧,我先带你到医护办,这里人多。”

    小刘护士将慕云庭带到医护办,沈宁已经走进病房,来到床侧。

    “什么情况?”

    “沈主任。”值班医生立刻走过来,将病历交到她手里,“今天上午做的手术,之后一直情况稳定,下午三点钟清醒过来,一个小时之前突然哮喘,血压降低,心率也明显降低……”

    “沈主任。”站在一旁的病人家属含着眼泪看过来,“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啊,我们从外地赶到上海,就是冲着您来的。”

    “您别着急,我会尽全力。”沈宁安慰地向对方点点头,又看了看病人的情况,“取生理盐水气管注射。”

    “不行!”

    沈宁话音刚落,病房门口处已经响起女人的厉喝。

    高跟鞋踩过地面,套着黑色风衣的短发女子急步行到病床一侧。

    “沈主任,这是我的病人,你怎么可以随意处理?”

    这位短发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沈宁同科室的副主任医师宋黛,也是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

    沈宁脸色平静,“病人现在呼吸不畅,必须马上进行排痰处理,否则会有生理危险的。”

    宋黛转过脸,“马上氧气加压。”

    “不行!”沈宁一脸严肃的开口,“病人是有痰阻止气管,如果用氧气加压,只会将气管内的痰压入更深处,后果会更严重。”

    宋黛皱眉转脸,“沈主任,这是我的病人。”

    “他是谁的病人并不重要,保护病人的安危是每个医生的职责。”沈宁轻吸口气,声音依旧平静如初,“护士长,马上生理盐水气管注射,我来签字,出现任何问题,我来负全责。”

    “好!”护士长递过医嘱单,沈宁接过笔在纸上签下名字。

    宋黛站在一边,看着她签字的样子,侧脸看向几位家属,“你们也看到了,这不是我的处置,如果病人出现问题,我不负任何责任。”

    说完,她转身,踩着高跟鞋走出病房。

    护士们已经迅速地行动起来,沈宁亲自走过来,帮着将病人的上半身调高。

    盐水注入,病人很快就呛咳起来,看上去越发痛苦的样子,似乎每一个地咳嗽都可能会让他窒息。

    家属们看着这个样子,都是紧张起来。

    “沈主任?”

    护士长也有些没信心地看向沈宁。

    沈宁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波澜,按住病人的肩膀,她淡淡开口。

    “再注射5ml。”

    护士长咬了咬牙,再次注射。

    病人再一次咳嗽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34章 升职当妈(1)    <!–章节内容开始–>男孩挑眉,看了沈宁一眼,拉着自己的大箱子从她身侧走过,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看看身后的沈宁。

    沈宁扶住自己的行李箱,正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他。

    男孩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转身走到她面前来,伸手从脸上拿过大太阳镜,向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美女姐姐,我能跟你回家吗?”

    沈宁失笑,然后就向他伸过手掌。

    “走吧,我带你找你的爸妈。”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不可能是一个人出来,八成是和大人走丢了。

    “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家吗?”男孩又问。

    沈宁摇头。

    “不能。”

    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要是丢了,家里人该多着急啊!

    小家伙扁了扁嘴,突然上前一步,抱住她的大腿。

    “妈咪,你不能不要我啊,妈咪……以后我再也不淘气了,你不要丢下我啊……”

    沈宁看着他出色的表演,只是轻笑出声。

    “好了,别闹了,我带去找警察叔叔!”

    拉住小家伙的胳膊,她小心地想要将他扶起来,哪想小家伙小腿一软,直接坐到地上,抱着她的腿大哭起来。

    “妈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都听话……”

    他这一嗓子,顿时引来无数人围观,不远处的几个安保人员也走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大家转脸看过来,只见一个精致小男孩抱着一位年轻女子的腿大哭,嘴里又是喊妈,又是道歉,很自然地把沈宁当成他的母亲。

    “你这个当妈的,孩子都哭成这样了,怎么也不哄哄啊!”

    “大家别误会,我不是他妈妈,这孩子应该是和大人走丢了。”沈宁解释道。

    “妈咪,以后我听话,您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以后肯定乖乖的……妈咪……求求你……我不要变成孤儿……妈咪……以后我再也不要买玩具了,也不要吃好吃的,只要妈咪肯要我,我怎么样都行……”

    男孩哭得嘶心裂肺,一对大眼睛里噙着泪水,怎么看怎么可怜。

    在他这样的表演之下,沈宁瞬间变成狠心妈妈,就连两位保安都可以劝她。

    “孩子淘气吗,很正常的,这么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不要他呀?”

    “我说姑娘,孩子吗,不听话正常的,别和孩子生气啊,你看这哭成什么样了,也不像是不懂事的孩子……”

    ……

    大家七嘴八舌,一致将矛头指向沈宁。

    沈宁垂脸,只见那小东西正含着眼泪向她偷看,似乎是在观察她的表情。

    被她看到,小东西立刻就埋下脸去,越发“伤心”地哭起来。

    心知这回自己是百口莫辩,沈宁也不再辩解,当即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

    “乖儿子,走吧,跟妈回家!”

    “恩!”

    小东西瞬间跳起来,小手却依旧紧紧抓着她的衣服,那样子就好像是生怕她跑掉一样。

    沈宁笑着摇头,将他的行李箱拉过来,走向出口。

    众人看着二人离开,也都渐渐散去。

    一直走到出口,沈宁拦了一辆出租车,装行李的时候,男孩的手一直都拉着她的衣服。<!–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