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男孩挑眉,看了沈宁一眼,拉着自己的大箱子从她身侧走过,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看看身后的沈宁。

    沈宁扶住自己的行李箱,正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他。

    男孩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转身走到她面前来,伸手从脸上拿过大太阳镜,向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美女姐姐,我能跟你回家吗?”

    沈宁失笑,然后就向他伸过手掌。

    “走吧,我带你找你的爸妈。”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不可能是一个人出来,八成是和大人走丢了。

    “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家吗?”男孩又问。

    沈宁摇头。

    “不能。”

    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要是丢了,家里人该多着急啊!

    小家伙扁了扁嘴,突然上前一步,抱住她的大腿。

    “妈咪,你不能不要我啊,妈咪……以后我再也不淘气了,你不要丢下我啊……”

    沈宁看着他出色的表演,只是轻笑出声。

    “好了,别闹了,我带去找警察叔叔!”

    拉住小家伙的胳膊,她小心地想要将他扶起来,哪想小家伙小腿一软,直接坐到地上,抱着她的腿大哭起来。

    “妈咪……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都听话……”

    他这一嗓子,顿时引来无数人围观,不远处的几个安保人员也走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大家转脸看过来,只见一个精致小男孩抱着一位年轻女子的腿大哭,嘴里又是喊妈,又是道歉,很自然地把沈宁当成他的母亲。

    “你这个当妈的,孩子都哭成这样了,怎么也不哄哄啊!”

    “大家别误会,我不是他妈妈,这孩子应该是和大人走丢了。”沈宁解释道。

    “妈咪,以后我听话,您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以后肯定乖乖的……妈咪……求求你……我不要变成孤儿……妈咪……以后我再也不要买玩具了,也不要吃好吃的,只要妈咪肯要我,我怎么样都行……”

    男孩哭得嘶心裂肺,一对大眼睛里噙着泪水,怎么看怎么可怜。

    在他这样的表演之下,沈宁瞬间变成狠心妈妈,就连两位保安都可以劝她。

    “孩子淘气吗,很正常的,这么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不要他呀?”

    “我说姑娘,孩子吗,不听话正常的,别和孩子生气啊,你看这哭成什么样了,也不像是不懂事的孩子……”

    ……

    大家七嘴八舌,一致将矛头指向沈宁。

    沈宁垂脸,只见那小东西正含着眼泪向她偷看,似乎是在观察她的表情。

    被她看到,小东西立刻就埋下脸去,越发“伤心”地哭起来。

    心知这回自己是百口莫辩,沈宁也不再辩解,当即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

    “乖儿子,走吧,跟妈回家!”

    “恩!”

    小东西瞬间跳起来,小手却依旧紧紧抓着她的衣服,那样子就好像是生怕她跑掉一样。

    沈宁笑着摇头,将他的行李箱拉过来,走向出口。

    众人看着二人离开,也都渐渐散去。

    一直走到出口,沈宁拦了一辆出租车,装行李的时候,男孩的手一直都拉着她的衣服。<!–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33章 你先请(3)    <!–章节内容开始–>她又向后翻。

    “都说了不许看还看。”

    纪念又翻了一页。

    “这熊孩子,就是不听话,pp痒了是不是,不许向后看了。”

    她笑着再翻,这次是空白页,后面还有两张纸,她向后翻了一页,依旧是空白。

    纪念不甘心地又翻一页,这一次,终于有了字。

    “好了,看在你这么锲而不舍的面子上,说点好听的给你,往后翻。”

    她再次向后翻。

    “哈……小傻妞,就知道你会上当,后面别看了,真得没了。”

    纪念瞪眼,又翻了下一页。

    这张页面上一片空白。

    纪念伸手准备再翻,手指却感觉到页面上不太光滑,她心中一动,当即取出铅笔来在上面轻擦。

    字迹一点点地显示出来,简单而直接的三个字。

    “我爱你。”

    看着那三个大字,她轻扬唇角。

    这是用盐水写的字迹,水干之后,盐就会附着在纸面上,用铅笔或者炭笔轻轻磨擦,就可以涂出字迹。

    纪念笑着翻过最后一页,上面是一行漂亮的钢笔字。

    “恩,这回笑得最好看。老婆,睡吧,晚安!

    ——快要被自己肉麻死的冷大将军,xx年x年x日于飞往南非的飞机上”

    纪念轻笑出声,然后就取出手机拨通他的电话。

    “奇怪,我明明把你闹钟取消了,你怎么还醒了?”

    “哼!”纪念轻哼,“本人还有生物钟呢!”

    冷小邪在电话里轻笑,“好,你厉害,生气啦?”

    “没有。”

    “没有就好,接着睡吧,我回北京再给你电话。”

    “好,你开车慢点,路上小心。”

    “放心吧,就你老公我,只能威胁到别人安全,别人威胁不到我,快点睡觉。”

    “恩,那我挂了,你慢点开。”

    “知道,睡吧,晚安。”

    “晚安。”

    挂断手机,纪念伸手将那只流氓小熊抱到怀里,重新躺到枕上,闭上眼睛,唇角笑意微扬。

    ……

    ……

    上海。

    机场。

    沈宁从传送带上取下自己的行李箱,看到身侧一个不大的男孩子,正吃力地从上面拉下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她忙着上前两步,帮小家伙将行李箱取下来。

    小家伙抬起脸,那是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家伙,小脸上戴着一只深色太阳镜,头上还压着一顶棒球帽,漂亮的小下巴上唇角轻扬。

    “谢谢姐姐!”

    “不客气。”沈宁也回他一笑,“快去找你的家长吧,要不然一会儿你家长找不到你,会担心的,再见。”

    向小家伙摆摆手,沈宁拉着自己的行李就走。

    男孩抿抿小嘴,立刻就拉着自己的箱子跟上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沈宁停下脚步转过脸。

    男孩见她停下,也停下,做出左顾右盼的样子。

    她挑挑眉,继续向前走,男孩也跟着她继续向前走。

    沈宁悄悄看一眼身后的小家伙,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小家伙猝不及防,差点撞到她身上。

    “干吗跟着我?”沈宁居高临下地问。

    “谁说我跟着你呢,我只是与你刚好同路。”小家伙小大人似地答道。

    “原来是这样。”沈宁点点头,向后退了一步,“那……你先走!”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