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她又向后翻。

    “都说了不许看还看。”

    纪念又翻了一页。

    “这熊孩子,就是不听话,pp痒了是不是,不许向后看了。”

    她笑着再翻,这次是空白页,后面还有两张纸,她向后翻了一页,依旧是空白。

    纪念不甘心地又翻一页,这一次,终于有了字。

    “好了,看在你这么锲而不舍的面子上,说点好听的给你,往后翻。”

    她再次向后翻。

    “哈……小傻妞,就知道你会上当,后面别看了,真得没了。”

    纪念瞪眼,又翻了下一页。

    这张页面上一片空白。

    纪念伸手准备再翻,手指却感觉到页面上不太光滑,她心中一动,当即取出铅笔来在上面轻擦。

    字迹一点点地显示出来,简单而直接的三个字。

    “我爱你。”

    看着那三个大字,她轻扬唇角。

    这是用盐水写的字迹,水干之后,盐就会附着在纸面上,用铅笔或者炭笔轻轻磨擦,就可以涂出字迹。

    纪念笑着翻过最后一页,上面是一行漂亮的钢笔字。

    “恩,这回笑得最好看。老婆,睡吧,晚安!

    ——快要被自己肉麻死的冷大将军,xx年x年x日于飞往南非的飞机上”

    纪念轻笑出声,然后就取出手机拨通他的电话。

    “奇怪,我明明把你闹钟取消了,你怎么还醒了?”

    “哼!”纪念轻哼,“本人还有生物钟呢!”

    冷小邪在电话里轻笑,“好,你厉害,生气啦?”

    “没有。”

    “没有就好,接着睡吧,我回北京再给你电话。”

    “好,你开车慢点,路上小心。”

    “放心吧,就你老公我,只能威胁到别人安全,别人威胁不到我,快点睡觉。”

    “恩,那我挂了,你慢点开。”

    “知道,睡吧,晚安。”

    “晚安。”

    挂断手机,纪念伸手将那只流氓小熊抱到怀里,重新躺到枕上,闭上眼睛,唇角笑意微扬。

    ……

    ……

    上海。

    机场。

    沈宁从传送带上取下自己的行李箱,看到身侧一个不大的男孩子,正吃力地从上面拉下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她忙着上前两步,帮小家伙将行李箱取下来。

    小家伙抬起脸,那是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家伙,小脸上戴着一只深色太阳镜,头上还压着一顶棒球帽,漂亮的小下巴上唇角轻扬。

    “谢谢姐姐!”

    “不客气。”沈宁也回他一笑,“快去找你的家长吧,要不然一会儿你家长找不到你,会担心的,再见。”

    向小家伙摆摆手,沈宁拉着自己的行李就走。

    男孩抿抿小嘴,立刻就拉着自己的箱子跟上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沈宁停下脚步转过脸。

    男孩见她停下,也停下,做出左顾右盼的样子。

    她挑挑眉,继续向前走,男孩也跟着她继续向前走。

    沈宁悄悄看一眼身后的小家伙,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小家伙猝不及防,差点撞到她身上。

    “干吗跟着我?”沈宁居高临下地问。

    “谁说我跟着你呢,我只是与你刚好同路。”小家伙小大人似地答道。

    “原来是这样。”沈宁点点头,向后退了一步,“那……你先走!”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32章 你先请(2)    <!–章节内容开始–>“我不睡,一会儿我还要送你。”

    “有什么好送的,我又不是不认识路,听话眼睛闭上。”

    抬手将她的眼睛闭紧,他的手掌就伸过来,轻柔地帮她按摩。

    时候不大,纪念就已经睡着,连续两天的放纵,冷小邪这样的体能,她实在也是有点吃不消。

    一直到她渐渐睡沉,冷小邪才停下动物,看一眼腕上的手表。

    时间显示,晚上11点30分,他必须要走了,再晚,就要错过飞机。

    轻手轻脚地起身,他迅速地冲了一个冷水澡,穿好衣服。

    回到床边,他伸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放到她的枕边。

    伸过手指,温柔地理理她的乱发,他弯身吻吻她的小脸。

    “老婆,我先走了,咱们……回头再见。”

    轻语一声,他转身走到窗边,帮她把窗帘拉好,又将里里面面丢下来的衣服收拾干净,这才轻手轻脚地下楼。

    坐到车子,将车子启动,他笑着看一眼她的窗子,踩下油门。

    送他离开的时候,那丫头肯定少不了哭鼻子,他最怕看女人哭,还是这样悄悄离开比较好。

    明天太阳一出来,她就会开始工作,也就没有多少时间去难过。

    冷小邪的车子渐渐开远。

    楼上,纪念猛地坐直身子,伸手按亮台灯,已经不见他的身影,她忙着从床上跳下来。

    双腿发软她差点摔倒,抓住桌子撑到窗边看向楼上,他的车子已经不见踪影。

    知道冷小邪已经悄悄离开,纪念鼻子一酸,眼睛就湿了。

    “混蛋,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连送都不让我送,讨厌你!”

    哑着嗓子嘟囔着,她忿忿地甩下窗帘,目光扫过枕边的盒子,她忙着走过来,将盒子小心折开。

    木盒子,放着一只q版流氓熊,造型可爱。

    盒子里还有一封信,她将信打开,只见里面是一沓盯在一起的纸,最上面一张写道。

    “不许哭,哭起来难看死了,来……给小爷笑一个。”

    字迹后面还画了一个箭头,示意她翻页。

    她轻扬唇角,笑得有些僵,手指就翻开下一页。

    字条上赫然写着,“那叫笑吗,比哭还难看。再来!”

    她又笑,这一次笑得放松许多,然后翻开下一页,只见上面画着一个正方形,里面写着“五毛钱”三个字。

    “这次还算能看,那……五毛钱给你,不能再多了。”

    纪念失笑,然后翻开最后一页。

    “乖,还有125天,万里长征你已经完成五分之三,再加把油就过去了,等你回去,老公带你一起看恐怖片。”

    下面画着两个小人,勾肩搭背地坐着,一个小人的头儿凑到另一个小人的头侧。

    下面还有注释,正襟危坐的那个写着“坐怀不乱的冷小邪”,另外一个则写着“正准备勾搭冷小邪的小念念”。

    “就你还坐怀不乱,谁信啊!”

    纪念撇着小嘴鄙夷,然后翻过下一页。

    这一页,全部涂黑。

    她挑挑眉,翻到下一页。

    “少儿不宜,不许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