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在纪念身侧坐下,“看来,你还挺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不能改变,只能适应喽。”纪念侧脸向他一笑,“最近不是训练任务挺紧的吗,你这样跑过来,不会影响工作?”

    “有猴子他们盯着,没大事。”冷小邪伸手拥住她的肩膀,“工作重要,泡妞也很重要吗,本将军这么优良的基因,怎么能浪费呢?”

    侧头,靠到他的肩膀,纪念轻扬唇角。

    “半年多不见,你好像比以前更自恋了!”

    “没办法,没人恋,只好自恋。”

    ……

    在城外看了一会儿风景,二人重新回城,纪念就带着冷小邪到一家自己很熟的当地餐馆吃饭。

    老板娘是一位胖胖的黑人妇女,一看到她就笑着迎上来,看着冷小邪询问。

    “男朋友?”

    “恩。”纪念笑着应,“带他来尝尝您做的菜。”

    老板娘立刻就笑起来,将二人迎进餐厅,很快就端来丰盛的晚餐,二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结帐的时候,老板娘怎么也不肯收钱,最后还向冷小邪伸出一根大拇指,拍着纪念的肩膀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

    “她说什么?”冷小邪不懂南非语。

    挥别老板娘,纪念拉着他走出店面,“她说你老婆是全天上第一的好老婆。”

    冷小邪轻笑,“这还用她说,我早就知道。”

    挽住他的胳膊,纪念也笑起来。

    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手表,看时间已经是九点钟,她的心情不自觉地开始沉重。

    幸福的时间总是短暂,再过两三个小时他就要离开,她哪里舍的。

    看她许久没说话,冷小邪停下脚步,侧脸看向靠在自己肩膀的纪念,果然见小丫头小脸垮着。

    猜到她的心情,他笑着拉住她的手掌。

    “走吧,回去我有一件东西送给你。”

    “什么东西?”

    纪念好奇地问。

    “回去就知道。”抓住她的手,他迈步奔跑起来,“快点!”

    纪念跟着他一起跑,跑回宿舍楼,二个人蹬蹬蹬地上楼,宿舍里许姐依旧不在。

    知道冷小邪过来,她早就跑到别的宿舍里,给二人留出空间来过二人世界。

    一直到奔进房间,冷小邪才停下脚步。

    “到底什么东西啊?!”纪念微喘着问。

    转身过来,将门闭紧,冷小邪顺手将她拉到怀里,“我!”

    她噗得笑了,“无聊!”

    “既然说话无聊,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做点有聊的事情吧!”

    冷小邪说着,已经将她从地上抱起,迈步走向房间,他的头就凑过来,吻上她的嘴唇。

    一想着他马上就要走,纪念也抛开矜持,拥住他的颈回吻。

    二人一路走到卧室,冷小邪已经将她的衣服撕得七零八落。

    门也没干,灯也未开,窗帘也没有拉……他径直将她压在门板上……

    ……

    ……

    这一次,他极是疯狂。

    到最后的时候,纪念已经疲惫地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窝在他怀里,她微微喘息着。

    “累了吧?”他抬手理理她的头发,“累就睡一会儿。”<!–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30章 真得完蛋了(3)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一脸错愕,“这就完了?”

    “开!”

    她伸手,按下开关,风扇顺畅地转动起来,之前的噪音完全消失不说,整个转速也是提升不少。

    “好厉害!”她一脸感叹。

    “那当然了。”冷小邪将脸凑到她脸侧,在她耳朵上轻咬一口,“看到没,老公不止是床上厉害,床下也一样厉害。”

    “德性!”纪念回手给他一肘,“洗手去!”

    冷小邪收起工具,洗净两手,纪念就将煮好的面条盛到碗里,端到小餐桌上。

    两个人一只抱了一只大海碗吃面,冷小邪吃得很香,纪念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面条,一对眼睛就不住地往他脸上看。

    “其实……我也想你了……”

    冷小邪夹里碗里的鸡蛋,隔着桌子对她眨眨眼睛,“我知道,早上刷牙的时候想,中午吃饭的时候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想……”

    这话,好不耳熟。

    纪念挑挑眉尖,“我……我昨天晚上说的?”

    “对啊。”冷小邪坏笑,“以后等你回国了,除了看恐怖片之外,咱们还可以增加一个项目。”

    “什么增加项目?”

    “喝酒啊。”他眯着眸子注视着她,“你喝醉的时候比较在床|上比较放得开吗!”

    “冷小邪!”纪念咬牙,“你能不能正经点!”

    “好,正经点。”冷小邪夹着碗里的面,“等你回去之后,我下面给你吃。”

    “我才不要,我要吃大餐。”

    “我说得不是下面条的下面哟!”

    纪念抬起脸,不解地看着他,“那是什么下面?”

    “你说呢?”他放肆地坏笑。

    纪念突然反应过来,捏起桌上的调味盐瓶就向他丢过来。

    “冷小邪……滚回你的北京去!”

    接过盐瓶,冷小邪捏着筷子,笑盈盈地看着她涨红的小脸,手就伸过来帮她抹掉唇角的一抹油渍,动作极是温柔。

    “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小丫头片子在南非这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基本上知道。

    她接手的案子,她负责的工作……

    现在,能吃到她亲自做的面,味道还不错。

    看来,这半年多的历练已经让她成熟不少,相信等一年后她回国的时候,一定会是一个全新的面貌。

    做为她的导师和男人,冷小邪很为她骄傲。

    一觉醒来已经是快要中午,再加上又折腾又吃面……等到二个人把厨房收拾干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多钟。

    “走吧!”纪念拿过墙上的太阳镜,“我带你出去走走。”

    离开卧室,开上冷小邪开过来的车子,纪念直接将车开出城外,在路边停下车。

    “看……这里的景色是不是很美?”

    眼前是一片浓郁的绿色农田,远处可以看到一些村子里圆形的当地建筑,有黑人在附近的农田里工作……

    阳光下的一切,如一幅色彩丰沛的油画。

    冷小邪也下了车,“恩,确实很美。”

    纪念矮身在一棵树下坐下,远处的农民似乎是认得她,远远地就向她打招呼,用不太娴熟的汉语唤她的名字。

    “念!”

    “念!”

    纪念笑着挥手回应,在这里半年多的时间,她已经很受欢迎。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