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一脸错愕,“这就完了?”

    “开!”

    她伸手,按下开关,风扇顺畅地转动起来,之前的噪音完全消失不说,整个转速也是提升不少。

    “好厉害!”她一脸感叹。

    “那当然了。”冷小邪将脸凑到她脸侧,在她耳朵上轻咬一口,“看到没,老公不止是床上厉害,床下也一样厉害。”

    “德性!”纪念回手给他一肘,“洗手去!”

    冷小邪收起工具,洗净两手,纪念就将煮好的面条盛到碗里,端到小餐桌上。

    两个人一只抱了一只大海碗吃面,冷小邪吃得很香,纪念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面条,一对眼睛就不住地往他脸上看。

    “其实……我也想你了……”

    冷小邪夹里碗里的鸡蛋,隔着桌子对她眨眨眼睛,“我知道,早上刷牙的时候想,中午吃饭的时候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想……”

    这话,好不耳熟。

    纪念挑挑眉尖,“我……我昨天晚上说的?”

    “对啊。”冷小邪坏笑,“以后等你回国了,除了看恐怖片之外,咱们还可以增加一个项目。”

    “什么增加项目?”

    “喝酒啊。”他眯着眸子注视着她,“你喝醉的时候比较在床|上比较放得开吗!”

    “冷小邪!”纪念咬牙,“你能不能正经点!”

    “好,正经点。”冷小邪夹着碗里的面,“等你回去之后,我下面给你吃。”

    “我才不要,我要吃大餐。”

    “我说得不是下面条的下面哟!”

    纪念抬起脸,不解地看着他,“那是什么下面?”

    “你说呢?”他放肆地坏笑。

    纪念突然反应过来,捏起桌上的调味盐瓶就向他丢过来。

    “冷小邪……滚回你的北京去!”

    接过盐瓶,冷小邪捏着筷子,笑盈盈地看着她涨红的小脸,手就伸过来帮她抹掉唇角的一抹油渍,动作极是温柔。

    “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小丫头片子在南非这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基本上知道。

    她接手的案子,她负责的工作……

    现在,能吃到她亲自做的面,味道还不错。

    看来,这半年多的历练已经让她成熟不少,相信等一年后她回国的时候,一定会是一个全新的面貌。

    做为她的导师和男人,冷小邪很为她骄傲。

    一觉醒来已经是快要中午,再加上又折腾又吃面……等到二个人把厨房收拾干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多钟。

    “走吧!”纪念拿过墙上的太阳镜,“我带你出去走走。”

    离开卧室,开上冷小邪开过来的车子,纪念直接将车开出城外,在路边停下车。

    “看……这里的景色是不是很美?”

    眼前是一片浓郁的绿色农田,远处可以看到一些村子里圆形的当地建筑,有黑人在附近的农田里工作……

    阳光下的一切,如一幅色彩丰沛的油画。

    冷小邪也下了车,“恩,确实很美。”

    纪念矮身在一棵树下坐下,远处的农民似乎是认得她,远远地就向她打招呼,用不太娴熟的汉语唤她的名字。

    “念!”

    “念!”

    纪念笑着挥手回应,在这里半年多的时间,她已经很受欢迎。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29章 真得完蛋了(2)    <!–章节内容开始–>“我才没有。”

    她如他所教的嘴硬。

    冷小邪并不揭穿,只是用手轻抚着她的背。

    “我想你了,挺想的,原来以为……不过就是一年,时间那么快,刷刷就过去了,后来才发现,这事情都是相对论……看到训练场上就能想到你,到食堂吃饭也能想到你,看到一只蜘蛛的时候我都担心你会不会又害怕……”冷小邪自嘲地轻扬唇角,“哎……这回是真得完蛋了。”

    “怎么了?”纪念问。

    “你说怎么了?”冷小邪在她的背上轻拍一计,“你说我这么一艘大船,怎么就栽在你这条小阴沟里了?”

    她轻笑出声,“活该!”

    嘴里厉害,心里却如同吃过蜜糖一样,甜到骨子里。

    “瞧你那得意的小德性!”冷小邪白她一眼,“我这都是逗你玩的,告诉你,我才没想到呢,最近队里来了一个女卫生员,还有两个女话务员,对了……厨房里还添了几个女厨子……本将军整天在美女堆里扎着,哪有空想你啊……啊!”

    话说到一句,已经被她合齿在胸口上咬了一口。

    “臭丫头,你松嘴!”

    “不松!”纪念咬着他的肉含糊开口,“谁让你招蜂引蝶的!”

    当然,并没有真得用力,她也知道他不过就是玩笑而已。

    “再不松我可要使用家法了啊?”

    感觉着他的手掌向她腰上深,纪念立刻松开牙齿,推开他的胳膊,跳下床去,拉过一件衣服来披到自己身上。

    “饿了吧,我去帮你做点吃的?”

    “你做?!”冷小邪坐起身子,“还是算了吧,一会儿把宿舍烧了。”

    “我真得会做,我跟许姐学的。”纪念拿过家居装来套到身上,“大家都知道,我的西红柿鸡蛋面做得可好吃了,你等着!”

    汲上拖鞋,她随手拿过一个皮巾将头发束起来,人就走出卧室进了厨房,洗手之后开始做早餐。

    等她把食材准备好的时候,冷小邪已经简单地冲了一个凉,套着运动裤和一件t恤走进来。

    听到声音,纪念侧脸向他一笑。

    “到外面吧,油烟机不太好用,一会儿会有点呛!”

    冷小邪没有出去,而是走到她身侧,看向上面挂着的油烟机,“怎么不好用?”

    “好像风扇出了点问题,找人修了一次,也没有什么效果。”纪念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火,开始煮面条。

    从她身后伸过手掌,打开油烟机的开关,冷小邪看看风扇,又关掉,又打开……

    反复几次,就得到结论。

    “是不是在清洗之后不好用的?”

    “你怎么知道?”纪念一脸惊讶。

    冷小邪轻扬下巴,“把工作箱找来给我,老公给你们修修。”

    “不用了。”纪念哪里肯。

    他千万里的路赶过来,她哪能让他修油烟机。

    “快去!”冷小邪从她手里拿过搅面用的筷子,“我帮你看着锅。”

    纪念无奈,只好去隔间找了工具箱拿过去。

    “你行吗?”

    “大黄蜂我都能折成零件再安上,一个破油烟机多大技术含量啊?”冷小邪拿过工具,三两下就油烟机折开,观察了一下风扇,用一块抹布擦了擦,最后又取出炒菜的油抹了一些再上面,很快就将东西组装回去,“那……开开试试!”<!–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