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才没有。”

    她如他所教的嘴硬。

    冷小邪并不揭穿,只是用手轻抚着她的背。

    “我想你了,挺想的,原来以为……不过就是一年,时间那么快,刷刷就过去了,后来才发现,这事情都是相对论……看到训练场上就能想到你,到食堂吃饭也能想到你,看到一只蜘蛛的时候我都担心你会不会又害怕……”冷小邪自嘲地轻扬唇角,“哎……这回是真得完蛋了。”

    “怎么了?”纪念问。

    “你说怎么了?”冷小邪在她的背上轻拍一计,“你说我这么一艘大船,怎么就栽在你这条小阴沟里了?”

    她轻笑出声,“活该!”

    嘴里厉害,心里却如同吃过蜜糖一样,甜到骨子里。

    “瞧你那得意的小德性!”冷小邪白她一眼,“我这都是逗你玩的,告诉你,我才没想到呢,最近队里来了一个女卫生员,还有两个女话务员,对了……厨房里还添了几个女厨子……本将军整天在美女堆里扎着,哪有空想你啊……啊!”

    话说到一句,已经被她合齿在胸口上咬了一口。

    “臭丫头,你松嘴!”

    “不松!”纪念咬着他的肉含糊开口,“谁让你招蜂引蝶的!”

    当然,并没有真得用力,她也知道他不过就是玩笑而已。

    “再不松我可要使用家法了啊?”

    感觉着他的手掌向她腰上深,纪念立刻松开牙齿,推开他的胳膊,跳下床去,拉过一件衣服来披到自己身上。

    “饿了吧,我去帮你做点吃的?”

    “你做?!”冷小邪坐起身子,“还是算了吧,一会儿把宿舍烧了。”

    “我真得会做,我跟许姐学的。”纪念拿过家居装来套到身上,“大家都知道,我的西红柿鸡蛋面做得可好吃了,你等着!”

    汲上拖鞋,她随手拿过一个皮巾将头发束起来,人就走出卧室进了厨房,洗手之后开始做早餐。

    等她把食材准备好的时候,冷小邪已经简单地冲了一个凉,套着运动裤和一件t恤走进来。

    听到声音,纪念侧脸向他一笑。

    “到外面吧,油烟机不太好用,一会儿会有点呛!”

    冷小邪没有出去,而是走到她身侧,看向上面挂着的油烟机,“怎么不好用?”

    “好像风扇出了点问题,找人修了一次,也没有什么效果。”纪念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火,开始煮面条。

    从她身后伸过手掌,打开油烟机的开关,冷小邪看看风扇,又关掉,又打开……

    反复几次,就得到结论。

    “是不是在清洗之后不好用的?”

    “你怎么知道?”纪念一脸惊讶。

    冷小邪轻扬下巴,“把工作箱找来给我,老公给你们修修。”

    “不用了。”纪念哪里肯。

    他千万里的路赶过来,她哪能让他修油烟机。

    “快去!”冷小邪从她手里拿过搅面用的筷子,“我帮你看着锅。”

    纪念无奈,只好去隔间找了工具箱拿过去。

    “你行吗?”

    “大黄蜂我都能折成零件再安上,一个破油烟机多大技术含量啊?”冷小邪拿过工具,三两下就油烟机折开,观察了一下风扇,用一块抹布擦了擦,最后又取出炒菜的油抹了一些再上面,很快就将东西组装回去,“那……开开试试!”<!–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26章 跟真得一样(2)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晕晕乎乎地回到宿舍,被同事扶进来安顿在枕上,只是片刻就已经睡着。

    睡到半夜,她直接渴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想要起床找水。

    “是口渴还是想上洗手间?”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纪念睁开有些发涩的眼皮,一眼看去,只见面前坐着一个男人。

    身上套着一套灰色的运动装,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五官,熟悉的笑容……竟然是她已经半年多没见过的冷小邪。

    “冷小邪?!”一眼认出来人,纪念立刻就笑着扑过来将他抱住,“这次抓到你了……喝醉真好,想做什么梦就做什么梦!”

    拥着他,她伸过手掌在他背上轻抚着。

    “好真实,跟真得一样!”

    冷小邪伸臂,将她拥到怀里,“你到底喝了多少,醉成这样?”

    “你也知道我喝酒了?”纪念轻笑,“我喝了……三大碗,辣死我了!”

    “胃没事吧?”

    “没事。”

    “想我了吗?”

    “想死了。”

    “每天都想吗?”

    “当然了,早上刷牙的时候想,中午吃饭的时候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想……”

    “那你干吗不告诉我?”

    “我才不要告诉你,好像我是花痴一样。”

    纪念从他怀里抬起脸,一只手掌就伸过来,落上他的脸,轻轻地抚过他的面颊、眉毛、鼻梁……最后落在他的唇上。

    “以前没发现,你的嘴唇好软。”

    “那是因为你总是用嘴亲,没有用手摸过。”

    “哦……原来是这样。”

    注视着她还有些混沌,可爱至极的小脸,冷小邪轻扬唇角。

    “那你现在想亲吗?”

    “不要……每次一亲就会醒。”

    “这次不会。”

    “不要!”

    “我保证不会。”

    纪念抿了抿唇,专注地看着眼前男人的脸。

    “真得不会吗?”

    看着她忐忑的样子,冷小邪突然心头一疼,抬手帮她理理乱发,他温柔开口。

    “绝对不会,我不骗你!”

    伸出舌尖舔舔微涩的嘴唇,纪念小心翼翼向他凑近,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就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看着眼前依旧存在的那个人,她开心地笑起来。

    “真得还在!”

    “那你还等什么?”

    纪念深吸口气,再次吻上他的唇。

    平常她可没有这么大胆,不过反正是做梦吗,她不介意大胆一次。

    而且这梦的感觉好真实,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唇舌的温暖,舌尖擦过她的肌肤的感觉,她不自觉地将他拥紧,笨拙地回应。

    怀中的小女人难得的主动,冷小邪的呼吸不自觉地急促起来。

    抬手扶住她的后脑,他更深地吻着她,手臂也随之收紧。

    半年多的光阴,二十多天的时间。

    除了电话,二个人最多就是在网上视频聊一下,而且还只能是隔三岔五。

    他忙,她也忙。

    或者,他不忙的时候她忙,她不忙的时候他忙。

    而且,就算是可以看到,到底不是触摸到真实的她,现在思念的人就在眼前,他哪里还控制得住。<!–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